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財經娛樂奧運移民雜志書籍圖片論壇

台中市長胡志強:馬英九民族觀念非常強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7月16日 23:43 鳳凰衛視

  

  胡志強,馬英九,朱立倫主持三地燈會串聯記者會。

  

  胡志強扮演爵士樂手。

  胡志強和馬英九相識多年,是國民黨中生代的主力大將,曾任2000年連戰競選班子的總幹事。他與馬英九、桃園縣長朱立倫並稱為台灣島內清廉組合“馬立強”。在廈門接受《外灘畫報》專訪時,胡志強如此評價朋友馬英九和老長官連戰:“馬英九很老實,老實得讓人心疼。連戰不喜歡作秀。”

  文/劉牧洋左圖/許曉東

  7月5日一早,台灣台中市市長胡志強來到廈門大學演講。一身正裝的他剛站上講台,就問了台下表情嚴肅的師生們一個問題,“來廈門,讓我感覺賓至如歸。你們知道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嗎?”

  等待幾秒鐘後,胡志強突然脫掉西裝外套,丟在台上。台下的師生們哄堂大笑,並報以熱烈掌聲。胡志強接著說:“ 你們不要這麼high(興奮),我不會脫第二件的。”

  這次,笑聲蓋過了上一次。

  在台灣政壇,胡志強以幽默著稱。畢業于牛津大學的胡志強和馬英九相識多年,曾任2000年連戰競選班子的總幹事,與馬英九、桃園縣長朱立倫並稱為台灣島內清廉組合“馬立強”。他是國民黨中生代的主力大將,曾擔任過台灣“行政院新聞局”“局長”及“政府發言人”、“外交部長”等重要職位。

  這是胡志強第一次到廈門,也是海峽兩岸周末包機的“首航之旅”。談到此,胡志強也不忘幽默一下:“用連戰先生的話講,這意味著以後中國人和中國人要聯合起來,去賺外國人的錢!”

  胡志強試圖讓更多大陸民眾了解台中,“他們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聽到彰化、南投、台中縣的名字。”三年前,他是第一個造訪大陸的台灣縣市首長,到北京參加世界市長大會,賣力推銷“台中”。有一天,他帶著太太在天安門散步,有路人向他打招呼,他衝人家笑笑,還掏出台中特產──“太陽餅”送給對方。

  如今,在廈門的食品商店,很容易就能看到“太陽餅”。南普陀旅遊商店的店員,在推薦完自家的素餅後,也會熱情地介紹台中“太陽餅”。7月5日,胡志強在廈門大學發表了名為“文化造市”的演講,宣稱“市長如店長,賺了錢才能搞建設”。這一次,他帶領了包括台中四縣市長在內的一百六十多人,來大陸尋找機會與合作。

  “你以為我現在做市長不快樂?你以為我看到‘部長’、‘院長’會覺得自己不如他?很抱歉,我沒有這樣想。”7 月6日,在廈門接受《外灘畫報》專訪的他表示,將在市長任期滿後退出政壇,專職做一名好丈夫。這天,他特地穿上一件白色的polo衫,左胸上印有醒目的“台中市政府”字樣。這是台中市政府的廣告衫,並公開對市民銷售。

  “馬英九是一個非常正派的人”

  在台灣,馬英九當選台灣地區領導人後,很多人預測胡志強將會成為馬英九的接班人。4月,馬英九還曾邀請胡出任 “總統府”“秘書長”,但被胡婉拒了。

  他們的相識要追溯到幾十年前。早在馬英九上大學前,胡志強就和比他小兩歲的馬相識。“當時是大一暑假,我被選出來參加馬鶴凌先生辦的夏令營。每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別人大概七點起來,我六點半就起來了。我還記得當時踩著草尖的露珠,走向餐廳。在路上,我看到一個年輕人在跑步,穿著短褲,剃個平頭,一副清澀的樣子。”

  一天,這個年輕人跑到胡志強面前,很有禮貌的給他鞠個躬說:“胡大哥你好,我是馬鶴凌的兒子馬英九。”

  這是胡志強第一次見到馬英九,“哦,我知道你,你不是今年考大學嗎?剛放榜了吧?”說這話時,胡志強心裡嘀咕:“你一定是考得不好,被爸爸要求6點鐘就出來跑步!”

