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中國新聞財經娛樂奧運移民雜志書籍圖片論壇

劉德華曾因楊麗娟看心理醫生 夢想當導演(組圖)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1月16日 03:49 北京新浪網






  《投名狀》(blog)正雄踞賀歲國產片票房之首。劉德華( 聽歌)香港16場演唱會剛剛落幕慶功。從1997年開始,勞模劉德華終于笑到了最後,他被香港電影協會評為香港10年最賣座的影星。2008年,劉德華決定給自己放個假,1月6日開始,長達2個月,去希臘度假。等他歸來,4月,他主演的《三國志見龍卸甲》將在全亞洲公映。在接受楊瀾(blog)採訪時,“勞模”劉德華透露,因為楊麗娟事件,他自己曾去看過心理醫生。

  當年,四大天王中,張學友(聽歌)有歌技,郭富城(聽歌)有舞技,黎明(聽歌)有型,唯劉德華處境尷尬,色藝平平。20多年後,天王老去,在名利場上愈戰愈勇的還是劉德華。

  2007年底來上海,劉德華穿著黑襯衫,英姿勃發。身邊還有兩大男星李連杰( blog)、金城武( 聽歌)陪伴,論高度、論功夫,劉德華都不占優勢,但他夠專業,他懂得如何在眾星中凸現自己的個性。

  接受採訪時,劉德華發了點人來瘋,嬉笑怒罵怨都搬上台面。他說,10年前的劉德華就是二虎,把兄弟情看得比命重,如今他不會那麼傻。他說知道自己的局限性,就是不怎麼會演戲。他甚至說,導演陳可辛其實更愛金城武。

  “有的人天生就是神秘的,我天生就是公開的,喜歡在田里跑。”對著一圈記者說這句話時,劉德華臉上挂著職業微笑,他已經習慣了公開化、大眾化的生活。

  出道26年,劉德華拍下120多部電影,出過60多張專輯。今年初,他憑借《門徒》、《投名狀》和《兄弟》三片全部入圍十大賣座電影,劉德華被香港電影協會評為2007年港產片的賣座王。香港電影雜誌對1997至2007年的香港電影票房統計,劉德華共獲5.7億港元票房收益,力壓梁朝偉( 聽歌)、成龍( 聽歌 blog),成為香港10年最賣座男星。

  對於自己的賣座能力,劉德華一點不含糊。每年幾十部電影找上門,究竟多少讓他負責票房的,他心知肚明。“我知道他們看中我什麼,我也不會那麼傻,要從中間找對自己有挑戰的,不是傻乎乎只幫助人家的票房”。

  平民出身,和梁朝偉同期無線訓練班畢業,劉德華只讀過國中。因為出道鮮有負面新聞,一直保持勤奮、積極向上的姿態,當老板、做演員、唱歌、做監制,他成了“香港精神”在香港演藝圈的化身。在《金雞2()》里,劉德華曾經被導演戲謔為香港的“劉特首”,眾星皆歡欣鼓舞,如果換其他人,未必能壓得住這個只有1分鐘一臉正氣的“特首”戲。

  現在,劉德華住加多利山上。小時候,他家就在山腳附近,每天仰看這個以前李小龍許冠傑(聽歌)等巨星住的地方,當時劉德華就發誓:有朝一日我要住在這個山坡上。現在他終于如願以償了,擁有自己的別墅,門前是英國公寓式的走廊和花草,山坡下有個停車場。

  和劉德華同住這片連排別墅的有陳可辛和吳君如夫婦。但是,兩家聯繫卻並不多。《投名狀》之前,陳可辛從不找劉德華拍戲,他曾經在劉德華的公司打過工。劉德華自己投資拍片,也找過陳可辛回來拍戲,但是被拒絕了。於是劉德華認定,“他不喜歡我”。演藝圈的人最怕和熟人客套寒暄,平常碰到了,會在車里互相打個招呼。而劉德華不同,遇到陳可辛的父母,也一定會停車,走下來問候對方。

  但是,大眾偶像劉德華照舊不能討所有人喜歡。“我知道有人不喜歡我,我覺得這輩子他們都不會找我拍戲,覺得我演技爛,不會演戲”。劉德華說這話是指陳可辛,以及像他這樣有文藝氣質的香港電影導演。

  當陳可辛找到劉德華拍《投名狀》時,調侃地問:“這幾年,你吃錯什麼藥了,居然會演戲了?”劉德華不依不饒地回敬了一句:“這幾年,你吃錯什麼藥了,居然學會找演員拍戲了?”劉德華被陳可辛比做“麥當勞”。

  吃的人多,大眾化、太大眾化,能讓吃過的人都上癮。“他用20多年時間,把所有不相信、不喜歡他的人都說服了。用的就是他固定的模式,一部戲接一部戲地拍,越做越好。不是用功,而是堅持”。

