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中國新聞財經娛樂奧運移民雜志書籍圖片論壇

“橫琴”寶地謀而後動 ――創建直轄“離岸金融經濟特區”諏議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4月10日 17:42 北美新浪網

  ――2005年9月10日,溫家寶總理考察珠海橫琴,讚賞“橫琴島真是一塊寶地”,“要發展好,首先要規劃好”,要“謀而後動,不可亂動”。

  一.需要新型特區,帶動升級發展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正處於一個命運攸關的轉折點。

  中國改革開放大見成效,就總體經濟實力而言,國內生產總值、進出口總額等已居世界前列,外匯儲備世界第一,成為全球僅次於美國的經濟引擎。但是憑藉巨大的低成本優勢,吸引全球資金和先進科技紛至沓來的“拿來主義”蜜月期已近尾聲,對中國來說,一個低成本時代的結束並不自動意味著實現了結構調整或產業升級,相反,迎接全球化分工變局的本土創新戰略時期才剛開始。

  中國改革開放大業,以一系列經濟特區為先驅,實行靈活、開放、優惠的特殊經濟政策,發揮了“窗口”和“試驗田”的作用,成功地帶動了周邊和內地的發展。現有廣東省深圳市、珠海市、汕頭市,福建省廈門市以及海南省全省等五個經濟特區,上海浦東、天津濱海兩大“新區”;此外,許多省、市還有自己的園區、開發區、保稅區之類實行特殊經濟政策的區域。去年6月以來,國務院又批准成都、重慶,武漢為“全國統籌城鄉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

  今日中國面臨新一輪戰略性大轉折之際,需要創建不同於上述模式特區使命的新型―“離岸區”型經濟特區,善用現代市場經濟超常前衛的適當方式,塑造融入世界經濟一體化新格局,以利進一步強化金融服務、吸引國際資金、促進科技創新、積極培養人才,加快開發西部,帶動結構調整或產業升級,因應“大國崛起”高層次持續發展的需要。

  國際“離岸區”崛起半個多世紀以來,實踐表明不失為有效推動全球經濟自由化進程的一項重大創新。

  世界上傳統的著名的“離岸區”多為前英屬殖民地,大多設立海岸線外的島嶼上(有些小國為全境),具有比較完備的法律體系和司法制度,與發達國家有良好的貿易關係,並鼓勵在當地設立境外銀行,提供與瑞士相同的信託服務和保險業務。

  近年來,不僅在發達或較發達國家,許多新興國家順應經濟全球化大趨勢,也紛紛設立自己的“離岸區”。後起直追的大國如印度、巴西,原社會主義陣營的獨聯體以及東歐國家、越南、古巴等,還有許多非洲國家,普遍積極跟進,建立了具有“離岸”性質的“自由經濟區”。據統計現在全世界已有七十多個不同特色的這類特區。今天,合理規劃“離岸區”對於促進自由貿易競爭,加快經濟發展的重要性已成國際共識。

  本文建議創建的新型特區,取法國際著名的“離岸區”或“離岸管轄區”,但非簡單因襲傳統舊製而已,將結合國情,與時俱進,有所改進,有所發展,爭取成為全球同類型經濟體中效能更高、副作用較少的優化模式,擬名之為“離岸自由經濟特區”。

  “離岸”的含義,不在地理位置,而指投資人在該區設立“離岸公司”後,不必親臨該區,可在世界各地的任何地方開展業務運作。

  “離岸區”容許區外投資人登記設立“離岸公司”,經營非居民業務(兩頭在外),具有充分開放、程序簡單、豁免稅負、自由經營、全球流通等近乎極限的便利功能,並提供高度隱私保護,保障財產安全;這些優越條件可以滿足投資者多樣化的價值需求,為投資者實現各種正當商業目的大開方便之門。