  馬英九很平靜地回答道:“我考上了,考的第一志願,台大法律系。”

  “我心想‘你神經病啊’,考了第一志願還出來跑步。通常,考了第一志願的人前一天夜里都在狂歡,早上六點剛回家睡覺。我問他,你為什麼在這里跑步?他回答說爸爸要他來這里學一學各位大哥大姐,聽一聽鳥叫。”

  胡志強當時很困惑,他上下打量這個穿著短褲的奇怪男孩,發現他的褲子口袋鼓鼓囊囊的,“我問他裝的什麼東西,他說是英文字典,一本小的英文字典,這樣可以一邊跑步一邊背英文。考上了第一志願還出來跑步,還背英文,我當時就覺得這種人將來一定做領導人。”胡志強一邊比畫著字典的大小,一邊大笑道。

  此後,年紀相仿的他們成了好朋友。馬英九進大學後,他們一直保持往來。在胡志強看來,“馬英九是個很老實的人,老實得讓人心疼啊!”胡志強講了個故事,“當時馬英九擔任蔣經國的翻譯,有一天經國先生說,‘英九啊,你的體重最近好像增加了。’聽聞此話,馬英九每天回家邊看電視邊跑步,從此養成跑步的習慣。所以他對經國先生有著一份特殊的情感。 ”

  這種友誼也一直延續到了政界。2008年台灣地區領導人大選,中部被定為決戰區,而台中的票數尤其關鍵。最後關頭,人們從電視里看到了這樣一幕,台中市長胡志強和太太,陪著導演李安的夫人林嘉惠上台,林嘉惠大喊“我愛台灣,我的票投給馬英九”,他們三人一起為馬英九拉票。最後,馬英九在台中市大贏34萬票,一舉成就馬英九的勝利。“馬英九是一個非常正派、民族觀念非常強的人。” << 前一頁1

[page title=]

  牛津大學的“胡導游”

  胡志強從沒有想過有一天會踏入政壇,他說誘惑他的是一塊牛排。“我一直到了高中才想做‘外交官’。我的願望很簡單,當我看到電視里面的外交官穿著漂亮地喝酒、吃冰淇淋和牛排,我就想做‘外交官’。結果我真的考了外交系,就為了那塊牛排我做了‘外交官’。”

  青年胡志強為人熱情,人脈很廣。當他還在英國牛津大學攻讀博士時,他的名聲就已經很響了。所有剛去英國留學的台灣學生都知道,有事就找“胡大哥”。如果台灣客人想參觀牛津大學,倫敦的台灣處也會介紹他們去找胡志強。

  “業余導游”胡志強,不僅會認真地看完導游的書,熟記各個景點的歷史;有時還會自己先去看看。他接待過的很多人都被他“導”得很高興,有些人甚至當場就邀請他回台灣工作。“一家做航運的老板說,你回來給我做特別助理吧。給我的薪水非常高,但我沒去。”

  1981年4月,時任“青輔會主委”的連戰到英國籌組“國建會學人聯誼會”,也是找到胡志強,那是胡志強第一次見到連戰。“我記得很清楚,他是一個人去的,連個隨從都沒帶。我帶他逛了牛津,還去了附近丘吉爾的故居。途中,我加了兩次油,他搶著要付賬;雖然我是窮學生,但中國人都講究客氣,所以我堅持把錢付了。沒想到,他上飛機前給我一個信封,說‘志強兄,我給你一封信’。”

  胡志強把信封拆開後,發現里面是一疊錢,比這幾天的油錢還多了不少。“他全部都記住了,你不能不佩服他。”

  因為熱心,胡志強在牛津大學的博士學位一念就是七年,“我太太罵我,說我天天幫別人跑腿,學位都快念不出來了。她講了之後,我就發奮,每晚只睡兩個小時。拼了十個月,我把博士論文趕了出來,然後就被送到醫院。”

  還在英國時,胡博士的才華就引起了台灣當局的注意。那時,蔣經國曾希望他回台灣,接任馬英九做他的翻譯。此後,李登輝剛就職時,也托人詢問胡志強的意願。等胡志強從英國學成歸來,在台灣中山大學教書時,李登輝再次指示找胡志強做他的翻譯。

  “錢複先生、宋楚瑜先生、馬英九先生,這些比較有名的人,都做過台灣地區領導人的翻譯,之後就是我。我這個人好像逆來順受,你叫我做什麼我就乖乖的。那本來是兼差,兼差完了以後還是回學校,沒想到兼職不到一年,我就被調到‘行政院新聞局’做‘局長’,就此變成‘內閣’。”胡志強如此回憶當年的“意外”。

