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財經娛樂奧運移民雜志書籍圖片論壇

張怡寧為翻身用錐子扎大腿 2000年險患上精神病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8月22日 18:42 鳳凰衛視

  “你可能不會相信,我曾經親眼看見她拿著錐子扎自己大腿。不是每個人都能對自己那麼狠。我活到這把歲數,還沒見到過對自己這麼狠的孩子。” ──北京隊教練周樹森

  22日晚,北京大學乒乓球館,張怡寧從容地摘下腿上的繃帶,奪冠後的她異常平靜。

  走出賽場後,張怡寧與一家抱在一起,淚水奪眶而出。與此同時,王楠正在接受愛人的祝福。她們在這場比賽中是對手,在平日是隊友,而在彼此的心裡則是一道“坎兒”,邁過了這道“坎兒”就將登上乒壇的頂峰。昨晚,張怡寧成功“登頂”。

  2000年她險些患上精神病

  從1998年進入國家一隊,張怡寧就是隊里“野心”最大的人。她在第二年便殺入世乒賽女單決賽,雖然最終輸給隊友王楠獲得亞軍,但作為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將,她已算得上來勢洶洶。北京隊主管教練周樹森總是說,從踏入乒乓球圈子的那天開始,張怡寧就決定要做這個圈子里的大王。

  但在當時,王楠才是被世人公認的女乒王牌。2000年,由於在預選賽上發揮不佳,張怡寧錯失了參加悉尼奧運會的機會。那天,走出賽場的張怡寧什麼都沒說,一個人衝到了大雨里。她的理想在一瞬間破滅。

  接下來,她又迎接了更多的苦難。

  2001年九運會女單決賽,張怡寧遭遇王楠,比賽進行到第5局,比分落後的張怡寧有些失控了。5比20的時候,王楠發球,張怡寧竟然連球都不接,直接揮了一下拍就下了場。而在團體賽的時候,張怡寧甚至摔拍子,踢擋板,扔浴巾。

  據周樹森回憶,張怡寧當時有些急于求成,她認為只要自己刻苦就能換來成績,但是事實上,她還不具備在大賽中擊敗王楠的心理素質。周指導說:“你可能不會相信,我曾經親眼看見她拿著錐子扎自己大腿。不是每個人都能對自己那麼狠。我活到這把歲數,還沒見到過對自己這麼狠的孩子。”

  張怡寧從來沒有在任何採訪中提到過這件事,每一次面對鏡頭時,她都說:“被王楠的光環籠罩著的那段日子是她人生的財富,她感謝王楠。”當然,她也說過:“那一年,我沒有患上精神病,已經是萬幸。”

  那一年,無論是吃飯、睡覺、走路,張怡寧想的都是怎樣超越王楠,成為乒乓球世界里的王者。“‘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句話,是張怡寧最好的寫照。你們看到的都是她成功的一面,你們看不到的還有血和淚啊!”周指導的話很好地概括了張怡寧艱辛的乒乓生涯。

  2004年她完成蛻變

  有挫折,也就會有成長。2000年以後,張 怡 寧沒有放棄任何一個可以讓自己成長的機會,這個在外人看來外表冷靜的女孩子也盡力讓自己內心平靜下來。終于在2002年,張怡寧獲得了世界杯、巡回賽總決賽和亞運會女單冠軍,在2003年1月公佈的世界排名榜上,她第一次排到了首位。

  2003年巴黎世乒賽女單決賽,張怡寧再次對陣王楠,這次她落後3盤,又追回3盤,但最後還是輸了。當時,張怡寧急躁的心理已經影響到教練李隼,“當時她基本上崩潰了,因為她年齡比較小,確實有些吃不消。後來我和她特別嚴肅地談了一次,我說,‘現在誰也救不了你,唯一的辦法就是自己戰勝自己,你自己爬上來,才會有機會翻身。’”

  從2000年到2004年,張怡寧吃盡了苦頭,但這四年的學費她沒有白交,失敗的經歷成了她最大的財富。2004年她先後獲得了雅典奧運會女單、女雙冠軍,世界杯冠軍,國際乒聯巡回賽女雙冠軍;2005年上海世乒賽,張怡寧再次獲得女單、女雙冠軍,成為繼鄧亞萍、王楠之後第三位實現大滿貫的女運動員。

  “當寧寧站到雅典奧運會女單決賽賽場上時,我就知道,我女兒這次贏定了。”張怡寧母親王鳳英回憶起女兒的雅典奧運會征程時說,“我特別相信我的女兒,我就說,她肯定能行。”

  2007年她讓全家睡不踏實

  2006年2月,中國乒乓球隊舉行了“直通不來梅”選拔賽,這是國乒第一次將隊內賽以直播的形式展現在廣大球迷面前。當時,郭躍以3比2擊敗了張怡寧,獲得唯一一張直通不來梅的入場券。也是從這時候起,郭躍對張怡寧的衝擊正式拉開了帷幕,技術上男子化特點突出的郭躍成為張怡寧最大的挑戰者。2007年上半年,郭躍對張怡寧保持著全勝紀錄。

  2007年5月26日,薩格勒布世乒賽女單半決賽,一號種子張怡寧被小將郭躍以4比0橫掃。雖然這場比賽並不是決賽,但郭躍的輕鬆取勝,引起了很多人的議論,甚至有人說,郭躍正在取代張怡寧。“那時候,寧寧確實很消沉,我和她爸爸也不敢說太多了,怕給她壓力,但是我們又特別想幫她,我們當然希望她能夠拿冠軍。說實話,技術上的事情,我們懂得不是很多,只能靠她自己去一點點地悟了。這孩子總是喜歡把心事放在心裡,回來也都是跟我們說說隊里高興的事情,這半年,苦了她了。”媽媽王鳳英說,為了幫助寧寧走出困境,悅a裡很多人都幫著出謀劃策,懂技術的舅舅幫著分析技術問題,爸爸媽媽就給張怡寧多做點好吃的,或者多帶著她一起出去放松放松,那段日子,全家人睡覺都不踏實。

  2008年她重新找回自己

  這一次,張怡寧沒有選擇鑽牛角尖,她不會再採取扎大腿那樣的極端行為,經歷了又一個四年之後,狠姑娘長大了。

  在沉寂的日子里,她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讓自己在賽場上要有不怕輸的勁頭,“要做到這個很難,因為所有的年輕選手對我的打法都是很了解的,但是我自己又想得太多,覺得每一場比賽都不應該輸,但這是不可能的。李指導也一直這麼跟我說,別人都在拼我,我卻太保守了,很被動,這樣的結果只能是輸球。”

  整個下半年,張怡寧幾乎放棄了自己全部的休息時間,為了更加系統地訓練,她甚至都不能經常回家,父母親只能帶著她親愛的“熊熊”(寵物狗)去總局看她。國乒隊醫尚學東說:“有時候她連治療的時間都得貢獻出來,接受採訪或者是繼續攻克訓練的難關。”

  當狠姑娘變得成熟、自信後,再次完成了人生中的一次蛻變,任何人,都不會成為她在球場上的對手,因為她已經超越了自我。

  在北京奧運會的賽場上,清瘦的張怡寧繼續著自己的腳步,不管2008年以後,她是否還會活躍在乒乓球的賽場上,她,注定會成為乒乓球歷史上另一個無法超越的永恆。 本版撰文競報記者蘇珍珍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