  “離岸公司”註冊及運行管理手續都相當簡便,只收取少量的年度管理費,註冊資金不必到位;可以繞開關稅壁壘和出口配額限制,不僅獲得免關稅待遇,除社會保險等特定項目外,一般稅收(包括附加稅)的稅率極低或完全豁免,其營業收入和利潤得以合法避稅;資金出入與轉移自由,外匯自由兌換,使用不受限制;經營成本十分低廉;便於搭建國際架構,提升國際形象,開拓國際市場,開展跨國業務;若要海外融資及上市,也可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一般國外風險投資樂於採取間接投資於海外離岸公司的形式介入創投市場,以便於在投資實現增值後順利退出。 “離岸銀行”不僅享受稅收上的優待,而且不必持有準備金,其經營成本低於國內銀行;不受利率上限約束,對存款戶支付的利率可高於銀行對國內存款戶支付的利率,也可以對活期存款支付利息。

  由於“離岸區”提供如此多樣便益,將吸引各國國際金融、投資、控股、貿易、人事僱傭、專業服務公司和製造廠商等前來開設“離岸公司”,建立地區總部、市場營銷、貿易和管理中心、轉運、再出口中轉地、製造和裝配中心、運輸和分銷點等。還有一些個人用戶,主要為高收入者,包括企業家、高級管理人員、知識產權所有者、財富繼承人,成功的商人、律師、醫生、演員、作家、發明家、工程師等專業人士,有興趣使用海外“離岸公司”以便做好投資規劃、稅收規劃、房地產規劃、移民前期規劃等。

  “離岸區”作為高度自由化的經營天地,主要負面印像在於容易被逃稅、洗錢、圈錢等非法活動鑽空子。國際反貪組織指出過,由於對服務供應商監管失控,倫敦曾經成為洗錢的天堂。隨著加強國際經濟生活秩序化,以及打擊販毒集團和恐怖主義勢力等任務需要,國際社會不可能容許“離岸公司”享受無條件的信息保密。近年來,英屬維京島等一些“離岸區”已大大加強了監控措施。

  中國創建“離岸型”經濟特區,主管部門要盡一切可能向客戶灌輸守法觀念,並與國際反金融犯罪組織合作,採取必要的監控對策。在註冊登記公司時,須作必要的背景調查;如果認為某公司賬戶涉嫌洗錢或其他非法金融活動,當地最高法院會發出搜查令,此時離岸公司的資料必須公開;如果資料證明公司進行非法活動,將撤銷該公司的註冊,並收回非法資金。嚴防成為助長洗錢、詐騙、轉嫁金融風險、侵吞國有資產和公眾資產的“溫床”。

  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過渡期已告結束,市場經濟體制日趨成熟;實行了四分之一世紀之久,存在明顯不公平性的外資稅收優惠政策即將為統一的“國民待遇”取代。換言之,歷來對外資傾斜的稅收優惠的刺激作用即將消失。值此轉折時際,中國以適當方式在適當地區創辦自己的“離岸金融經濟特區”,在經濟上、政治上和全球影響力等方面,都有現實的重要的戰略意義。

  中國經濟持續快速發展得益於不斷擴大對外開放和深化改革,其中利用外資功效卓著。儘管中國已成為吸收外資最多的發展中國家,但人均年度吸收外商投資不到50美元,遠低於發達國家人均534美元和世界人均107美元的水平,從吸收外商直接投資佔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和占GDP的比重等指標來看,中國吸收外商投資也都低於世界平均水平,存在較大的發展空間。

  目前國內外匯儲備和銀行儲蓄比較充裕,但外匯儲備不是財政資金,不能用於財政性支出,不是商業銀行資產,不能直接借給企業,外匯儲備也不能用在國內,避免國內“二次結匯” 。由於國內社會保障體制尚不健全,老百姓的銀行儲蓄輕易不會用於投資。中國缺少的依然是資本。

  吸收外資並不僅僅為了解決資金不足,而且是利用全球各種資源的重要載體。當前,世界經濟正進入新一輪以服務外包、高端製造和研發環節轉移等為主要特徵的產業結構調整。為抓住這一難得的機遇,包括發達國家在內的許多國家紛紛制訂優惠政策,採取各種措施,加大對外資的吸引力度。聯合國貿發會議的一份報告指出,全球約70%的外國直接投資(FDI)投向發達國家;美國、英國等是全球資金供應最充分的國家,是對外投資最大的國家,但同時也是吸收外資最多的國家。 2005年全球跨國直接投資8970億美元,其中5730億美元被發達國家吸收。英國吸收外資2191億美元,居全球之首,美國吸收外資1060億美元,位居第二。

