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志書味圖片論壇

鄧超《狄仁傑》中白發飄飄 默認與孫儷將結婚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5月17日 08:24 北京新浪網




鄧超:我是一個插滿鮮花的花瓶
鄧超:我是一個插滿鮮花的花瓶

  ■新快報記者 曾樂 攝影 龔吉林

  我前年曾專訪過鄧超,那時他還沒主演馮小剛的《集結號》、張紀中的《倚天屠龍記》以及徐克的《狄仁傑》。印象中的他,大概是內地小生中最親和最陽光的一個。忽而,最近紛紛傳聞,鄧超喜好擺架子耍大牌不接受採訪,即使接受採訪也仿如神游一般,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此番鄧超抵穗再做他的專訪,我心中一直存疑,難道鄧超也是人紅即驕?只是,在接下來的將近兩個小時的聊天中,感覺鄧超其實還是那麼親和,依然保持著某種程度上的坦誠。不過今天侃侃而談的他,底氣更足了。他笑說,自己是精神偶像派,是一個“插滿鮮花的花瓶”。

  關于電影《狄仁傑》:

  “白發佩劍造型最奇特”

  《狄仁傑》是徐克五年後回歸武俠電影的回歸之作,投資過億、班底豪華、造型奇特、場景繁多、話題不斷都是該片與眾不同的地方。此前,劉德華、李冰冰、劉嘉玲等主演的造型都被曝光了,而後來加盟的鄧超是什麼造型、什麼角色,卻始終處于高度的保密狀態中。

  專訪時,無論記者如何旁敲側擊,鄧超始終不肯透露太多。只是說,他這個角色佩劍方式與眾不同,不是傳統中的腰側佩劍,而是整把劍橫于腰前。鄧超說,徐克要求他的劍要真正成為他自己的,就像他現在拿手機一樣自然。因此為了練就這種“熟練”,鄧超成天在腰前橫著根木棍來練習這種獨特的佩劍方式。

  雖然當日鄧超戴著寬沿黑禮帽遮住大半個頭,不過他淺黃偏白的短發造型依然非常搶眼。記者追問此新造型是否是他在《狄仁傑》中的造型?鄧超表示,這個是基礎,不過需要接駁,片中真正的造型是白發長飄的,是片中最特別的造型之一,是徐克親自設計的。而為了達到這種效果,鄧超也犧牲不少,需要把原本一頭黑漆漆的頭發漂白,最終漂了兩天,褪色八次才達到徐克要求的完美效果。

  那鄧超演的是大俠還是大反派?由於角色尚處于保密階段,鄧超說可以肯定的是,他這個角色不是劉德華的隨從,跟劉德華和李冰冰的戲份一樣多,且這個角色顛覆了他以往所有演過的角色,“當初知道自己角色的時候,也超乎我想像之外。”他表示,目前已經進組拍攝了第一場戲,並且一上來便跟劉德華(狄仁傑)、李冰冰(上官婉儀)對戲。問及是否與李冰冰有感情戲,鄧超笑說,情感也是這個人物很重要的一點。

  鄧超還表示,這次的武戲對于他來說蠻輕松,因為拍完《倚天屠龍記》之後,他更有信心了,“我是一個挺拼的演員,不會怕這個那個的,我就把在片場吊威亞看作是在游樂場免費玩耍。我覺得換個角度想,很多事情會沒那麼辛苦。”

  關于《倚天屠龍記》:

  “努力使張無忌更像一個普通人”

  《倚天屠龍記》殺青已有段時間,不過關于鄧超版張無忌依然爭議多多,比如太黑太胖,造型也太邋遢似丐幫。對于前兩者,鄧超回應說:“大家太苛刻父母給的東西了。”不過對于外界指責造型似丐幫,鄧超說,張無忌為明教中人,明教里面的人都是特立獨行的人,不可能是幹幹淨淨的,反倒是自稱名門正派的六大派,穿衣打扮倒真正是幹幹淨淨。鄧超再次強調稱,雖然他沒看過別的版本,但他這個版本的張無忌,是最忠于原著的。他說自己是信佛的,因此也會將這種闡意付諸于張無忌這個形象上,“他很仁愛,愛朋友甚至愛敵人,他沒有郭靖大俠那樣很具民族情結,正如金庸本人所說,張無忌更像普通人,也像你身邊的一個朋友,我的演繹也盡量往這點靠。”鄧超表示,他心目中的張無忌有著滄桑的外表,心底卻像個孩子。

