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財經娛樂奧運移民雜志書籍圖片論壇

遺憾:逃出廢墟卻被死神拉走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5月19日 07:48 僑報

  

26歲的陳堅在廢墟下等待了73小時後被成功救出,但由於傷勢過重沒能活下來。 資料圖
救援人員在北川縣中學救援一個被困的孩子。據悉,汶川地震造成四川北川縣老縣城80%、新縣城60%以上建築垮塌,傷亡人數目前尚無准確統計。 《新京報》

  在四川地震災區,救援人員連夜奮力搶救,從廢墟下救出一個又一個鮮活的生命。每一次拯救,都是一次生命的期待。然而,並非每一份期待都會迎來令人欣慰的奇跡。有一些生命,在與死神搏斗了數十、上百個小時之後,還是黯然離去了。

  獲救後兩小時 他心臟衰竭

  5月17日下午17時44分,在經過了三天兩夜的援救後,重慶消防官人員營救四川都江堰市一處居民樓廢墟下46歲的張小平的三套方案均告失敗。

  多次營救失敗,無奈舍腿求生

  據稱,救援失敗的原因在于張小平的腳踝被死死壓在一塊巨大的水泥板下,就像一把門閂,將張小平死死卡在廢墟中。

  於是,解決張小平被卡的小腿成了援救的重點,而根據救援的經驗,對於這樣的情況處理,或者“截肢”,或者“破土”。

  “破土”的方案首先就被否決,畢竟,要是能打碎這塊水泥板並保存張小平的小腿,消防隊早就這樣做了,不用等這麼久。

  然而,截肢也並不容易。晚上18時45分,剛從塌方房屋中下來的前線醫療隊成員孫明輝就表示,由於塌方房屋的空間太小,很難操作截肢這樣的手術。

  經過了1個多小時的意見交鋒,消防隊最終在晚上20時確定了“操作難度大”的“截肢”方案,並召集醫療隊、消防隊傳達命令。

  新的方案意味著張小平必須要放棄自己的雙腿。經過將近125小時的等待,張小平已經清晰看到了生的曙光,卻不得不要做出一個同樣艱難的選擇。

  為了做通張小平的思想工作,救援隊馬上把其哥哥張小聰找來。 在爬進通道之後大約15分鐘,張小聰出來了。“他同意了,截肢吧。”隨著他的一句話,救援隊終于定下心。

  漫長的68分鐘

  負責截肢手術的主刀醫師王鳳雷帶著助手吳承銘醫師以及一位負責麻醉的護士,從陽台的入口處爬進了張小平塌方房間,全場陷入死寂。21時58分,塌方的房間內開始了截肢手術。

  22時40分,負責手術之一的吳承銘首先爬了出來,頭盔、手套上全是斑斑的血痕,滿臉疲憊和汗水的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豎起了沾滿血跡的大拇指。

  23時整,主刀醫師王鳳雷爬了出來,摘下了頭盔,脫下了沾著血痕的大褂、手套,撥開人群,一屁股坐到了對面的地震廢墟上。“存活的希望非常大。”說完這句話,他再也沒有力氣開口,整個身體就像剛從水里被拎出來,不停地顫抖著。

  被困129小時後奇跡獲救

  23時06分,被困129小時的張小平從陽台窗口被抬出。一陣被積蓄了太久太久的掌聲瞬間從人群中爆發出來。

  46歲的張小平恐怕做夢也沒有想到,他會在地震之後的廢墟里度過了129小時──這大大超過了“72小時的生死線”,超出了很多人的想像。

  獲救兩小時後心臟衰竭

  23時13分,在成都醫務急救人員完成初步救治後,重慶消防隊救援人員手牽手開闢了一條“生命通道”。2分鐘後,張小平被送上救護車,緊急送往成都華西醫院。

  23時58分,張小平到達華西醫院時已經脈搏微弱,生命垂危。

  18日凌晨1時05分,在救護車中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搶救之後,張小平終因心臟衰竭不幸去世。