  進入政界的胡志強屬於“拼命三郎”,他從不求人,“用我算你命好,你找到我我就拼命。李登輝過生日的時候,一千個人簽名祝賀,但你看不到我的名字。”

  不把個人悲劇做政治籌碼

  說起未來,胡志強表示,“我會在台中市長任期結束後,專職做一名丈夫,好好陪我的太太。兼職的話,我想去做教授。”

  2000年,擔任連戰競選班子總幹事的胡志強經歷了一次慘痛的失敗,“我一直覺得連先生會是一位很好的領導人。我是競選總幹事,大選失敗,最主要的責任在我。我輸了,是我對不起民眾。”

  心懷強烈內疚感的胡志強決定出走台灣“政治中心”,他選擇來到他成長的地方──台中市重新開始。剛開始參選市長,他的民調落後對手將近20%。他花了不少時間,一家一家地走訪台中市民,“敲每一扇可以敲的門,握每一雙可以握的手。”也是十個月的時間,他讓牛津時的傳奇再次重現,以超過對手20%的選票當選。

  “他是個很清廉的市長,太太為人很好,低調不享特權,不像扁嫂(陳水扁的夫人)那樣。他的兒子、女兒也從來沒有什麼不好的新聞。因此,民眾對他的印象非常好。”台中商業總會理事長、企業家林山下評價道。早在十多年前,胡志強還是台灣“國民大會代表”時,林就與其認識。

  和台灣其他政治人物不同,民眾眼中的胡志強,身上的人情味衝淡了不少政治色彩。在台灣,他和太太邵曉鈴的故事被傳為佳話,他們是青梅竹馬的玩伴,“我們三四歲的時候就認識了。她的爸爸是警察,我的爸爸是軍人;大人們常串門,在一起打麻將,小孩子就湊在一起玩。”

  2006年11月18日,發生在胡志強夫婦身上的遭遇,牽動了無數人的心。當時胡志強夫婦南下高雄,為國民黨市長候選人黃俊英助選。返回途中發生車禍,邵曉鈴生命危急。

  當時,被迫出現在記者面前的胡志強,談起妻子的情況忍不住淚如雨下。在場的記者原本準備了很多問題問他,後來卻變成大家一起喊“市長加油!市長加油!”一場記者會變成了祈禱會。

  那段日子,在台中,從年邁的老人到小學生,各行各業的人都焦急地關注著胡志強一家,人們不約而同地疊起紙鶴、默念祈禱;家家門口都貼出橫幅,祝福邵曉鈴平安;高速路上每隔一段就能看到路邊立著一個大廣告牌,上面畫著一只只色彩繽紛的紙鶴,寫著“曉鈴夫人,加油!”

  可能真的是這些祈禱感動了上蒼,奇跡出現了,瀕臨死亡的邵曉鈴最終生還。那次車禍也影響了胡志強的人生,他決定在市長任滿後,結束自己前景光明的政治生涯。“既然我的妻子在車禍中失去了一支手臂,我就希望能還給她一個丈夫,全心地陪伴她。”

  不將自己的遭遇變成政治的籌碼,是因為胡志強內心善良,“有時候你會看到政治人物做什麼都是為了選票,有時候會讓選民傷心。我如果把這個悲劇事件作為政治籌碼,那很多當年寫信給我、寫卡片給我、送花給我的人心裡會不會難過?所以我決定,不能用這個做政治籌碼,更不能用這個來爭取選票。”

[page title=]

  “小時候我不大成才”

  “小時候我不太成才,父親從來沒跟我講過希望我成為什麼樣的人。馬英九小時候大概能力很高很聰明,所以他爸爸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希望他做政治人物。而我父親從來就沒有希望我從政。”胡志強說。

  出生在北京的胡志強,很小跟著父母來到台灣。胡志強的父親是國民黨軍人。在台灣,他家在台中國民黨軍隊的眷村里,胡志強在家排行老二。“我有一個哥哥。本來悅a裡希望再生一個女兒,因為上下三代全是男孩,結果我出生後,發現又是個男孩。後來妹妹出生了,爸爸媽媽格外寵愛她。而哥哥又是長子,所以,我這個老二是被忽視的一個,也是多出來的那一個。”胡志強如此定義他小時候在家中的地位。

  從小,胡志強就受到了嚴格的軍事化教育。在悅a裡,凡是父親問話,他只能回答“是”或“不是”,沒有任何的理由。有一次,年幼的胡志強看到悅a裡的茶杯打碎在地,他懂事地跑去收拾,正好被推門回家的父親撞見了,便問他,“是不是你打碎的茶杯?”他搖頭回答:“不是我。”父親大怒,認為他在說謊,“好端端的茶杯怎麼會自己碎掉呢?”瞬間,父親的耳光便劈頭蓋臉地打了過來,他要胡志強承認錯了。胡志強委屈地大哭,卻死活不肯承認自己沒做過的事。