  國際投資所承載的各種競爭力和效益,形成的有效資本和技術創新能力,造就的高素質人才,帶來的市場和就業機會,將對中國解決資金缺口、人才缺口、技術缺口、管理缺口和市場營銷缺口,成功調整經濟結構、根本轉變經濟增長方式,以至構建和諧社會,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今後中國在擴大國內需求並充分發揮內需拉動經濟增長積極作用的同時,必將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更加積極有效地吸收外資,將對外開放,吸收外資提高到一個新的水平。

  創辦中國的“離岸型”經濟特區,是將對外開放、吸收外資提高到一個新的水平的需要,也是為茁壯成長的本國企業走向世界創造有利條件。事實上,中國許多有志外向開拓的企業早就絡繹不絕前往外國“離岸區”建立“離岸公司”,為什麼不能藉此“成己之美”呢。

  此外,在一些國家或貿易區之間容易發生貿易戰,導致提高關稅或禁運等;而“離岸區”一般不會發生這類衝突。註冊海外“離岸公司”得以規避貿易戰的風險,穩當地享受各種優惠政策。

  “離岸型”經濟特區業務主要包括“離岸金融”和“離岸貿易”兩大範疇。鑑於現代全球經濟中金融業(虛擬經濟)的重要地位,針對既有經濟特區(包括各省市保稅港、自由貿易區等)對伴隨物流所產生的離岸資金流的金融配套服務相對薄弱甚至缺位的現狀,建議新建的“離岸自由經濟特區”,側重發展離岸金融業,包括證券交易、融資、結算、保值、避險,特別是批發性銀行業務等全方位金融服務。因此,本文建議創建的特區可正名為:“離岸金融經濟特區”。

  關於人民幣自由兌換業務;建議“離岸金融經濟特區”的“離岸銀行”對資本項目有額度開放辦理,今後因應國家整體金融改革步驟,適時過渡至完全自由兌換。

  “離岸金融經濟特區”應為直轄自治的獨立關稅主體,具有獨立法域地位。

  二.建議設址南海橫琴島

  “離岸金融經濟特區”的吸引力,主要來自經營自由、稅務優惠等政策因素,但還須與投資環境優勢相結合,才能克臻全功。投資環境係指那裡的政治環境,法律制度,地理位置,自然條件,生態環境,金融服務,交通、通訊等基礎設施,以及生活和工作環境等配套而言。

  據此建議中國第一個“離岸金融經濟特區”設址橫琴島,作為國務院直轄特區,經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訂基本法規,賦予經濟管理、社會管理以及金融創新等方面的自治權限,訂立細則,依法治理。

  橫琴是中國南海的美麗島嶼,神話傳說仙女沐浴留下雙琴化生;位於珠江口西側,廣東省珠海市南部,現屬珠海市香洲區,東側與澳門一水相隔,面積86平方公里(略大於香港島,相當於澳門的三倍),現有常住人口6000餘人。

  在中國政治穩定,經濟快速增長的大環境中,橫琴島地處東南亞和中國經濟最為活躍地區的中心,是中國腹地第一個對接粵、港、澳的區域。

  從地理位置看,橫琴島南瀕南海水域,離國際航線大西水道4海裡,北距珠海市洪灣保稅區約1公里,西接廣東省磨刀門水道;與珠海西區一衣帶水。有橫琴大橋(1425米長)與珠海市區相連,距珠海機場約8公里;與澳門三島隔河相望,最近處相距200米,有蓮花大橋(長1760米)與澳門相接,距澳門機場3公里;距香港41海裡。島內36公里環島公路和57公里長的海濱大道均在建設中,其中重要路段已建成通車。

