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中國新聞財經娛樂奧運移民雜志書籍圖片論壇

馬英九家世調查:記者走訪湖南湘潭縣馬家堰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4月22日 20:04 中國新聞社

  

  4月14日,台灣地區領導人當選人馬英九出席記者會。 中新社發 杜洋 攝

  版權聲明:凡標注有“cnsphoto”字樣的圖片版權均屬中國新聞網,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使用。

  湖南湘潭縣白石鄉馬家堰,有一個叫寺門前的小地方。3月22日前後,這里的人們紛紛將目光投向海峽東岸的台灣島。牽動他們神經的,是寶島之上進行的一場選舉──國民黨馬英九與民進黨謝長廷競選台灣地區領導人。這群人,是馬英九在大陸的親屬。

  馬家先祖本姓趙

  蒙蒙春雨中,記者來到了馬英九的祖籍地──湘潭縣白石鄉寺門前。這是典型的南方丘陵之鄉,放眼望去,到處是起起伏伏的綠色。在春雨的浸潤下,莊稼、樹木和野草顯得格外青翠,空氣也清新得沁人心脾。寬闊的湘江水波不驚,從白石鄉東南部靜靜流過。

  聽說記者來意,“馬氏六修族譜理事會”委員馬英貴老人笑著說:“馬英九和我是一輩的呢!我們是湖田馬氏(注:湖田是馬英九祖輩遷至湖南後的第一個落腳點)第22代孫,都是‘英’字輩的,取自族譜里的‘上尊大人,英才繼起 ’。”

  馬英九曾多次提出,自己是東漢名將馬援的後代。管理馬氏族譜的馬大洋老人爽快地搬出族譜,指點著告訴記者:“馬援是東漢名將,因功累官拜伏波將軍,他的後人遍布全國各地,湖南湘潭的湖田馬氏,便是其中重要的一支。馬英九說自己是馬援的後代一點都沒錯。不過,要是追溯到戰國時期,馬英九的老祖宗並不姓馬,而是姓趙,就是趙國名將趙奢。趙奢出生在河北邯鄲,曾率領趙國軍隊大敗秦軍,因功勛卓著,被趙王賜號為‘馬服君’。從那時起,馬英九的祖上開始改姓馬,直至現在。”

  1335年,馬家祖先遷到江西,參加了朱元璋的紅巾軍,奉命追殺陳友諒,從江西進入湖南,從此在湘潭縣安家落戶,繁衍生息。

   祖父馬立安 “萬事皆空善不空”

  馬立安于清朝同治年間(1868年)生于湘潭縣馬家堰寺門前,民國十六年(1927年)卒于衡陽衡山縣。

  在馬氏後人的記憶中,馬立安是一位為人寬厚、中國傳統文化滲入其骨髓的鄉紳。碼頭邊三塊有近百年歷史的大石碑,就是紀念馬立安等人捐資興建碼頭的功德碑。功德碑旁,兩尊眉目已不很清晰的石獅子遙望著江面。

  記者來到侯玉昭老人的家。老太太雖已年過九旬,但仍能清楚地記起“1948年看著馬英九的父親馬鶴凌離開家鄉”時的情景。有關馬立安她也知道不少:“我嫁到這里的時候,馬立安已經去世了。但他在我們這里太有名了,我從老人們那里聽說了很多他的事情。”馬家發展到馬立安這一代,家業已經非常大。馬立安很會做生意,開有鑄鐵鍋廠、屠宰廠、米廠等。馬家的店鋪也很多,大多臨江建在碼頭旁,交通便利,生意非常紅火,“光賬房先生就請了3個呢!”此外,馬家還有300多畝水田,雇了40多名長工,管家也有好幾個。“你們剛才看的那個碼頭,就是馬立安捐錢修的。附近的羅家壩龍山橋、陳江口義渡、育嬰堂,修建的時候,馬立安也都捐了錢。”為了勉勵後世,馬立安還留下了“黃金非寶書為寶,萬事皆空善不空”的遺訓。據說馬英九台北的辦公室里,就挂著這副對聯。

  侯玉昭老人依稀還記得這樣一首歌謠:“南北二兵幾萬千,人人醉倒寺門前。湖南團總誰第一,天下聞名馬立安。”清朝末年至民國初年,馬立安曾主持團練(舊時地方鄉紳為對抗盜匪、保護鄉土而自行組織的武裝)10余年,還經常拿出自家銀兩犒勞路經附近的軍隊。

  碼頭南邊不到100米的地方,是馬英九家已經湮沒的祖屋院牆。但馬立安最後的“足跡”卻不在寺門前。沿湘江大堤往南前行5公里多,就到了馬立安的長眠之地───茶恩寺鄉雙陽坪村。馬家祖墳完好如初,氣勢猶存。村支書告訴記者,這座墓園修建于1928年,除了漢白玉石碑和水泥墓園,其他部分用的主要是三合土(土、沙和石灰的攪拌物),所以十分堅固。

