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志書味圖片論壇

14年前香港大火回顧:獨立調查促消防全面革新

http://news.sina.com 2010年11月23日 17:06 北京新浪網

  冰點特稿第776期

  【冰點特稿】:大火痛醒香港

  本報記者 趙涵漠 □柴子文

  一場整整燃燒了21個小時的大火,成為香港城市史的分水嶺。

  14年前的冬天,香港嘉利大廈遭遇5級火警(僅次于需要出動軍隊的最高災情警報),造成41人死亡,80人受傷。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這座城市所遭受的最嚴重的火災事故。

  直到今天,香港高等法院法官胡國興仍然記得,在火災發生後的一個月,自己被末任港督彭定康委任為“嘉利大廈火災調查委員會”主席,以獨立于政府和火災受害者的第三方身份,調查這次巨大的災難。

  時間再向後推移7個月,彭定康回到英國,胡國興留在香港,政治的變更並沒有影響這項調查的進行。那時,也許這位法官還沒有想到,自己將在2006年的夏天,監督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選舉,並在全世界的鏡頭前微笑著公布曾蔭權當選。

  如今,很多普通的香港人仍然記得這項調查。從那時起,政府出台了兩部與防範火災相關的法例,並提供財政上的援助。火災、調查、法例,一環環緊密相扣的邏輯,預示了這座城市的改變──

  1968年至嘉利大廈大火前,香港共發生過22起5級大火;之後至今,僅發生過1起5級大火。

  11月22日,當被中國青年報記者問起,是否對1996年後香港的消防安全感到滿意時,胡國興法官仍然謹慎地回答:“有改善,但仍不能自滿或松懈。”

  希望行政局可以委任一個法定的調查委員會,由一名法官擔任主席,進行獨立調查

  最先接到調查任務的並不是這位時年50歲的法官。在嘉利大廈大火的第二天,香港最後一任總督彭定康首先找到了消防處。在位於城市心髒地帶的立法局大樓里,他責令消防處處長立刻著手調查,“找出起火原因,以及為何造成那麼多人傷亡”。

  香港消防處和屋宇署成立了4個專門小組,調查火災原因、大廈結構、逃生方式等問題。這兩個部門的工作效率並不低,在三個星期內就迅速提交了兩份調查報告。

  然而當時隸屬於布政司署的保安科還是以公文的形式謹慎地建議,希望行政局可以“委任一個法定的調查委員會,由一名法官擔任主席,進行獨立調查”。

  這座城市百余年來已經習慣了英國法律。立法局(香港回歸後更名為立法會)大樓前的泰美思女神像,一手握天平,一手持劍,代表著“公平”和“主持公義”,女神被蒙起的雙眼,則意味著“法律之前,人人平等”。

  雕塑的影子投入香港的城市精神,因此每每遇到重大社會問題,就會產生獨立的調查委員會。在香港作家李照興看來,“在這樣一種社會里,這其實是很正常的事情”。

  在嘉利大廈大火之前,總督會同行政局曾委任過11個調查委員會。後來,震動香港社會的“豆腐渣居屋工程”事件發生,當時的特首也委派成立了一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當然,調查項目並不總是這麼沉重。2008年亞洲小姐比賽出現黑幕,也曾有一個專門的委員會進行調查。

  根據香港1968年出台的《調查委員會條例》規定,任何人如果“拒絕回答由委員會提出或經委員會同意而提出的任何問題”,即屬犯罪,並將被“處罰款10000元(港幣)及監禁1年”。

  對嘉利大廈大火進行獨立調查的任務落在了胡國興的身上。這顯然是一個重擔,因為他要面對的是一場巨大的災難。

  災難發生在1996年11月20日下午。在香港九龍彌敦道的嘉利大廈,背著紅色禮物袋的聖誕老人畫像剛剛被貼到一個百貨公司的商鋪上。

  這是一棟普通的舊式高層大廈,遍布著工藝品商店、診所、雜志社、珠寶公司,以及數百個工作人員。搭電梯到第10層,就能找到人們所熟悉的寶麗金唱片公司。

  如果非要在這棟大廈里找點異常,那也許就是貼在管理處的一張告示。這封紅底白字的信上寫明,從月初開始,這棟大廈將開始拆卸3、4號電梯,在這個過程中“會有黑煙並有異味散出,各業戶請勿驚慌”。