  “我父親就是這樣嚴格,我的母親卻非常慈愛。他們一個硬一個軟,這樣孩子總有個地方可以被溫暖,而不至於摔倒在地。”父親的嚴厲讓童年時的胡志強變得羞澀內向,甚至說話有點口吃。但他也因此養成了認真仔細的性格,擔任“政府發言人”時,他可以替領導修改演講稿達三十次。

  很久之後,胡志強才感覺到父親的溫暖。當他去國外留學時,父親親自送他,不苟言笑的父親在他上飛機時,落下了淚,這讓胡志強很驚訝。“原來父親也會為我哭。”

  

  胡志強其人。

  胡志強:“市長沒什麼了不起”

  “市長如店長”,做個市長有什麼了不起?你就是開個店嘛,要大家賺錢,你要讓這個市賺錢。至於夠不夠?賺錢的人永遠不會跟你講錢賺夠了。

  B=外灘畫報H=胡志強

  連戰很排斥作秀

  B:你和馬英九是多年的好友,你眼里的他是怎樣的人?

  H:馬英九就是很老實,老實得讓人心疼啊。有一天我女兒從台北回來告訴我,說“爸爸,我在台北看到馬市長”,我說“哦,他認不認得你”?她說認得啊,我又問他叫你什麼?我心想他會叫女兒婷婷、Judy或者小妹,她說:“馬英九給我鞠個躬,說‘胡小姐你好’。”這就是馬英九,真的。

  B:以前,馬英九在台灣大學法律系時就是一個熱血青年,還曾為釣魚島事件喝悶酒。現在他當選台灣地區領導人,在你看來,他處理事情會有什麼樣的變化?

  H:憑良心講,馬英九是一個好人,而且他很有智慧。但是我覺得他當了“總統”之後,可能幕僚太多了,會有各種不同的意見。像馬英九這麼老實的人,有時候他會覺得他一定要尊重幕僚,但我覺得有時候幕僚的意見未必會比他自己的好。他會壓抑自己的感受,接受別人的意見;這表示他不是一個獨斷獨裁的人,這是我的感覺。我希望英九兄“behimsel f”,做他自己,他是一個很正派、很有智慧、很聰明的人。做自己這話很容易,實際上做不到。但我對馬英九非常有信心,非常有信心,我覺得我們台灣能出這樣的一個領導人物,是我們的福氣。

  B:連戰是你的老長官,你覺得連戰先生和馬英九相比呢?

  H:我覺得連戰先生是個很優秀的領導者。兩次沒有當選我覺得很可惜,真的是我們的損失,他真的很有智慧。他也許比馬英九還不會嘩眾取寵,我講這話也許不公平,他有他的個性,他非常堅持,他甚至不願意配合媒體作秀。

  B:連戰先生很排斥作秀?

  H:任何人都能了解,媒體文化是政治生涯的一部分,你只有通過媒體才能讓民眾了解和接近你。媒體不求我們,我們要求媒體,沒有媒體我們到不了大眾身上。所以和媒體合作是作“秀”,就像我這次如果不參加直航來廈門,有多少大陸同胞會了解台中呢?有人說這就是秀,想作“直航秀”,我是不認為的。尤其是有些民進黨的朋友,台中民進黨的朋友,一直在批評作秀。但是我透過媒體所能得到的傳播效應對我的工作有幫助。坦白說,某種程度的作秀,其實是政治生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連戰先生以前對這個觀念不太能夠接受,馬英九兄現在也必須要配合,這是我的感受。

  B:這也是你給馬英九的建議?

  H:我不隨便給領導人建議。我說我要當烏鴉,烏鴉不是建議,烏鴉是在外面講;愛不愛聽隨便你,我不知道。

  B:每個人都在問,你是不是真的在台中市長任期滿了之後,會離開政壇?你的規劃是什麼?

  H:就是做個好先生好丈夫,如果能兼職做個教授更好,這就是我的理想。我希望離開政治,是因為我覺得我夠了,政治的事物不能夠自我堅持下去。我以前管“外交”的時候,總有老“大使”不肯退休;我問他們為什麼,他們說因為我們要馬革裹尸,為國報效,再老也要死在戰場上。於是我說,可是年輕人也想馬革裹尸,留點空間給年輕人,好不好?

