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志書味圖片論壇

鄧超:我沒有紅顏知己只有愛人孫儷(組圖)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5月21日 23:24 北京新浪網








鄧超加入《狄仁傑》劇組
鄧超加入《狄仁傑》劇組
鄧超版張無忌夠黑的。
鄧超版張無忌夠黑的。
鄧超和孫儷
鄧超和孫儷

  ○我這個“超”是“超生”的意思

  ○我覺得我外形夠好了。如果我容貌上讓大家不舒服,請大家多多包涵,希望大家多多看我的戲。

  ○我希望愛情像固體,不要像液體。愛情應該是相濡以沫,從一而終的,找到你愛的,就使勁愛吧!

  他是實力派中長得最帥的,是偶像派中演得最好的。這句話很俗,但是形容鄧超還蠻合適。

  鄧超的老師說他這一路走得“很順”,剛出道時拍了兩部《少年天子》,就被稱為“皇帝專業戶”。這個形象很快被後面的《幸福像花兒一樣》、《甜蜜蜜》和《人間情緣》等取代,他塑造的大院子弟形象,一不小心又成了經典。很多觀眾喜歡他,你有意見也沒辦法,畢竟這個年紀的內地男演員都不怎麼打眼,有點表現力的還真找不出幾個。

  不過,和很多電視演員一樣,他拍起電影《集結號》和《李米的猜想》來,表情總顯得有點誇張,表演總感覺有點過力,褒貶不一。拍電視的人拍電影,好像還真沒幾個游刃有余的。

  最近,鄧超在拍完軍旅電視劇《軍醫》和張紀中武俠劇《倚天屠龍記》後,又進入了徐克電影《狄仁傑》劇組,和劉德華、劉嘉玲等搭檔。前幾天,他還被宣布成為第18屆金雞百花電影節代言人。記者逮住他來廣州宣傳的機會專訪了他;沒想到,他還挺健談的。

  演戲超投入

  我希望演戲能像孫悟空,每次都變出不同的自己

  鄧超的老師、《艱難愛情》的導演田有良常常誇獎鄧超同學,說他是個“戲瘋子”,天生就是個明星。按他說的,鄧超是他班上演技最好的學生,大二、大三的時候就可以自編、自導、自演,可以模仿班上所有的同學。讓他表演他絕不會推辭和害羞,能跳到飯桌上去跳舞。在畢業大戲《翠花,上酸菜》中,鄧超一人分飾三角。拍電視劇的時候,輪到他的戲,他會給自己熱場,搞得燈光師都立馬打起精神看他的戲。鄧超自己也說,在後台的時候,他老有往舞台上跑的衝動。

  記者:你這樣的“戲瘋子”,挑劇本的原則是什麼?

  鄧超:其實在看劇本的時候,我也是一個觀眾。首先要問自己的心,你心動了麼?很難准確地用言語或文字表達出來,但那就是心動。打動我的可能是一段旋律,可能是其中某一句話。

  記者:演戲的時候,你會希望自己達到一個什麼樣的境界?

  鄧超:我希望自己演戲能像孫悟空。當然他變出來的還是他自己,我希望我每次都會變出不同的自己,對每個角色都會來一次全新的詮釋。

  記者:有人覺得,你演現代戲特別是軍旅戲的時候特別本色、特別貼,而演古裝戲的時候就有點跳脫,你自己是什麼感覺呢?

  鄧超:其實不是,其實是我演得好。嘿,又開始誇自己了。(笑)其實你們說“本色出演”的時候,我是很悲傷的,因為我其實是花了那麼多時間去塑造這些角色。但是《甜密密》這部戲中的“雷雷”跟我真的很像,這戲是王宛平老師給我量身定做的。至於演現代戲和古裝戲的區分,其實這就是我們拍照時選擇用長焦鏡頭還是短焦鏡頭一樣,根據不同的場合選擇使用。無論拍什麼類型,我都覺得拍戲是我的快樂,也讓我學到了很多東西。我不能說它占我生命的百分之幾,但它確實非常重要。

  記者:有人說你是實力派中長得最帥的,是偶像派中演得最好的,你覺得自己帥嗎?

