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志書味圖片論壇

《秘密圖紙》從生到死從死到生 楊志剛戲如人生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6月18日 01:54 北京新浪網

  新浪娛樂訊 看完《秘密圖紙》,被黑桃Q吸引著,感慨著他從生到死的偉大情懷;聽完楊志剛的故事,被他的精神感動,從死到生,楊志剛走過了艱難歷程。其實,楊志剛的戲如人生。

  低調,是我對楊志剛的第一感覺,說實話,沒見到楊志剛本人前我不知道這個人是誰,直到看到圖片才知道他是區十四,是謝霖,是範陽,唯獨不知道他叫楊志剛。要不是《秘密圖紙》的熱播,要不是楊志剛對黑桃Q的精彩演繹,也許楊志剛依舊只是一個默默演戲的演員,我們記住的也只是那一個個鮮活的角色名字。

  在採訪前,我總是習慣的去看被訪者的博客,希望能從文字中了解些什麼。很幸運,楊志剛很真誠,他在真誠的用文字記錄著自己的生活和想法。從這些真誠的文字里,我知道了他曾經是個舞者,執著努力的舞者;知道了他的楊小寶,他生命的延續;知道了《秘密圖紙》,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作品。

  我是一個最刻苦努力的執著的舞者

  楊志剛說和舞蹈結緣于《射雕英雄傳》,想學武術的他正好趕上河北藝校招生,就去報名了,結果陰差陽錯進了舞蹈班學習中國古典舞。在旁人看來,舞蹈和武術是完全兩回事,可楊志剛說“其實中國古典舞是來源於太極等武術,他們是一脈相承的,相通的。”

  十四歲才開始學習舞蹈的楊志剛作為班上年齡最大的學生,付出的努力常人難以想像的,每天練功在十個小時以上,憑著對舞蹈的執著熱愛,楊志剛成為了一名優秀的舞者。當他想繼續深造的時候,由於團代學員的身份受到種種限制,年輕氣盛的楊志剛辭職來到了北京,但由於已過北京舞蹈學院的招生時間,他只好在舞蹈學院的芭蕾舞班進修了一年。“這個人不跳舞將是舞蹈界的損失”,當年一位舞蹈界泰斗的評價讓楊志剛覺得自己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在舞蹈學院進修的這一年,楊志剛知道了電影學院,萌生去考電影學院的想法是因為當時他已經清醒的認識到舞蹈是個吃青春飯的行業,隨著年齡的增長會心有余而力不足,“舞蹈是我釋放自己方式,現在演戲也是,雖然形式不同,但是目的是一樣的,我熱愛它們。”

  楊志剛很宿命,“我命好,考電影學院的時候比較順利。”因為舞蹈,考電影學院的時候讓老師記住了楊志剛,“這小子跳舞能跳這麼好,一定也能把戲演好”,因為老師的一句話,楊志剛上了電影學院,

  “舞蹈改變了我的人生,”楊志剛說現在的他依舊在舞蹈,只不過是從形式上肢體的舞蹈變成了在角色中舞蹈“我的心中裝著舞蹈,現在的我是用心靈在跳舞。”

  兒子是我美麗人生的開始

  08年的一月一號,剛結束電視劇《美麗人生》拍攝的楊志剛說他的美麗人生開始了,在那一天,經歷了十個月焦急等待的准爸爸楊志剛真正升級為父親。從一個男人到一個父親,楊志剛的人生進入另一個階段。

  家和兒子成了他生活的全部,哪怕是在楊志剛的生命中最難熬的那段日子,兒子成了他的動力“有了他我的生活有了依托,目標和方向,他是我活下去的支點。”

  養傷的日子里,楊志剛每天陪在兒子的身邊,看著兒子成長,他說自己也在成長。每天帶孩子遛彎的時候,褪去演員的身份,“小寶他爸”是楊志剛的唯一名字。孩子是自己生命的延續,面對著一天天長大的兒子,有子萬事足的楊志剛在博客里曾寫道“經常會想也許我這輩子不會有什麼轟轟烈烈的作為,不會成就什麼偉大的事業,我只要能讓一個孩子有幸福的童年,有慈愛的爸爸,有快樂的日子,能健康的成長就足夠了。”

  是啊,已經足夠了,楊志剛的幸福溢于言表,在這種幸福面前,任何形容的文字都是蒼白無力的,其實誠如楊志剛所說,這種幸福會以它應有的方式存,它無需表達。

  《秘密圖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作品

  《秘密圖紙》的火爆讓人咋舌,挑剔的80後90後們居然成為了“圖粉兒”(《秘密圖紙》影迷的官方叫法),著實不可思議。楊志剛飾演的黑桃Q備受贊譽,有才的網友居然寫出了“幸福是什麼?幸福就是貓吃魚狗吃肉看楊志剛演的黑桃Q” 這樣的話,這是對楊志剛的肯定和贊譽。