  被陳可辛點穿的,恰恰是劉德華多年來在娛樂圈獲勝的哲學。演而優則歌,當年對劉德華的嗓音條件,批評聲漫天飛舞。劉德華介意,但不痛苦。他要做的是:“人家說不好,好啊,再唱啊,沒關係,再唱啊。你不愛我,好,沒關係,我唱到你愛我為止。”

  至今,劉德華還保持著高頻曝光率。他開玩笑說,學不會梁朝偉、金城武的神秘,劉德華有空就去打保齡球。幾百人圍著,都是時下青年,他會客氣地自己先打完球,再留幾分鐘給影迷拍照、簽名,“這不影響我打球的興致,如果這些小青年都不喜歡我了,我就該收工了”。

  堅持到最後,他就是勝利者。就像陳可辛導演對記者所說,“一件事情一直做,還做得不錯,就會變成標準。劉德華現在就是標準”。

  Y=楊瀾

  L=劉德華

  “因為過去市場很亂,也不知道什麼叫爛片”

  Y:很多人幫你數,你已經拍了100多部電影、出了60幾張專輯。為什麼會一個人這樣幾十年持續不斷地工作下來?

  L:也沒有想過會拍那麼多,我真的也常常不知道為什麼。唱歌是我的一種興趣,現在市場可能已經沒有以前好,但我還是差不多一年兩年會有一張專輯。電影一年一部,或者兩年三部這樣,也不是很多,以前更多。為什麼(以前)接那麼多戲,是因為周潤發( 聽歌)的啟發。我問他,你為什麼會拍那麼多的戲。他說,我也不知道,因為現在市場很亂,也不知道什麼叫爛,不知道什麼叫好。按照我們以前的能力,根本分不出哪一部是好的電影,哪一部是壞片,所以有活都接。不接的話,萬一不接的那個是好片,跑到別人手上就不行。

  Y:你會覺得自己是一個缺乏安全感的人嗎?很多年前,我訪問過英特公司,公司老板說只有那種很沒有安全感的人,才能夠生存下來。因為他沒有安全感,所以他會努力拼命地去做,抓住每一個機會。你覺得在你這麼多年演藝生涯中有不安全的因素嗎?

  L:香港有一個交響樂團,每一次表演,他們的規矩是只排練20個小時。我到現在還不敢這麼做,因為我覺得我需要排到我完全有把握,可能我練20個小時也可以,但我不能確定。到現在我也不敢。我沒什麼安全感,上台之前,我會怕。

  Y:你最緊張的一次演唱是什麼時候?

  L:最緊張的應該是第一次在香港開演唱會。心裡真的沒有底,沒有底。

  Y:緊張到什麼程度呢?

  L:會抖,唱歌會抖。當沒有準備好,站在舞台上,我就不能掌控自己,就會緊張。有一次頒獎典禮,我有兩首歌都入圍,我去問公司應該是哪一首歌會入圍。因為大概都只有一首(能入圍),比如說有《今天》和《甘心》。所有人都跟我說,一定是《今天》。結果我就沒有背那個《甘心》的歌詞。

  Y:後來呢?

  L:後來,在現場我坐在那里,大家宣布,劉德華今年的金曲是《甘心》,我坐在那里(就想),我可以不上去嗎?

  Y:但你必須得上去?

  L:對。然後我上去唱歌。我閉上眼睛,手一直在這樣發抖。

  Y:你在北京的演唱會很成功,我也去現場看了。你還是那麼有活力,作為你同齡人,我非常地羨慕你,有沒有擔心自己變老?

  L:變老一定會,我現在已經沒有以前那麼擔心了。因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工作,我的工作除了表演,體能、健康也需要。不管你平常唱得多好,只要你體能往下,就唱不上去。所以,為了工作,我就要不停地運動。

  剛踏入演藝圈,就是那個笨小孩

  Y:這些年,你有好多你自己唱的歌曲,很像在描述自己的成長經歷。《笨小孩》、《十七歲》、《今天》等等,你是不是現在經常會想到過去自己走過的這些道路,有一些感慨?

  L:對啊,《十七歲》就是希望跟大家分享從17歲踏入演藝圈到現在的歷程。《笨小孩》其實在說我自己踏入這個演藝圈,發現自己就像一個笨小孩,也不知道這個世界會怎麼樣,然後一步一步走到現在,走到今天。我覺得只要肯付出,上天不會虧待你。《今天》是我很早以前的歌,我那時唱歌完全沒有感覺。到今天,我真的才知道。

  Y:才有感覺?

  L:那首歌給了我很大的力量。我覺得那首歌寫得太好了。

  Y:很多年輕演員很鬱悶,現在只能在劇組跑龍套,被人家像挑大白菜一樣挑來挑去,找不到出路。你當時有沒有這樣的絕望?