  鄧超:我覺得我外形夠好了。(笑)這是我爸媽給我的,是天生的,我已經很滿足了;就算我再醜,我是優秀的。我希望大家看我能賞心悅目,但是我也不能去整形。如果我容貌上讓大家不舒服,請大家多多包涵,希望大家多多看我的戲。

  造型超雷人

  我開始是有所懷疑,怎麼會有這樣的一個造型?

  如果說鄧超的現代戲造型還算正常的話,他最近在《倚天屠龍記》和《狄仁傑》中的造型越來越雷人。在《倚天》中,他的定妝照一出來就遭到惡評。隨著劇情的發展,他在里面的“野人裝”、“乞丐裝”無不讓人跌破眼鏡。現在,他出席活動都留著一頭長長的白發,據說這是電影《狄仁傑》中劍客一角的造型。熟知鄧超的人會知道,這些造型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在現實生活中,他曾染過一頭五顏六色的頭發,後面還扎個小辮子。在中戲的時候,他曾被稱為“服裝王”和“道具王”,常穿裙子反串搔首弄姿、扭腰擺臀的女人。

  記者:現在正和徐克導演拍電影《狄仁傑》,你在里面的造型是他最得意的造型之一,自己喜歡麼?

  鄧超:我開始是有所懷疑,怎麼會有這樣的一個造型?但我以前看過徐克導演的很多戲,比如《黃飛鴻》啊等等,很了解他在戲中要傳達的一些意思,所以交給他我很放心。我也樂意去做這樣一個爆炸式的突破。我在《狄仁傑》里的角色,從造型到人物,都是爆炸式的。

  記者:前段時間拍《倚天屠龍記》的時候,有媒體稱你為“胖無忌”,會不會有點難受?

  鄧超:那時候是這樣的:當時我去的時候,我的頭套都還沒到,我當時梳的是有劉海、中分的一個發型,那個發型我們自己都沒過關,但當時媒體來了,劇組說要著裝給媒體看。而且當時我的眉角剛縫了四針,打了麻藥,還沒有消腫,整個臉部都很腫。

  記者:當時你也沒主動去解釋。這種情況對你來說是不是很突然?

  鄧超:對,沒辦法,這種意外沒法控制,經常這樣。當時梳劉海,也就是要擋一擋。大家現在喜歡各種各樣的話題,喜歡熱鬧,這個我可以理解。還是出來看劇吧,看銀幕上的完整版,我也不能說自己多麼適合這個角色,演得多麼多麼好,看到電視劇就知道了。

  生活超豐富

  小時候熟背唐詩三百首,現在最喜歡拍垃圾筒

  鄧超出生在江西南昌一個普通幹部家庭,有兩個姐姐、一個哥哥,“超”是“超生”的意思。因為是最小的孩子,鄧超從小受到一家人的寵愛。在叛逆的青春期,他還在歌舞廳做過領舞,一方面讓家里人非常擔心,一方面也表露了他在肢體、節奏上的天賦,尤其是跳街舞。他還曾離家到廣州發展,最後在緊張忐忑中順利考上中戲。現在除了演戲,他還喜歡旅行和攝影。

  記者:你小時候就很愛看書?

  鄧超:對,我幼年的時候看的唐詩比較多,經常能熟背唐詩三百首啊什麼的。家里經常會在床上搭個台子,讓我上去背,我上去隨口就來。但是現在全忘了。現在不看武俠,也可能是因為我小時候看的書比較多。那時我姐姐拿了工資,除了給家里交伙食費,全都拿來給我買書了。連環畫啊小人書啊,那時候書對小孩來說是個很奢侈的東西。

  記者:看了這麼多書,自己會不會想著寫點什麼出來呢?