  當日16時47分,消防通訊中心接到了來自嘉利大廈的第一通報案,一個正在電梯槽工作的焊接工人在2樓電梯大堂發現火情。1分鐘後,14層的牙科診所員工發現走廊里滿是黑煙,再次報警。4分鐘過去,4輛消防車、1輛救護車和22名消防隊員衝破下午擁擠的街道,趕到現場。

  那時,這看起來像一場小規模的火警。至少指揮中心接到了這樣的反饋,“一切都在控制之中”。

  在11層辦公的雜志出版人愛德華決定和3名同事一起爬上頂樓。但越向上爬,煙霧越重,“四周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可當向樓下衝去的人告訴他們著火點在3層時,這幾個人還是決定直接爬到最高處。

  等待的時光太過無聊,他們甚至還抽起煙來。愛德華當時想著,“抖一陣就落翻去啦(休息一會就下樓了)。”

  但就在愛德華爬上樓頂的十幾分鐘後,消防員們卻發現,這絕不是一場普通的大火。他們想去高層接應被困的民眾,卻在中途被熱浪和濃煙阻隔。火警被迅速提升為3級。

  呆在頂樓的愛德華也變得恐懼起來,濃煙衝上樓頂,覆蓋了整片天空。他發現,就連自己腳下的樓板也被“燒得滾燙”。

  在彌敦道上,驚恐的人們聚集在大廈對面的街道,他們看到嘉利大廈的最頂層,有人用椅子砸破了窗戶,隨即,巨大的火球伴隨著爆炸聲衝出樓外。

  此時,愛德華已經幾乎沒有辦法呼吸,他聽到下方傳來尖利的慘叫,瘋狂地喊著“救命”。但不到10分鐘,那些聲音就消失了。火苗竄上樓頂,“向我們燒過來,我能站的空間越來越小了”,他回憶道。

  也正是在這時,天空中出現了一架黑鷹直升機。這是它第一次在火災救援時出勤。直升機穿過密集的高層建築、電線和廣告牌,一直飛到嘉利大廈的上空。一個系著繩索的救援隊員從直升機上緩緩降落,試圖接近那幾個頂樓的被困者。

  愛德華獲救了。

  向政府提交報告書時,亦公開報告書內容,讓公眾知曉

  那一天,消防隊員從火場中救出70余人。但也有41個人,永遠無法從那棟大廈中走出來了。

  當時,李照興還是一名記者,他和同事們一起在報館里收看直播新聞。直到今天,他仍然記得電視屏幕上直升飛機在盤旋,警笛長鳴,濃煙四起,“就好像看到了一個城市里的戰場”。

  那是一個他並不陌生的地方,“幾乎就在市中心,甚至就好像北京世貿天階旁邊的一棟高層大廈”。

  就在那一刻,這個香港人第一次感到,“好像火已經燒到了自己家門口一樣,原來我們住的地方那樣不安全”。

  城市中彌漫著恐懼的氣息。李照興還記得,嘉利大廈火災後,“大家的神經很敏感”。每個人都害怕自己居住的大廈藏有潛在的危險,有人聘請具有消防經驗的管理公司來檢查大樓,有人則申請消防處前來檢查。因為預約實在太多,他們甚至要“排隊”等上3個月到半年的時間。

  就是在那種“非常激動、非常不滿意”的民眾氣氛中,胡國興接下了調查的任務。

  他相信,自己之所以被委任為調查委員會主席,是因為:“該調查需用法官審查案件的專業知識及經驗,查清該火災的成因及導致慘劇發生的情由、審議各救急部門及採取的應急行動,並就該行動是否足夠和統籌得宜提供意見,以及就如何防止同類慘劇再次發生提出建議。該等事項乃法官專業可處理的事宜。”

