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財經娛樂奧運移民雜志書籍圖片論壇

大躍進五十周年:奧地利專家溯源探流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9月04日 03:00 德國之聲中文網

  找到維也納大學中國問題專家文浩(Felix Wemheuer)先生時,正是他前往美國哈佛大學從事一年研究前在維也納的最後一天。他的研究課題是社會主義國家大飢荒比較。中國的“三年自然災害”是其中第四次。文浩先生曾多次深入中國農村,採訪了許多人,寫出了關于中國大躍進和大飢荒的專著和論文。值此大躍進五十周年之際,德國之聲記者向他提出了一系列問題。

  德國之聲:文浩先生,您能否簡單敘述一下大躍進和三年自然災害的過程?

  

  文浩:1957年,毛澤東到莫斯科去,在那里的一個講話里宣布,中國要在15年內在鋼產量上超過英國。這實際上是大躍進的開端。這是一個巨大的經濟計劃,中國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躍進,要在經濟上和科學技術上與蘇聯和西方不相上下。大躍進的實際開端在日期上很難確定。這個過程實際上貫穿了全年,1958年8月開了著名的北戴河會議,決定建立人民公社,使大躍進的方案再次極端化。從那時開始,也實行起了鄉村里展開社會轉折的過程,個人的土地被收回,辦起了公共食堂,要取代家庭內的廚房,農民被作為一支巨大的勞動軍隊動員起來,進行煉鋼等大型的人民活動。

  德國之聲:您覺得什麼是大躍進的原因、動力,是毛澤東的雄心嗎?為什麼呢?

  

  文浩:我覺得這是毛澤東對從1957年開始的一個危機作出的答覆。1957年在一定程度上是中國不安定的一年,發生了大規模的罷工浪潮,尤其在上海。非集體化浪潮也是個危機,農民們一開始從集體中退出,出現了大規模退出合作社的浪潮,有一個省的農業機制在非集體化中整個崩潰了。還有知識分子巨大的不滿,他們在百花運動中發洩。然後發生了反右運動。我認為,毛澤東發起大躍進,是為了擺脫這個危機。他採取的辦法不是更溫和,返回原來狀態,而是向前躍進,跳出這個危機。此外,他越來越認為,中國必須從蘇聯的控制下擺脫出來,儘可能快地走一條自己的道路。這也是大躍進加速的因素。

  

Bildunterschrift: Großansicht des Bildes mit der Bildunterschrift:

  德國之聲:您在2005年在中國農村作了一次調查。那是怎麼一個過程呢?

  

  文浩:那是很有意思的。我在河南農村做了許多採訪。這個省受飢餓的影響非常嚴重。這場大飢荒1959年就繼大躍進之後開始了。那里的農民對這個大飢荒記憶猶新,當時他們受的是什麼樣的苦,在採訪中也敘述了很多故事,那時的人是怎麼偷東西的,試著吃一些通常不吃的東西,比如泥土,許多人逃離了家鄉,到山上組織了黑市,等等。這些記憶還都非常生動,因為飢餓是一種跟身體的受罪密切相關的事情,它印到了身體里面。這是人們無法忘記的。讓人驚訝的是,他們非常坦率地談飢荒。由於中國年輕人對這個題目一點都不感興趣,許多年紀大的人對有人願意聽他們講這些故事非常高興。

  德國之聲:為什麼年輕人對此不感興趣呢?他們感興趣的是什麼?

  

  文浩:我覺得,如果有人敘述說,那時我們沒東西吃,腿腫得很粗,大家都躺在地上動不了,差一點就餓死了,這些對年輕人來說太遙遠了。尤其是經濟改革開始後出生的一代人,他們根本沒有自己挨餓的經驗。他們的祖父母們對這些事情記得很清楚,50歲以上的都知道,在70年代的時候,雖然沒有飢荒,但商品短缺。孫子女這一代對這些一點都不知道了,這些故事沒有給他們傳遞下去。在有些採訪中,也很有意思,全家幾代人都坐在一個房間里,那些年輕人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事情。

  德國之聲:對大飢荒餓死多少人有各種版本的數字。您是怎麼對待這些數字的呢?

  

  文浩:數字的確認是很困難的。數字相當地政治化了。有各種各樣的數字,從1500萬到4500萬餓死者的版本都有。必須要說明,相關檔案至今沒有對外開放,大多數的數字是根據居民人口的統計數字做出的,在80年代的時候回頭倒算了一下,比如說,1960年時出生率大大低于正常水平,或者說應該活下來的人大大少于往年。但這些統計數字也不是很可靠的,因為在飢荒中,統計體系也在很大程度上崩潰了。在下面,人們也嘗試著對農民進行操作,誰少報死人,就可以得到死人本應得到的食品配給。因此,有關數字必須非常謹慎地對待。中國政府自己說這段時間失去了4000萬人口,這當然也包括沒能出生的人口,但其中一些本來是應該出生的,如果與年前的情況進行對比就可以看到這一點。這在中國各地的情況有很大的不同,在河南、安徽、四川死了很多人,還有新疆,東北,但在城市裡,比如上海和北京,死者就相對少了。我覺得,這件事的澄清,在未來幾代恐怕也不會做到。

  德國之聲:在您去過的村莊,死了多少人,或者百分之多少?

  

  文浩:這是很難說的。在危機的年頭,每個人都為自己的生存而鬥爭,不太清楚周圍發生的事情。村莊之間的情況也有很大差別,我到過的有的村莊,死人較少,但在其它村莊,在河南信陽地區,有的村莊餓死了一半的人。這是一個特殊地區,信陽,按官方的說法當時餓死的人就有100萬。由於那里情況特殊,1962年還派了解放軍到那個地區去,解除當地領導的權力。有意思的是,人們當時都聽說了在信陽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件事傳了開來。那里的人也有不少逃離的,我跟農民談過,有的一直逃到遙遠的青海省,逃到中國西部,在1962年大飢荒過去後他們才又返回家園。通過這種方式,當地的事情也在全國傳了開來。

  德國之聲:在中國這被稱為自然災害。這真的跟大躍進有關係嗎?為什麼這場災難會持續3年之久呢?

  

  文浩:這當然是有爭議的,1962年,劉少奇說"七分人禍,三分天災"。今天,中國的科研人員一致認為,這個災難主要不是天災造成的,主要是政策,一方面,太多糧食從各村莊上繳了,1960年,從農村抽走的糧食數量創造了以前沒有,後面也沒有過的紀錄,由於大煉鋼鐵也造成勞動力的缺乏,使莊稼不能及時收割。人們指出的第二個重要原因是建立公共食堂,一開始的時候浪費非常嚴重,家庭廚房的東西都交了出去。再就是中國在這段時間繼續向蘇聯出口糧食。這場災難並沒有真的持續了三年。在有些地區,飢荒從1959年開始了,在1960年達到高峰,1961年在一些地區已經走向尾聲。也可以說,飢荒是通過政治手段結束了的。1961年,中國不再是出口糧食,而是開始進口糧食,個人用地又允許了,私人的廚房恢復了,大食堂取消,大煉鋼鐵停止了。通過這些措施,人們得以在兩年內使情況穩定下來。而這些措施也曾經是許多人要求的。在1959年廬山會議上,造成了一種氣氛,任何批評都被譴責為左傾。出於這個原因,許多人不敢再發出聲音。有意思的是,在大城市裡,共產黨的統治仍然比較穩定,在北京、上海,從頭至尾有糧食供應。在河北征集了許多糧食,為了保証天津市的供給。那些來自農村的高級官員在這種情況下犧牲了農村,以求城市的穩定。

  1 / 2向前 Share this article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