  鄧超:我是一個思想特別天馬行空的人,上大學的時候特別愛寫隨筆,中戲的時候桌子一人一格,就是在自己的桌上,或拿個挂歷反過來挂上,在上面寫,就像現在的簽字牆一樣,想到什麼就寫什麼,比如“我的心情像落葉一樣飄落”、“我猶如井底的困獸”,後來一想起來特別起雞皮疙瘩。現在我老想著要寫日記,因為我腦子不好使,老忘了前年幹了什麼,去年幹了什麼。但後來一想,為什麼要禁錮自己,想想也就算了。

  記者:你平時喜歡攝影,喜歡拍什麼樣的照片?

  鄧超:我出去的時候,只要看到拿機器的都會叫老師,會去請教。我拍得不專業,在技術上要向所有人學習。但是他們都鼓勵我說,在攝影上想法是最重要的,就是視角。當然你不能有想法的時候把它拍虛了。所以我也在慢慢學習技術。我這次很後悔沒帶相機過來,我以為只要一站就回劇組拍戲了,出來的時候什麼都沒帶。結果到拉薩我一下就懵了,那邊有很多可拍的東西。美事、美人,美妙的瞬間很重要,我最喜歡拍垃圾筒,拍一些環保的東西。

  愛情超甜蜜

  找到你愛的,就使勁愛吧!

  宣傳《甜蜜蜜》的時候,孫儷和鄧超一度非常“高調”,還成立了“甜蜜公社”。不知是不是對于這樣的宣傳策略不滿,此後兩人都很回避談起對方,又被媒體熱炒“分手”。日前兩人被媒體目擊攜手逛家具店,並被爆不久之後兩人將拍攝婚紗照,婚事有可能在年內完成。有消息稱,孫儷和鄧超的父母在兩人戀愛後曾多次催促他們結婚,如今兩人在亞運村買好新房和車子,這也預示著好事臨近。

  記者:你跟孫儷合作挺多的,你覺得她是什麼樣的演員?

  鄧超:她是非常優秀的演員,是那種感受型的演員。她就是一如假包換型的,很純淨、自然和很真實……這麼說有點誇她了。你知道,她不是學這個專業的,她也常跟我開玩笑,說自己是業余大學畢業生。

  記者:最近有傳聞說你們快結婚了,真實情況是怎樣的?

  鄧超:對于這些作品之外的泡沫,可能很有話題,很引人關注。這也是我作為演員無法規避的,沒權利抱怨。不過我要說的是,婚姻沒有第三方,只有自己知道。

  記者:你演的角色都挺專一的,生活中的愛情觀是什麼樣的?除了愛人,你覺得現實生活中需要紅顏知己嗎?

  鄧超:我希望愛情像固體,不要像液體。愛情應該是相濡以沫,從一而終的,找到你愛的,就使勁愛吧!我沒有紅顏知己,只有愛人。

  記者:很多陷入愛情中的人都會犯傻,你有沒有做過給孫儷寫情詩這樣的事情?

  鄧超:這個,這個還真不好說,你猜吧!

  記者:如果度蜜月,你們會選擇哪里?

  鄧超:這個還不一定,得考慮一下,其實只要是兩個人在一起,去哪兒都行。

  記者:你身邊的人說你很真,不會說一些虛話,但在娛樂圈里這方面很難避免,你是怎麼處理的呢?