  B:那你會選擇一些其他的方式參與政治嗎?比如當一只烏鴉之類的?

  H:我不知道,現在還沒想好。

  市長要像店長一樣會賺錢

  B:作為台灣和大陸首次直航的見証人,這次到廈門的行程感覺如何?

  H:很快,我們那天六點半起來,七點半離開家,八點鐘到機場。辦了很多事,九點鐘飛機起飛,十點半就到了廈門,真正飛行的時間只有一小時二十四分鐘。

  B:2005年,作為台灣第一位來大陸的縣市級官員,你到過北京。我們知道,你出生在北京,後來才到台灣,那次行程是怎樣的?當你到達北京機場時,有什麼樣的感覺?

  H:造訪北京是我第一次到大陸,是蠻震撼的經驗。因為我對大陸並不陌生,無論是身在西方還是在台灣,50多年來,我接受了很多資訊,感覺對大陸已經很熟悉。但那是自己第一次來,還毫無限制,完全自由行,那種感覺真的不一樣。因為我出生在北京,來到北京感覺很特別,應該是很熟悉的地方,可是我又沒來過。熟悉之中帶著陌生、陌生之中又感覺到熟悉。那天,我從台北桃園機場轉道香港,途中飛了不到兩個小時,在香港過境大概花去了一個小時。我記得台胞証是在香港拿到的,因為是臨時通知我可以來大陸。從香港飛到北京大概花了三個多小時。

  B:你曾經說,你希望得到的最好的評價是:你改變了這個城市。現在你覺得改變了台中嗎?

  H:我不敢講改變,但是我一直在努力讓它改變,讓它進步,向上走而不是向下沉淪。但要說到市長任期完了,你覺得改變滿意麼?我要講一句話,沒有完全讓你滿意的改變,因為你永遠有新的希望、新的計劃。台中這幾年在文化、經濟、國際化方面都取得了成效。台灣的地方城市中,財政狀況最好、財政穩健度最高的城市就是台中。別人都欠錢,我們有存錢。我們的債務減少,我們的居住條件提高了,我們的銀行存款也增加了,所以我喊出一句話,“市長如店長”,做個市長有什麼了不起?你就是開個店嘛,要大家賺錢,你要讓這個市賺錢。至於夠不夠?賺錢的人永遠不會跟你講錢賺夠了。

  B:身為台中人,你覺得台中這些年最大的改變是什麼?

  H:差別有很多,唯一不變的是它的氣質。小的時候,我在家附近的路上走,我永遠記得路兩邊的樹木,車子也不多,很安靜。我覺得大部分的台中區域都是這樣的感受。我走在當年的那條街上,我看到當年的那棵樹,安靜的氣氛也還在。只要不在上下班的時候去,它就很安靜。到現在為止,台中恐怕還是台灣最具代表性的城市。

  B:我們知道,你曾親自請來世界著名男高音帕瓦羅蒂、安德烈?波切利等人,到台中演出,帕瓦羅蒂在台中的演出甚至成為絕響。你是怎麼做的?

  H:市長沒有什麼了不起。全世界這麼多城市,市長出面未必能感動他,所以你要找到適當的渠道。因為我在台灣曾經負責過“外事”,所以在國際上有很多的朋友。他們彼此打聽就會認識我。我曾經爭取了古根漢姆來台中蓋博物館,他們的負責人問到曾任美國國防部長的卡斯珀?溫伯格,溫伯格馬上跟他們講,胡志強這個人很好,他們就開始對我們有好印象。我認識美國所有一流的建築設計師,彼此有往來。美國最有名的建築師叫法蘭克?蓋瑞,他聽說我要蓋歌劇院,他都願意幫我的忙。

  B:成龍也是你很好的朋友,你在各行各界都有很多朋友,怎麼做到的?

  H:對,成龍、李安、吳宇森,他們都是我的好朋友。大家都要誠心誠意地交朋友,用心地交朋友,就能相處得很好。我們都是在工作場合認識的,我當過“新聞局長”,成龍是電影明星,他來台灣就會做我的客人,李安先生還沒出名我們就認識了。吳宇森先生倒是出了名我才認識的。捷克總統哈維爾,很有名的詩人、文學家,跟我見過兩面就到處幫我講話。他到美國接受頒獎,然後請客吃飯,滿桌不是美國人就是捷克人,就請了一個中國客人,就是我。(此文實習生應柏璐亦有貢獻)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