  張紀中曾公開表揚鄧超,說他是張版《倚天屠龍記》所有演員演得最好的一個。鄧超聽聞之後也蠻謙虛,大贊其他主演何琢言很認真和可愛,劉競演戲也很較真,至於安以軒則是一個很靈動的人,鬼點子最多,常常會想很多主意和方法。對于外界傳言他在《倚天屠龍記》中耍大牌不接受採訪,鄧超說,自己只是反感別人利用他的感情來炒作。

  關于其他電視劇:

  《甜蜜蜜》最靠近我”

  很多時候,明星人氣走俏之後,往往傾向于發展大銀幕,而甚少再回歸電視小熒屏。從電影《集結號》、《李米的猜想》再到《狄仁傑》,靠電視起家的鄧超,似乎也越來越有此傾向。不過鄧超說,他覺得兩者並不衝突,他也不會放棄拍電視劇,電視劇和電影之于他“就像有時要喝喝咖啡,有時要喝喝茶吧”。

  鄧超主演的很多電視劇也在熱播中,《艱難愛情》、《人間情緣》和《軍醫》。在這麼多戲里,鄧超說自己比較喜歡《軍醫》。《軍醫》里鄧超塑造了一個絕版好男人“五哥”,這個一直不願意拿槍只願意拿手術刀的軍醫,最終還是走向了戰場。鄧超表示,自己喜歡這部戲,是因為“五哥”這個角色表演起來讓人覺得很愉悅,而且在這部戲里面,他做了很多之前沒有做過的嘗試:他是一個孤兒,說話聲音很響卻很儒雅,更特別的一個場面是,“五哥”在戰場上聽著留聲機播放的音樂做手術,這一舉止被很多人視作神經失常,不過他卻沉浸其中。

  從《幸福像花兒一樣》到《甜蜜蜜》、《艱難愛情》、《人間情緣》和《軍醫》,這其中有個共同點,那就是,鄧超扮演的角色,對待感情十分專一,認准了一個人便愛到底,也就是他這種堪稱癡情的形象,征服了不少女性觀眾。記者問鄧超,這些角色哪個更靠近他?哪個是他最本色出演的?鄧超是這樣回答的,“《幸福像花兒一樣》是以杜鵑(孫儷)為主,《甜蜜蜜》是王宛平老師專為我這個角色而寫,也不知道王宛平老師是不時根據她印象中的我來寫的。我覺得自己跟雷雷有很多相像的地方,比如對愛情的態度和處理問題的方式。”

  關于其他合作花旦:

  李冰冰“自來熟”李小冉“很哥們”

  鄧超跟內地當紅花旦合作過,諸如範冰冰、李冰冰、孫儷、李小冉等。那麼在這位小生心目中,她們又是怎樣的呢?鄧超說,與範冰冰合作了《人間情緣》,不過這次範冰冰的角色不再是妖嬈的美女,而是蠻樸素的,“她演技不錯。有自己的見解吧。本來她劇中的角色比較小鳥依人的,她後來會把她詮釋得比較強勢一點。她好像挺忙的。可能那時她在忙自己的工作室吧。”