  橫琴島原分大、小橫琴島,其間有中心溝;70年代修築東、西大堤,將大、小橫琴島連成一體。全島南北長8.6公里,東西寬7公里,似長方形;環島岸線長76公里。南部和北部多為山地,中部地區為東西向長條型窪地和平川。地貌類型有高山、丘陵、台地、灘塗,但多平地。高山盛產砂石,可作建築材料;平地的土質可作耕種,更可供綠化。島上有大橫琴灣、二橫琴灣、深井灣、長沙欄、大東灣等港灣,港灣內水清波平;海岸較深之處,可建碼頭、港口。島上最高峰是腦背山,海拔為457.7米。

  島上海灣眾多,沙灘綿延,水清沙滑,怪石嶙峋,空氣清新,環境優美。附近漁獲豐富,盛產聞名遐邇的海鮮美味“橫琴蠔”。天湖自然風景區有世外桃園、浪漫之都的美稱,建有渡假村;東北角設高爾夫球場。目前支柱產業為旅遊業。

  橫琴島設有國家一類口岸,於2000年3月28日啟用。珠澳兩地經濟發展、“內地與港、澳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的實施、自由行政策、台胞的過往、以及國內外各界對開發橫琴島的強烈興趣等諸多因素,使得橫琴口岸人員往來頻密、車水馬龍;7年內累計驗放出入境車輛267萬輛次、旅客約650萬人次。現有通關能力為每天驗放旅客7萬人次、車輛1萬輛次,位列全國口岸過境車流量第五、客流量第十,已成為全國十大口岸之一;是珠澳兩地經貿往來及台胞出入境的重要通道,被稱為珠澳兩地“物流生命線”。

  珠海與澳門在相距不到24公里、人口不足150萬的範圍內,分別建有吞吐能力達2000萬人次和600萬人次的大型國際機場,因而該地區機場供給能力特別富裕。

  改革開放以來,橫琴島因為地理、環境條件優越,其潛力早就引起各界重視。近二十年來,該島為各地方利益集團競相角逐,開發模式和產業定位熱議已久,方案可謂百家爭鳴,歷經研議調整,一直議而不決,沒有實質性進展;目前仍然是政策真空,招商引資無所適從。至今僅少數區域已開發,大部分地方還保留著原始的自然面貌;人口稀少,可以說沒有徵收土地的麻煩。

  上世紀80年代中期,澳門方面就希望與珠海合作,把橫琴作為澳門發展製造業的基地。 90年代初,澳門提出了“五島聯姻”合作構想,建議將澳門的氹仔、路環和珠海的大、小橫琴、灣仔合作,並由澳門主導開發,在澳門內部還一度出現將橫琴島“租借”給澳門的想法,但都無所進展。

  廣東省政府1992年將該島定為“對外開放的四大重點開發區之一”,計劃與港澳共同開發,建成“國際性、綜合性、開放性的旅遊度假區及澳門優勢產業延伸發展的腹地”。曾有不少港澳財團來談酒店、養馬場等項目,但多無疾而終。主要原因是在功能和產業定位上不夠明晰,導致產業鏈條無法搭建,企業成本太高。

  橫琴島曾被列為興建迪士尼樂園的候選地,可期大放光彩,卻又半途生變。

  中央高層曾設想將橫琴島交由澳門特區管理,建成一個面向葡語國家的工業加工區,希望扶持澳門不再單一依靠博彩業,對中國的外交和經濟佈局也有相當重大的戰略意義。這個方案遭遇來自許多方面的極大阻力。

  2004年,廣東省提出將珠海市橫琴島創建為“泛珠三角橫琴經濟合作區”(合作區包括福建、江西、湖南、廣東、廣西、海南、四川、貴州、雲南九省和香港、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簡稱“9+2”合作區),各方按照“共同開發、利益共用”的方針,把橫琴島建成國際性、綜合性、開放性的旅遊度假區,辦成澳門優勢產業延伸的腹地,作為泛珠三角區域合作發展的重要載體,國家實施CEPA的重要平台和內地參與國際分工合作的重要基地。該構想將最初的珠澳合作、後來的粵澳合作,提升到泛珠三角合作的層次,為橫琴島開發提供了更開闊的視野,得到“9+2”成員的一致贊同。