  據了解,張小平被埋在廢墟中5天未進食和飲水,已經突破了人的生理極限,導致髒器衰竭;再加上其雙腿被壓,肌肉壞死產生了毒素,毒素擴散後進入體內循環系統,加速了髒器的衰竭。

  搏斗80小時 他在擔架上離世

  5月15日16時,在四川綿陽重災區北川羌族自治縣,26歲的陳堅已經在廢墟下支撐了73小時。 等待救援 他自信“必有後福”

  陳堅被埋在像小山一樣的廢墟中,救援人員正試圖一層一層地切開和鑿掉壓在他身上的水泥板。半小時後,他的頭露了出來,雖然不能動彈,但救援人員很樂觀,估計再過15分鐘就能將他救出。

  但很快,救援陷入新的困境:陳堅腰部以下被幾米厚的水泥板壓住了,身子根本無法正常拉出來。救援人員必須緊急調來特殊救援工具──雙作用千斤頂,而翻越這座廢墟至少需要大半個小時。 在等待工具到來的空隙,被水泥板壓得無法動彈的陳堅還饒有興致地跟營救人員聊起了天。他不停地敘述著自己所處的情形,並鼓勵營救他的人員要堅持:“我不想我的小孩生下來沒有父親。”

  對親人的牽掛激起陳堅強烈的求生欲,支撐他在廢墟中絕不輕言放棄:“我三天三夜沒吃過一顆糧食,只喝了點水。但我命大,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陳堅說,“頭天晚上我真的差點堅持不過去了,我很想放棄自己的生命,但是回頭又想一下,我不能失去家裡的任何一個人,所以說我要堅強。”

  守在一旁的救援消防人員也齊聲應道:“我們也不會放棄你的。”陳堅繼續說:“我必須要堅強,為了每一個深愛我的人,我一定要頑頑強強地活下去。”陳堅一直沒有停止說話,他堅強得令人心痛。

  救援遇阻 他只想和妻子相守

  18時21分,救援人員抬著工具朝陳堅奔來。但是大家期待的很快就能救出陳堅的願望並沒有實現。

  救援人員用雙作用千斤頂撐開一個小的縫隙後,發現陳堅腰部以下被壓住的部分情況特別複雜,有三角鐵、鋼筋、水泥塊,根本拉不動。 此時陳堅希望能夠跟家人通話。對著遞到嘴邊的話筒,陳堅只希望跟妻子平凡相守:“我的老婆叫譚小鳳,我家是桑州的人。這輩子我沒抱太大希望,只想我們兩個和和睦睦地過一輩子就行了。”

  18時30分,救援人員開始匍匐在廢墟下,設置機器。一旁的人員讓陳堅哼自己平時喜歡的歌,他卻“一,二,三”吃力地哼起了號子,為自己,也為營救人員鼓勁。他一邊呻吟著,一邊用顫抖的聲音繼續數著:“八,九,十”。聲音是如此虛弱,但卻分外有力。

  被困80小時後獲救

  天色暗了下來,晚上20時15分,營救人員歡聲雷動,大家叫道:出來了!出來了!在幾個小時里,大家似乎已經跟開朗而堅強的陳堅成了朋友,救援人員呼喚道:“你已經沒事了,你已經出來了。”此時的陳堅卻虛弱得只剩下呻吟。

  晚上21時、22時,在瓦礫堆積如山的廢墟上,大家抬著陳堅摸黑艱難前行。“堅持一下,再堅持一下!”眾人呼喊著。然而,任憑人們如何呼喚他的名字,卻再也叫不醒他了。

  陳堅,這個用愛和勇氣溫暖自己、鼓勵他人的男人太累了,他趴在擔架上永遠地離開了人世,只在蒼茫的夜色中留下了搶救他一下午的救援人員……

  本報綜合報導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