  和黑桃Q一樣,楊志剛的生命中也承載了親情的力量。戲中黑桃Q從一個沒有身份的鬼受到親情的感化成為一個人的時候,他死了;生活中楊志剛因為拍攝的時候爆破失誤生命垂危,是親情的力量讓他重新站起。

  因為《秘密圖紙》楊志剛受傷的消息公布,我們才知道了導演郭靖宇和楊志剛是親兄弟,“楊志剛是家里最小的孩子,當時我媽媽生下他以後身體狀況非常的不好,為了紀念媽媽,讓弟弟隨母姓。”

  受傷的那一段我們採訪了哥哥郭靖宇,不願意和楊志剛談起他受傷的那一段是因為讓一個人講述自己的災難是對他的另一次傷害。“當時已經沒有生命的跡象了,我們的拍攝駐地離醫院有四個小時的路程,在送往醫院的路上,楊志剛曾經有過清醒,他讓旁邊的人給我打電話,說‘哥,別著急,我沒事’”郭靖宇說到這段的時候眼睛有些紅。

  當導演講完受傷的情形以後,我不知道該怎麼樣去描述,請原諒我的筆拙,無法用憂傷的文字去描述他的痛苦,也無法用優美的文字贊揚他的堅強,只好摘錄了楊志剛在博客里談到受傷的那段輕描淡寫的文字:

  2008年6月2日,廣州台州地區 汶村 一個破舊的防空洞里 一聲巨響。正在拍電視劇《秘密圖紙》的我昏死過去。

  2008年7月2日,晴空萬里,在回北京的飛機上,我哭了。

  2008年8月2日,今天,靜靜的坐在這里寫博客,恍如隔世!

  痛苦過後一切都可以當作笑談,切膚之痛唯有自己知道。當一切已成往事,不願再去回憶,但有幾個瞬間會讓我記一輩子。

  剛到醫院醫生要剪我的頭發,我說:“別剪,我的頭發是接戲的”。在那個瞬間我不知道我的頭發已經全部燒焦。最終醫生給我剃了光頭,處理了傷口。可憐的我心愛的頭發,現在不知飄向了哪里?

  當我逐漸清醒了,我問身邊的人:我哥呢?答曰:在樓道里走來走去五個小時了,不敢進來看你。然後他拿出一張紙條給我看,上面是哥哥的字:我們是一個人,你疼我也疼,要堅強!

  制片人馬可當晚趕到,我大聲對他說:這次我的戲演的老好了,真可惜沒演完,不知道我還能不能演完。馬可無語。

  我的臉疼得厲害,腫的厲害。我想看看自己的樣子。但他們不給我鏡子。我偷偷用手機給自己拍了一張照片。一看……我絕望了,心被電擊了一下,軟軟的很無力。

  七天七夜對現在的我來說也只是一個瞬間,我沒有睡覺,七天七夜沒有睡覺,我像躺在火焰山上一樣。止痛針止痛藥都沒有用。冥冥中,我覺得我要死了!

  有人說時間是最好的療傷工具,已經一年了,我們僅能從楊志剛還沒有完全好的手上看到一些受傷的痕跡,“我一直堅信好人有好報,我從沒有放棄過,我之前是個憂鬱悲觀的人,但事件以後我更樂觀更積極的去生活,”多難礪人,經歷以後的楊志剛多了一份從容和淡定,經歷是財富,經歷後的楊志剛對人生有了不同境界的感受,災難讓他學會珍惜、善待身邊的人。

  楊志剛說,“其實我是肉體上的痛苦,我哥是精神上的痛苦。”在6.2號的時候,正在片場拍攝的楊志剛收到一條信息“一年了,希望你以後順利平安!”楊志剛說這是哥哥給他發的,“一年了,事情終會過去,我希望我們和身邊的朋友都能走出那段陰霾!”這是楊志剛給哥哥說的。

  雖然遲到了一年,但《秘密圖紙》成功了,黑桃Q成功了,楊志剛說一切都值了,雖然仍有遺憾,但現在的他能坦然的接受遺憾。

  如今的楊志剛已經回複到正常的生活里來,每天陪伴兒子成長,在京郊的地方拍攝新戲,只不過,他依然低調如故,“演員是個藏起來的職業,是屬於幕後的,只有角色才是屬於台前。”楊志剛說正在拍攝的新戲叫《鐵梨花》,導演還是哥哥郭靖宇,角色還是一個壞人。

  楊志剛,這個用心靈在生活的舞台上舞出最絢爛舞姿的演員,不禁感嘆,人生如戲,但依然精彩!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