  廣東省發改委聘請北京中國國際投資諮詢有限公司,在2005年8月完成了《泛珠三角橫琴經濟合作區的項目建議書》。根據該建議書,未來的橫琴重點在四個方向發展:一,以網上交易市場樞紐和虛擬物流業務、票據業務、人民幣離岸業務為主的金融貿易業;二,以研究開發基地、技術報務和信息諮詢為主的工商支援服務業;三,以高附加值、低能耗、無污染為主的高技術產品製造業;四,以會議及展覽、觀光旅遊及娛樂服務、酒店服務為主的一般服務業。

  有專家學者對此解讀為,設想橫琴成為一個總部經濟濃縮的高度國際化中央商務區(CBD),港澳與九省區兩大經濟板塊全面對接的“介面”,兩類不同經濟體制的“轉換區”,產業效能的“放大器”,新一輪改革開放的“試驗場”,一個擁有強輻射力、市場要素自由流通的中國“曼哈頓”。

  該建議書強調了創新精神,但對照中國現有經濟特區,上述四個方向除了意圖建立人民幣離岸業務中心外,並無多少創新特色。無非在深圳特區附近和珠海特區轄下,再闢出一個大同小異,需要國家賦予更加特殊優惠政策的經濟特區;然而中國恰恰走到了應當體現WTO公平競爭規則的改制階段,內外資統一“國民待遇”勢在必行,這種要求就顯得相當不合時宜了。

  至於建立人民幣離岸業務中心,涉及問題之多,在早已大量吸納人民幣的香港尚難解決,毫無金融業基礎的橫琴島又從何談起?消息傳出後,香港有關當局立即作出反應,表示力爭讓香港成為人民幣離岸業務中心,而非憑空擬議中的橫琴。據說此一提法在銀行界沒有什麼議論餘地,因為按照中國現行外匯管理體制,在國內經營人民幣離岸業務幾無可行性;中國目前的資本項目沒有放開,人民幣也不能跨境自由流動,缺乏經營離岸業務的基礎條件。資金流和物流、人流不同,如果一旦開出一個小口子,就會洶湧而來,很難監管。

  港澳與九省區兩大經濟板塊,實行“一國兩制”,關於在橫琴島實現所謂“全面對接”、“轉換器”的提法,究竟意味著什麼,內涵模糊,匪夷所思。

  粵港澳經濟合作是“市場主導”自發形成,它主要表徵為價值規律誘導下的企業家之間的自由合作,而非政府官方集團利益兼容下的協同動作,因而三方政府在“如何合作”這一問題上存在種種觀念和認知上的歧見與誤區。

  “9+2”各方,對於開發橫琴島雖然都表態贊成,但利益訴求遠非一致。香港的觀望以至警覺的立場,顯然不難理解。澳門比較熱衷,但其思路主要是讓橫琴島成為它的經濟的延伸,與廣東的意圖存在很大差異。內地各省市政府部門及所屬大企業,幾乎都已在深圳設立了分支機構,是否願意在橫琴島再設一處,還要打問號。橫琴島與八個省區存在很大地理距離,如何“共同開發”,如何“利益共用”,有很大操作難度。據悉這份建議書在國家有關部門遇到了阻力,一度呼之欲出的一些招標項目已經叫停。事實上,醞釀多年的“泛珠三角橫琴經濟合作區”構想,又成過眼雲煙。

  因為沒有找對橫琴島開發的基本定位,寶地仍然“待字閨中”。

  今年兩會期間,傳聞重提設立“粵港澳特別合作區”,像多年前那樣,設想珠海橫琴島成為三地制度與體制差異的“轉換點”和“過渡站”,港澳與廣東乃至泛珠兩大經濟板塊全面對接融合的“突破口”,為此再度進行調研工作。可是在體制不同的前提下如何實現“粵港澳融合”,事涉政治、經濟、文化、法律等各個社會層面,說不清、理還亂;而各方利益難以交集的重重矛盾仍然像是一大堆找不到有理解的複雜方程式。