  這位新上任的主席花了9個月時間做出兩份詳細的調查報告,並且,“向政府提交報告書時,亦公開報告書內容,讓公眾知曉”。如今,它們被中環的立法會圖書館收藏起來。這兩本可供香港市民隨時閱覽的報告,揭露了整場火災的真相。

  人們未曾想到,凶手竟然只是一粒小小的火星。在11月20日的嘉利大廈,焊接工人正在電梯里焊切金屬,沒有人注意到,一粒火星從11層一直落到2層的電梯大堂。

  胡國興曾在接受訪問時回憶起自己的調查:當時電梯間里堆滿了“夾板、竹竿、舊報紙,甚至鋸屑”,“易燃”幾乎是這些雜物唯一的共同點。

  這粒火星引燃了2層的廢物,濃煙和高熱氣體在電梯槽內持續上升,並在電梯槽頂部積聚,在高層與新鮮空氣接觸後產生回燃,制造了另一個火場。

  這棟大樓最高的那3層就如同被點燃一般,陷入一片火海。來不及逃脫的人們擠在窗前,絕望地揮手、呼救,但由於火勢太過強烈,消防員帶來的雲梯已經難以靠近。

  一個剛剛從樓里跑出的牙科大夫,看見15層樓上的一個男孩攀到了窗外的冷氣機上。

  那個男孩看起來再也支撐不下去了。醫生回憶起,“當時樓下的每一個人都在對他喊,‘不要跳,不要跳’”。但是火已經燒到了背上,他再也堅持不住,從15層高樓跳下來,摔在2層樓的遮雨棚上。“砰”,發出巨大的響聲。

  香港消防處前任處長郭晶強當天也在現場指揮救火。“我很難過,在那以前,我從不相信這樣嚴重的火災會發生在香港。”他回憶當時的感受。但對救援人員來說,當時無暇他顧,“怎樣救出人來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一旦這場毀滅性的大火被撲滅,人們就必須開始思考更多了。

  調查報告點名建議,政府部門回應跟進

  胡國興在調查中發現,一些悲劇也許是可以避免的,被困在樓里的遇難者本來有可能逃脫。

  至少在火剛剛燒起來的時候,那些在大廈里面工作的人並沒有感到驚慌。在聽到火警鈴後,一層工藝品商店的店員們鎮定地走到樓外,甚至沒有忘記在出門前排隊打卡。

  此時,葉廣權正在10層的唱片公司工作,他樓上的倉庫里,堆滿了徐小鳳、許冠傑和達明一派等等流行歌手的母帶。這位曾經幫譚詠麟寫歌的音樂人在房間內的閉路電視上看到了走廊里大量的濃煙,“我那時以為情況並不嚴重”,他回憶。這棟大廈已經裝修了一個月,濃煙算不上什麼稀奇事。不過,葉廣權還是要求辦公室所有的人迅速撤離,並一直呆在樓外的空地上。

  他們只是少數依靠自救活下來的幸運者。

  如果不是維修工程帶來的黑煙常常使這棟大廈警鐘誤鳴,“吵人的”警鐘被人們用塑料袋包住,那麼當真正的災難來臨時,也許所有人都能聽到尖利但足以救命的鈴聲。

  如果不是這棟大廈從未舉行過消防演習,那麼失火後很多從樓上逃下來的慌亂的市民不至於失去勇氣,他們也許會從彌漫著濃煙的樓梯間衝向生存的出口。

  如果不是樓梯間和電梯間的防煙門沒有保持正確關閉,那麼這些被困的人至少可以再多獲得30分鐘的逃生時間。

  歷史上城市重大火災回顧:羅馬大火曾持續5天

[1] [2] [下一頁]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