  L:機會不一定是三五天就出現的。我記得我在香港已經是差不多最紅的演員時,一次,去美國拍戲,還是需要在那里等,一等就一個禮拜,結果還是輸,還是回來香港。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有機會,最重要是你能不能夠承受那種壓力。

  Y:前幾年你演天下無賊()》時,陳可辛就說,覺得你很像大陸演員了,你自己的感覺呢?

  L:我也不知道。他們找我的時候,跟他們溝通了很久,才會接那個戲。

  Y:馮小剛拍的是北京味的那種幽默,你剛剛跟他合作的時候,一下子會熟悉嗎?

  L:我一路下來,其實都在看他很早很早以前的那些電影。

  Y:喜劇片?

  L:對,從《一聲嘆息》一直看到現在的電影。我對他的東西很熟悉,也感覺到那種幽默。

  Y:你怎樣讓自己的語言更像一個大陸人?

  L:我從開始的時候,只要時間多一點,我就跟他們聊天。拍戲的時候,很多臨時演員坐在那邊,我都會跑過去跟他們聊,然後琢磨他們講話的那種語氣。

  “最大夢想是自己當導演”

  Y:你辛苦靠演戲掙來的錢,貼給其他導演,會不會有一點點心痛?

  L:錢放在那里沒用的,你要用才是你的錢。從1994、1995年開始,一路下來,我投資了一些好電影,也有不好的,有些我投了(錢),大家根本沒看到。有這些機會給他們,導演願意去嘗試,但不一定去嘗試就成功。

  Y:為什麼不自己去做導演呢?很多演員後來都去做導演。

  L:我有這個夢想。

  Y:聽說你最早出道時,是想自己做導演?

  L:我本來參加的是導演訓練班。結果三五個月之後,我們訓練班的老師說,你可以當演員。

  Y:既然有這樣的夢想,為什麼不找機會把它實現呢?現在,你要劇本有劇本,要班底有班底,要錢有錢。

  L:我到現在還沒有想出一個我拍出來會比其他導演好的劇本。你還年輕的時候,老是覺得自己很厲害。自己還沒唱歌,就覺得唱歌比帕瓦羅蒂還厲害。唱歌之後發現,原來那麼多人會唱歌。拍戲之後,就發現其實有很多導演,他們都會比你好。

  Y:是有點怕了。要做一定要做到最好。

  L:對,還是有這個夢想,還是希望有機會當導演,但我到現在還沒有找到一個機會。我認為,我一定有機會。

  Y:在普通人眼里,你現在要什麼都有什麼,你還有什麼渴望嗎?

  L:我覺得沒有一個人可以這樣說。不是你要什麼就有什麼,這個是不可能的。你不能慢下來,你腳步一定要快。

  Y:要再快下去?

  L:不是。你要和世界是同一節奏。不然的話,你可能就慢了,然後地球比你快,別人比你快,如果你比地球慢,你總會走到冷的地方。

  “為了楊麗娟的事情,我也看過心理醫生”

  Y:楊麗娟的事情對你產生一種困擾嗎?

  L:一定有。

  Y:你會問自己說,我是不是真的做錯什麼?

  L:我不知道,我根本沒辦法。其實因為這個,我也去看心理醫生。

  Y:你也去看醫生?

  L:很多很多不同的歌迷,不僅是她,還有人跑出來做同樣的事。

  Y:我想,做一個完人,是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L:我想跟大家說,在這個世界上,很多人都可能面對這一種困境。我覺得,不因為我是名人才會碰到,每一個人都會碰到。

  Y:在辦公室里,很多女孩子一起聊,說當劉德華的女友,或太太,會覺得很委屈。她們指你不能對外給對方一個名分。你會不會覺得對這個女人是不公平的?

  L:如果要當我的另外一半的話,要清楚,跟我結婚,跟我生小孩之後,要面對那個圈。有中國人的地方,你就面對。

  Y:你是覺得說出來後,壓力對她可能更大,或者是另外一種壓力?

  L:對。這不是說,老公每天在外面跟人家抱,跟人家親。不是那個問題。如果真的她要面對公眾,我會盡我的能力,我可以犧牲自己的生命去保護她。但是,我不希望她因為面對公眾,身體或心靈上受傷。

  Y:從某種程度來說,你對外界保存一種模糊的狀態,是為了保護她?

  L:現在為什麼那麼模糊?我覺得所有媒體是在為我幫她隱瞞。真的,幫她做到一個很模糊的狀態。

  Y:因為你老爸也已經對外說了嗎?

  L:說什麼?

  Y:你老爸說,希望兒子早點結婚,生孩子。

  L:當然了,在我18歲時,他就已經說了。

  Y:人到40多歲,他會想這一輩子自己到底要什麼。這兩年,你在心態上有所變化嗎?

  L:變了很多年,我需要一個自己的家,除了爸爸、媽媽以外,我也希望自己當爸爸。這種感覺其實很久了,真的,不知道未來怎麼樣。我會盡能力讓我老婆幸福,讓我以後的兒子幸福。文/李俊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