  2005年9月10日,溫家寶總理考察珠海橫琴,讚賞“橫琴島真是一塊寶地”,“要發展好,首先要規劃好”,要“謀而後動,不可亂動”。

  何以為謀?本文建議,宜在更高的立意上,亦即站在國家全局發展的戰略高度,拋開爭奪GDP“單項冠軍”那種舍我其誰的一定之見,樹立區域化和全球化大視野下的“大珠三角”區域整體競爭理念,從最大限度發揮潛能以因應中國經濟發展最大利益的需要出發,為開發橫琴島定位。

  橫琴島可以,而且應該成為“特區中的特區”,但不是與現有經濟特區同類型的特區,也不必是“泛珠三角”的特區。橫琴島地理位置極佳,處於巨大的中國和東南亞經濟體系交匯點,背靠經濟起飛、空間廣大的中國內地,鄰近澳門、香港兩大自由經濟體,具有極為有利的發展機會;又與大陸在地理上隔離開來,幅員規模適中,地貌、環境條件優越,自然風光美不勝收,為什麼不能成為中國第一個具有“離岸區”性質的經濟特區,為將對外開放、吸收外資提高到一個新的水平,為茁壯成長的本國企業走向世界創造有利條件,發揮無可取代的獨特作用?

  開發橫琴方案,幾成百花齊放之勢,但為什麼一直沒有人提出“離岸金融經濟特區”?

  這是因為,具有“離岸”性質的“金融經濟特區”是資本主義自由化經營的極限化運用,同中國的社會主義體制存在難於協調的反差,缺乏基本的可行性。而角逐各方,在堅持自身局部利益的特定視角下,勢難導向全局意義的超越性解題方案。

  將橫琴島改為中央直轄管理,創建“離岸金融經濟特區”,意味著中國特色“一國兩制”的開拓性、突破性發展;好比一揮亞歷山大之劍,舉凡體制協調上的反差以及各方利益角力不止的僵局等百般繁難,當然迎刃而解;勢將為澳門、香港、珠海、廣東,整個“泛珠三角”和中國大陸,特別是西部大開髮帶來全面利多的統贏效果。

  廣東東部如深圳、東莞等地發展很快,各項經濟指標氣勢如虹,西部則相對落後。深圳和珠海這兩個特區分別坐落於珠三角的東岸和西岸;深圳和珠海的差距,恰恰明顯體現了珠三角東西岸經濟發展的差距。創建橫琴“離岸金融經濟特區”,將在西側發揮對珠海輻射和帶動的功能,成為推進珠三角西部,以及中國西部大發展的契機。母體珠海不僅是直接受益者;而且有很多間接的收益是無法用貨幣衡量的,比如珠海中心城市地位的確立,城市價值的提升,空間格局的改變等等。

  澳門與分佈在世界上四大洲、擁有兩億人口的八個葡語國家有著傳的聯繫,是葡語世界在亞洲對外交流的一個中心。南美洲第一大國巴西、非洲西南的石油大國安哥拉、有豐富的石油和天然資源的東帝汶等,都是葡語國家。利用這一優勢積極促進中國與葡語國家的經貿往來,在外交和經濟上具有重要戰略意義。前曾有過將珠海橫琴島交由澳門特區管理,發展為面向葡語國家的工業加工區之議;創辦橫琴島“離岸金融經濟特區”,就是兼容並擴展了這一構想。

  香港一直扮演內地接通國際的窗口角色,與該地區關係特別密切,創建橫琴島“離岸金融經濟特區”,有賴香港各界提供人才、技術和資金的援助,積極參與,通力合作,共襄盛舉,同享成果。結果將與香港相得益彰,比翼齊飛,具有互補功能,而非削弱香港的作用,更無可能動搖香港的國際金融、貿易、航運方面的中心地位。 “香港-澳門-橫琴”,勢將形成超級黃金組合,各顯特色,相得益彰,面向世界,光耀祖國。