  村支書告訴記者:“我聽祖輩人說,1924年,馬立安當總保鏢的弟弟去世後,當地的土匪惡少常來欺負馬家人。後來,馬立安不得不把家搬到湘江對面的衡山縣。幾年後,他在衡山去世了。據說他生前交代一定要落葉歸根、葬在湘潭。因此,他的子女便將他的棺木用船從湘江對面運了過來,葬在自家的這處田里。”

   父親馬鶴凌 講起家鄉淚縱橫

  在南岳衡山的山腳下,有一所名為“岳雲”的中學。1935年至1940年,馬鶴凌在這里度過了他的中學時光。他的體育、國文、物理和歷史課成績都不錯, 其中體育更是強項。在體育主任楊一南老師的指導下,馬鶴凌在初中二年級就奪得了湖南省運動會的萬米長跑冠軍。

  83歲的馬玉昭,是馬英九的堂姐。在馬玉昭眼里,她的二叔馬鶴凌不僅是一位體育健將,還是一位愛鄉、愛國的人。

  多年以後,從台灣回到家鄉的馬鶴凌,向岳雲中學捐助了1萬美元,設立“一南體育獎學金”,以表達對母校和恩師的感謝之情。他還向母校贈送了一副楹聯,表達對祖國強盛的期望──岳峙南天,萬千桃李興中國;雲飛四海,十億炎黃進大同。

  1995年5月19日,馬鶴凌一行16人回到了長沙。這是他離開家鄉40多年後第一次回到大陸。在長沙湘江賓館,馬鶴凌分批會見了大陸的親友。說起當天見面的情景,馬玉昭至今依然非常激動。“二叔的湘潭話仍然講得非常好。”當天晚上,待親友們離去後,馬鶴凌單獨留下馬玉昭,兩人用湘潭話一直聊到深夜。

  “我的家寺門前在湘江邊,湘水漣漪,碧波蕩漾,下望朱亭(株洲),上望石灣(衡陽),空間遼闊。我家在這湘江岸畔,就像一只匍匐的大鵬,展翅欲飛。”馬英九的表哥劉肇禮一邊吟誦著舅舅寫的“懷鄉文”,一邊對記者說,每當馬鶴凌給子女們講起家鄉的情景時,都會忍不住老淚縱橫。

  1998年,得知湖南遭受洪災,馬鶴凌立即召集身邊的至親好友,向湖南捐贈了100萬元新台幣。2004年3月初,台灣舉行選舉前夕,馬鶴凌打電話告訴劉肇禮,他已向在台馬姓族人發出呼籲,號召大家投好關鍵一票。2005年10月30日,馬鶴凌突發心臟病,被送到醫院治療。11月1日晚7點,電話那頭傳來了舅舅去世的消息。劉肇禮無比悲痛,連夜撰寫祭文。

  馬英九 注重傳統道德,對人謙和開明

  據劉肇禮介紹,馬英九從小由祖籍長沙寧鄉的外婆帶大。外婆只會講長沙話,所以,馬英九練就了一口流利的長沙話。“有一次,一位家鄉的朋友到台北去看他,一見面,馬英九非常高興,就用長沙話說:‘我們莫港(講)國語嗒,港(講)長沙話咯。’”

  1990年,劉肇禮陪母親到台灣與舅舅一家團聚。在台北的近3個月里,劉肇禮與馬英九朝夕相處,“最讓我難忘的,就是表弟很注重傳統道德,對人很謙和、開明。他對我母親很敬重,每天都要來請安。對舅舅、舅媽說話也總是恭恭敬敬、客客氣氣的,非常有禮貌。”劉肇禮回憶說,儘管馬英九公務繁忙,但他們在台灣小住期間,他總是盡量抽時間陪伴他們,並一直用家鄉話聊天。

  談話間,劉肇禮還向記者透露了一個秘密,“許多媒體說馬英九滴酒不沾,其實不然,他酒量還不錯,只是從不貪杯。他平時喜歡喝紅酒,但每當舉行家宴的時候,就會拿出湖南特產的酒鬼酒喝一小杯。每次外出赴宴時,如果餐桌上恰巧有酒鬼酒,他也會高興地喝上幾杯。”

  劉肇禮最近一次赴台,是在2006年4月。“我明顯感覺到他比以前老了許多。他自己也有同樣的感覺,所以一見面就跟我開玩笑說‘我真不知道該叫你表哥還是表弟了’。他的壓力非常大,每天睡眠時間只有五六個小時,非常辛苦。但幸好他的飯量非常大,而且每天風雨無阻地堅持長跑,身體非常壯。”

  馬鶴凌生前時時以“明強誠正,孝友賢良”提醒自己,並以這8個字對子女和孫輩進行人格教育。“表弟是一個孝子。”劉肇禮說,馬鶴凌在世時,馬英九始終與父母同住,而且無論公務多繁忙,他每周必定要與父母一起吃頓飯。現在,他將孝心全部傾注在母親身上。

  馬英九將會為馬氏族譜增添什麼樣的內容呢?

  (《環球人物》記者 李榮剛;摘自《環球人物》2008年4月[上]) 【編輯:張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