  鄧超:我還是避免說假話,為什麼要說假話呢?我特別想說表演是我的工作,和記者是你們的工作一樣。我雖然在這個圈里,但不想被它圈住,其實這個圈可以叫“quan”,也可以說是“juan”。對我來說首先要明白自己要在里面做什麼,然後即使熱愛也要堅持自己的道德操守和底線來做這些事。我覺得人可以簡單一些,我能說就說,不能說就不說,會直接表明“對不起這個不能說”,真誠就好了,久而久之,大家就知道你是個什麼樣的人了。不能問的也就不會再問,這些問題也就會被自然規避掉。

  -記者手記

  這次做鄧超的專訪,是逮著他來廣州代言的機會,採訪過程頗費了一番周折。原本時間定在傍晚,經紀人說他的行程安排緊湊,採訪只能在他進行演出彩排的間歇進行。然而第一次約定的時間因為彩排問題而延遲,好不容易再次敲定時間,鄧超卻又被代言商臨時拉走,不得已又做了改動。如此反複了兩三回,當記者在電梯里見到鄧超時,原本的焦慮立馬變成驚詫:原來剛才在酒店大堂里晃動了幾回的那個白發潮人便是鄧超啊!

  到酒店時,門卡又出了問題,迫於時間不多,採訪就在酒店走廊里直接開始。記者一拋出問題,鄧超便很快地進入狀態。他很願意談自己的戲,也很配合攝影師的拍照要求。當年歷史劇《少年天子》熱播時,很多女孩子把它都當偶像劇看,因為喜歡鄧超在那部劇里所扮演的順治皇帝,說他的笑容里有一股孩子氣的可愛,嘴角一翹,便勾人魂魄。很容易與鄧超相談甚歡,他的招牌笑容不時顯露在臉上,絲毫沒有初次見面的生疏感。說到新劇《軍醫》的拍攝過程,鄧超撩起長褲褲角,指著皮膚上的印痕說:“全是沙家濱的蚊子吃的,很難消下去”。

  大部分內容都在談戲,但在他面前怎能繞過孫儷。記者特別留意了他的表情:每每提及女友,鄧超臉上或沉靜或嬉笑的表情總會瞬時柔和下來,有時甚至還會蕩起幾分無法抑制的甜蜜。

  鄧超“私語詞典”

  名詞───

  愛情:如果你每天和一個人這樣瑣碎地生活也是你願意的,這就是愛情。

  皇帝:男人應該演皇帝,那種君臨天下的感覺確實不一樣。有的演員對演皇帝比較慎重,說照迷信的說法,沒有那種命,演皇帝會折壽。折壽就折壽吧!

  音樂:我覺得,沒有音樂我會死掉。我是一個離不開音樂的人。

  合作對象:劉德華是一個很照顧我們的大哥,是行業中的一個模範,不管是演藝道路上的執著和鍥而不舍,還是生活中的善意,都是我們年輕一輩應該學習的。

  李小冉我是怎麼看她都想笑。她演的角色好像都弱弱的,很委婉,但私底下完全不是這樣,完全是假象。她就像男孩子一樣大大咧咧的,愛吃愛睡愛打游戲機,還滿嘴跑火車。我覺得她是很爽的那種女人,說大實話,很適合做朋友。

  馮小剛導演是一個特別要求完美的人,創作上特別謹慎。有一次好像因為燈光沒有調配好,加上他身體又不好,竟然在看回放的時候太激動而暈倒了。

  動詞───

  旅行:每次去的地方都不一樣,休假勝地的話,新西蘭是個不錯的地方。國內也有很多好看的美景,有很多地方可以稱之為勝地,比如雲南麗江。

  做慈善:最近在號召關注貧困老師。我上次看CCTV新聞台報導的紅十字基金會的一個活動,背景音樂是莫扎特的《安魂曲》,內容跟災區教師有關,我當時就被他們的事跡感動了。他們一個禮拜有三到四天要接受各方的來賓,那真正上課的時間有多少呢?他們要管所教的孩子,但他們自己的孩子沒人管。他們有的在災難里也失去了孩子,也失去了親人。有這麼一件事情,就是有單位組織汶川中學的老師去一個瀑布邊玩,當時有一個中年老師站在那兒半天,然後說“我想跳下去”。他們的工資很底,只有550塊錢。接下來,我會找一個專業的團體讓他們來做這件事,因為不可能讓大家把錢捐到我這兒來。

  本報記者陳祥蕉

  實習生王麗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