  橫琴和香港的有關英文地名,提供了一些有趣的聯想:

  橫琴島英譯Hengqin Island,簡稱為HQI。 HQ也是“總部”英譯Headquarter的縮寫,所以HDI與“總部島”的英文縮寫恰相一致。

  香港的英文縮寫為HK,橫琴的縮寫是HQ,K和Q分別為王與後的縮寫,莫非天作之合。

  有人曾暢想“泛珠三角橫琴經濟合作區”建成後的情景:“到處都是跨國公司總部,不必要花太多時間在產權交易市場跑得大汗淋漓,只需要敲打鍵盤,在網絡上就可將目標企業收購入囊中,然後可以選擇澳門機場、珠海機場,直接去目標企業組建公司的董事會。累了就可以去橫琴打打高爾夫,或去澳門玩玩博彩,或去珠海平沙泡泡溫泉。”

  一旦建立橫琴島“離岸金融經濟特區”,如此珠聯璧合的美麗圖景自當更加勝出。阿聯酋迪拜(Dubai)這個毫無資源的荒漠小邦,崛起不到10年,就成了中東地區的商貿、轉運中心,觀光購物城、科技網絡城、世界的創意中心,以近乎世界紀錄的特色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橫琴何獨不然?但大可不必因襲已有的模式。

  建立橫琴島“離岸金融經濟特區”,如同在自然仙境建造人間天堂;在環保意識和可持續發展觀大覺醒的今天,建議摒棄豪華奢侈追求,不玩矯揉造作不倫不類的中國復古贗品俗套,亦非因循重複歐美傳統城市格局;而是集人類智慧大成,善用現代高科技手段,在節用愛物中求取方便舒適、體現美崙美奐;將橫琴島規劃建設成為一個具有先進示範意義的,人與自然充分調諧的“數字化”環保模範型工作、居住、旅遊和購物勝地,並適度發展本島得天獨厚的海產養殖業,在現代新興城市中彰顯不同凡響的獨特魅力。要用足該島山地豐富的風能資源(在建21台機組,發電能力2.46萬千瓦;已有計劃裝機容量10萬千瓦)、大力開發太陽能、深井地熱等可再生能源;推廣綠色建材,“廢物”綜合利用;以零污染、零排放為追求目標,確保環境整潔優雅。在可持續發展意義上走在世界城市最前列。

  橫琴特區將實行吸引優秀高級人才的政策,並設置有關離岸經濟的專業培訓、進修、研究中心。對於居留申請設有比較嚴格的條件限制,以控制人口數量和素質,保證高質量生活水準。

  綜上所述,從客觀需要、主觀條件、周圍環境、時機因素等全面分析,天時、地理、人和條件咸備,在橫琴島創辦中國第一個“離岸金融經濟特區”的可行性應毋庸疑,唯待進一步形成共識、具體規劃、大力協同、決策啟動了。

  三.啟動資金和實施步驟

  建議有關主管部門組織相關各界就此事關國家開發大計的戰略性課題廣徵意見,深入研議,如屬可行,進而組織力量編制正式計劃書,提請中央決策,人大立法,“只爭朝夕”,付諸實施。

  創辦橫琴“離岸金融經濟特區”,啟動階段需要獲得足夠資金進行籌備活動、開展基礎設施建設,概略估計為100億美元。

  啟動資金可從廣泛的來源籌措,包括中央財政撥款和地方籌資,以及在橫琴島招標轉讓部分土地使用權等。據悉目前已有數以百億美元計的民間資金銜枚待命,籌資前景大可樂觀。

  從現在起,由醞釀到定案、籌備到問世,如能晝夜兼程,不失時機,本世紀第二個十年方始之際,應見新的東方明珠橫琴島“離岸金融經濟特區”脫穎而出,初露頭角。

  所見是否有當,敬請有關領導和專家學者披閱指正。

  ――被其澤則悅,聞其風則來。

  作者:李桉,費查理,龐忠甲

  聯繫電郵:paulpang21@yahoo.com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