  說到兩度合作演情人的李小冉,鄧超馬上咧開嘴大笑,稱和李小冉是挺好的朋友,大大咧咧就像哥們一樣。然後他忍不住歷數李小冉的種種“罪狀”,他說:“她愛吃,還特能吃,經常一群人出去吃面,李小冉吃了自己的那份還不算,每個人碗里的她都得嘗嘗味道,到最後我們發現一頓下來,她一個人吃的比我們這些大老爺們還多,這才真是恐怖。”鄧超還爆料李小冉特別愛睡覺,平時生活也特寫意,時刻記得吃東西,時不時就是“我的下午茶時間到了”,不僅如此,李小冉還喜歡玩游戲,在游戲里忙著做飯什麼的忙得不亦樂乎,說著說著,鄧超把自己給逗樂了。

  至於說到在《狄仁傑》首次合作的李冰冰,鄧超表示對她印象挺好,覺得她是個很努力的演員,“我們感覺一上來就蠻熟悉的了,現在了解不深,這部戲之後可能會了解多些。”最後,應記者之邀,鄧超少不了點評女友孫儷一番,“我們合作得很好。”會不會公私不分?鄧超哈哈大笑,“《幸福像花兒一樣》的時候很公的好不好!(那《甜蜜蜜》?)我覺得《甜蜜蜜》是上天送給我們的禮物,我們都很懷念,也很回味當時快樂的感受。”鄧超稱贊孫儷是非常優秀的演員,是那種感受型的演員,“她就是一如假包換型的,很純淨、自然和很真實……這麼說有點誇她了。你知道,她不是學這個專業的,她也常跟我開玩笑,說自己是業余大學畢業生。”記者問當初孫儷是不是憑借這種真實打動了他的心?鄧超笑而不答,他說:“這個跟工作評價無關。”

  關于孫儷:

  “我沒有紅顏知己,只有愛人”

  最近關于鄧超和孫儷感情的新聞可謂層出不窮,一會說感情轉淡分手了,一會又說第三者安以軒插足導致感情破裂,而關于兩人感情最新的消息是兩人已經和好如初。據說雙方父母已有了逼婚的旨意,兩人正在准備拍攝婚紗照,孫儷也開始以“老公”來稱呼鄧超。記者問鄧超,兩人目前真實的狀況是怎樣,是否已有結婚的打算?鄧超說:“對于這些藝術作品之外的泡沫,可能很有話題,很引人關注。這也是我作為演員無法規避的,沒權利抱怨。不過我要說的是婚姻沒有第三方,只有自己知道。”記者繼續追問近來的結婚傳聞是否屬實,鄧超笑了,他說:“其實我也是一個普通人。”潛台詞似乎是默認多於否認。

  鄧超說,自己之前很多電視劇里的角色愛情觀都是很專一。現實生活中的他對這種愛情觀也很認同,“我一直都說,希望愛情像固體,不要像液體。愛情應該是相濡以沫,從一而終的,找到你愛的,就使勁愛吧。”問他是否有對孫儷之外的其他女孩心動過?是否也有自己的紅顏知己,鄧超再次表忠心,“我沒有紅顏知己,只有愛人。”

  在說到之前坊間傳言,鄧超借孫儷上位而走紅,問鄧超怎麼看?他說:“我不大看網上新聞,只看賽事報導什麼的。而且整天活在別人的口舌當中,還怎麼活啊?應該腳踏實地地向美好生活靠近。”

  對於此前孫儷在《楊瀾訪談》中談及大家都以為她和鄧超相處,她比較強勢,事實上鄧超才是那只“強悍的羊”。部分觀眾也認為,鄧超蠻多角色都比較大男人主義,鄧超似乎也是本色出演這些角色,那麼現實中的鄧超,是新好男人還是大男人主義?記者向鄧超求証,鄧超反問記者,“你認為呢?”他只承認自己是愛開玩笑,比較隨意的人,希望在保護自己的情況下以最大的坦誠來對待別人。他說,其實他私下和公開的形象都比較統一,“很多事情現在想通了,覺得面具不太重要,重要的是行事的方式,彼此能有起碼的尊重。”

  另外,有意思的是,人稱演技好的鄧超卻爆料稱,每次玩殺人游戲時,總會在第一時間給人認出來,“生活中我不會演,一激動就說真話。”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