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志書味圖片論壇

口述:我最好朋友的丈夫強暴了我

http://news.sina.com 2008年11月30日 19:50 北京新浪網

  傾訴人物:肖娟(化名)

  肖娟的樣子看起來有些憔悴,她說她面臨的是一個痛苦的未來,但在這之前,一切都不應該是這樣的。

  生活曾讓我感到滿足

  朋友們都知道我有一手很好的裁縫手藝,這也是我生存的資本。我有一間自己的服裝店,每天的工作就是為別人做出適合他們的衣服,這個過程對我來說是快樂的。

  我最好的朋友就是程琳(化名),她與我是自從會走路起就在一起玩兒的好伙伴,只有她願意與我同甘共苦,多年的感情讓我和她之間幾乎沒有任何秘密。可能我們相處的時間遠遠超過了與各自丈夫一起生活的時間,所以,我們之間的友情並未隨著我們各自嫁人而發生任何改變。

  在程琳與她現在的先生王冠(化名)結婚半年之後,我也嫁給了我現在的丈夫。雖然他只是個單憑力氣掙錢的粗人,但他卻是個非常負責任的丈夫,我一直感謝上天賜予了我最好的丈夫,即使他沒錢,我依然願意在下輩子仍做他的妻子。

  婚後,我和程琳仍然保持著很好的關系,我的丈夫也和王冠成了朋友,原本只屬于兩個人的心無芥蒂如今已變成了屬于四個人的深厚感情。

  每次想起我擁有的這些,我都會幸福地笑出聲來。我擁有最好的丈夫,還擁有這麼好的朋友,這些對我來說已經是最滿足的了。可能人的一生擁有錢是最根本的,但能有一個稱心如意的丈夫和一個肯與你同甘共苦的朋友,不也是最大的財富嗎?

  惡魔竟然是我最好朋友的丈夫

  一天清晨6點,我和丈夫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驚醒,還沒睡醒的我揉著眼睛拿起電話,當時我並不知道,這個看似平常的電話竟然改變了後來的很多事情。

  “喂!嫂子,我是王冠,後天我要參加朋友的婚禮,需要做條褲子,你能幫我嗎?”看在好友的面子上,我當然不能拒絕,“好吧,什麼時候?”“我只有今天上午休息,你現在來我家幫我裁,可以嗎?”王冠的言語看似客氣,但語氣卻完全不像是在跟我商量,反倒帶有某種強迫的意味。

  放下電話後我覺得很奇怪,這種事情他為什麼不讓程琳跟我說呢?再說這個電話似乎打得也太早了點兒吧。可當我把這些疑惑告訴丈夫的時候,丈夫卻打消了我懷疑的念頭:“大家都是朋友,這種小事兒咱不能拒絕,我送你去!”丈夫篤定的樣子讓我的疑惑在瞬間煙消雲散,的確,我本來就沒必要這樣多疑,這麼多年的朋友了,哪有不幫的道理?想到這兒,我攔住了正在下床的丈夫,看著他滿是疲憊的臉,再看著他擔心我的樣子,我在心裡再一次對自己說:“我愛這個男人!”別讓愛我的男人擔心了,也別勞累他了,我還是自己去吧。

  可儘管如此,我的心裡還是覺得不踏實,於是我把電話打給程琳,希望能從她那里得到答案。程琳當時正在上班的路上,當我把這件事情告訴她的時候,話筒里猛地傳來了她那一貫的爽朗笑聲:“別發神經了,你以為王冠是流氓啊?哈哈……”她的笑聲感染了我,此時的電話里只剩下了兩個女人開心的笑聲。我邊笑邊責備自己,和程琳已經是這麼多年的朋友了,如今我竟然懷疑起好友的丈夫來,這不等於是褻瀆了我們之間純淨的友情嗎?“胡鬧!淨瞎想!”一路上我不斷地埋怨著自己。

 [1] [2] [下一頁]

  • 我最好朋友的丈夫強暴了我
  • 我最好朋友的丈夫強暴了我(2)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