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財經娛樂奧運移民雜志書籍圖片論壇

貧困地區寄宿制學校經費不足 學生處境堪憂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9月02日 17:26 鳳凰衛視

  學生營養不良、單親家庭多、運轉經費不足、教師收入低

  新學年開始的這一刻,我的心飛向了黃河東岸的寄宿制學校──山西臨縣磧口鎮的高家塔小學。

  因為牽掛。

  6月下旬,應中國計算機學會秘書長杜子德的邀請,我曾和YOCSFE(青年計算機論壇)的新一任主席、北航計算機學院教授陳小武、西普陽光公司總經理王建四人一同開車去過位於黃河邊上的這所寄宿制學校。從此以後,這所學校的孩子和老師就成了我心中放不下的牽掛。

  從2001年開始,中國計算機學會到山西呂梁地區開展教育扶貧已經是第八個年頭了,志願者們曾通過個人捐資的方式在中陽縣賀家嶺村蓋起了一所希望小學。在國家對農村實行免費義務教育以後,扶貧團又把目光投向寄宿制學校和農村師資問題。今年兩會期間,一份由學會對此問題進行專門調查後撰寫的提案遞交到人大。

  6月22日那天──一個週日的早晨,順著新修的沿黃公路,我們來到了黃河邊上的高家塔小學。學校西邊的不遠處,就是毛主席當年東渡黃河的上岸渡口。如今河中已看不到渡船、艄公的蹤影,惟見渾黃的河水晝夜不停地靜靜東流。

  大約8點來鐘,太陽高照,正是學校開早飯的時候。我們看到,男女學生每人手持一個比自己臉盤兒還要大的飯碗排隊打飯。他們先在廚房內用碗接過大師傅撈出的熱面條,再到操場上讓炊事員阿姨澆上一大勺土豆青椒,然後或集體圍成一圈蹲在牆根下、或三三兩兩坐在樓梯的台階上稀里嘩啦地吃起來。

  看上去,每個孩子的飯量都大得驚人,超過城市同齡人的正常食量。但是,他們中間卻沒有一個肥胖兒。和他們的祖祖輩輩一樣,這里的孩子每天還是只吃兩頓飯:晨讀後一頓,下午一頓。

  食堂門口張貼著一張學生的食譜,每十天中,有兩頓豬肉菜和一次肉包子,其余時間當家的主要食物是“老三樣”:土豆、粉條和豆腐。不少孩子的臉上長著大大小小癬一樣的白斑。據營養學會的工作人員說,這是營養不足、缺乏某些維生素的典型症狀。所幸的是中國營養學會的一個課題組正在這里做一項雞蛋對青少年體質影響的比較試驗,有課題經費的支持,這個學校的學生每人每天可以免費吃一個雞蛋,這對他們的基礎營養多少是個補充。

  據薛校長介紹,高家塔寄宿制小學前身是一所希望小學,該校是TCL集團2004年通過中國青基會捐款25萬元,臨縣出資20萬元共同修建的,並于2007年以高分通過了呂梁地區的合格驗收。目前全校在校學生208人,129人在這兒寄宿。學校教職員工共15人,其中6名年輕教師是臨縣去年面向全省招聘時從3000多人中選拔出來的,個個都非常優秀。

  學校的硬件設施已經相當不錯了。平整的操場兩旁,左邊是一棟兩層的教學樓,教室寬敞明亮,桌椅板凳齊全;右邊一排窯洞平房,是教師辦公室和寄宿學生的寢室。宿舍內一張張雙層鐵床並排而立,鋪著統一的床單、枕巾,臉盆依牆擺放著,乾淨整潔,如同部隊營房的標準。

  學生們也用好奇的眼光打量著我們這些陌生人。在圍觀的學生中,我們注意到一個個子修長、模樣漂亮的女孩子。同學介紹,她叫馬連娥,今年11歲,因為父母離異,無人照管,目前借住在姐夫的父母家。

  這時,一個年齡顯得更小的女孩子靠近我身邊突然拽住我的手,附在我的耳邊輕輕地說,“阿姨,我告訴你,我們這兒單親家庭的孩子是很多的。我也是!我媽媽扔下我和我爸爸,跟別人走了。”

  不知是不是我投向她的憐愛眼光起了作用,她非常信任地小聲告訴我一個秘密:“今年春節的時候,我在路上碰見我姥爺了,他給了我20元。我沒要,退還給他了。”

  “為什麼要這樣呢?”我問。

  “因為我恨他們!”10歲女孩嘴里說出的這句話,讓我深感震驚。

  據學校介紹,在農村,因為貧困而離婚、因外出打工導致婚變而造成單親家庭的數量不少,這部分家庭的孩子成為貧困生的主體,人數比例已經超過了10%。高家塔小學提供的一份貧困生花名冊顯示:22個孩子中,除3個學生的父母是殘疾人外,其余全部來自單親家庭,還有一個孤兒。他們中最大的13歲,最小的只有8歲。這部分孩子的生存狀況以及可能產生的心理問題是最令人擔憂的。

  寄宿制學校運轉情況如何,目前還有哪些具體困難?

  “最大的困難還是運轉經費不足。”校長坐在他那間窯洞辦公室里,把賬算給我們聽。

  “自從國家實行義務教育以後,學校不允許自己收取學雜費了。按照規定,每個學生生均公用經費是350元,學校一年的全部經費差不多7萬元,但是維持運轉還是相當困難的。一方面編制不足,後勤食堂的雜工要花錢雇人;另一方面物價上漲太快,就拿煤這一項來說,我們這個地方冬天冷,一年有4個月需要取暖,全校總共有20個爐子。雖然山西產煤,可是煤價太高,我們根本燒不起。蔬菜也不便宜,連豆腐也要兩塊多錢一斤。”

  據了解,學校辦公室唯一的一台電腦,也由於支付每年1200元的寬帶費有困難,只能當成打字機使用。

  師資也是一個不能忽視的問題。

  在農村寄宿制學校工作的老師是非常辛苦的。他們工作量大,一周30多節課,常常是每天早晨6點起床,一直要忙到晚上10點多才能休息。老師是配齊了,但老師的工資總是不能及時發放。老師們反映,每月僅600元的工資,還不能按月拿到手。去年9月參加工作的人,半年的工資一直拖到今年春節才集中發放了一次。從今年春季開學時至6月底,一直也沒有得到領工資的消息。

  “我們靠啥活呀?!”那些苦惱萬分的教師望著我們不解地問。

  是啊,如果連老師基本的生活費都難以保証,他們還怎麼能夠堅守在這里看護這些孩子呢?我的心,不由地又一陣揪緊起來。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