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志書味圖片論壇

新航標:“學者”大片戰略 蔡松林30年影壇沉浮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3月28日 03:51 北京新浪網

  “這是水到渠成,一步一腳印,自然的現象,成就的累積。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地方,最大的關鍵就是保持冷靜頭腦,用心、誠意、運籌帷幄,集合好的優秀人才,共同努力。”

                                                 ──蔡松林

有王晶、劉德華兩老友撐他,蔡松林自然高興
有王晶、劉德華兩老友撐他,蔡松林自然高興

  壹,松林前傳

  雖是當之無愧的華語電影大亨,蔡松林的童年與成長卻與“富二代”、“電影世家”或“學院派”等高等身份無緣,在那個貧窮百姓艱難求存的時代,家中排行老么的他不禁深深地體會到了生活的疾苦。“我11個月時,父親就離開人世,兄弟姐妹8人,都靠著母親含辛茹苦地撫養長大,我那時候年紀七八歲,跟媽媽、哥哥每天都打著赤腳,推著水肥車,運回農地准備給農作物澆肥。當時我曾想:究竟上蒼是要磨練我還是對我不公平?人家是一大早嘴巴喝著熱乎乎的豆漿配著油條准備看電影,我們是一日卻為了兩餐番薯和少量的米飯,而在掙扎生存。”

  然而,家境的貧寒並未抹殺他自幼對電影的無限熱愛。數十年前,每當與家人推著水肥車經過大街小巷的電影院,蔡松林總是看到一幅讓他羨慕不已的場面:“那時候台灣電影院放映日本片都是徹夜排隊,一大早戲院門口就圍了很多人,准備進場觀賞。當初看到開電影院、做電影好像比作銀行好,那麼多人想要給錢電影院老板還要一大早排隊,所以我那時候就立志要做電影、開很多電影院。”電影夢在心底生根落地,人窮志不窮的他開始奮發圖強,飽覽群書,在教育缺失的條件下不斷充實自己,“學校的書讀得不多,但是我們更懂得讀書的重要,所以從小就很懂得尊重別人,無論做什麼事都強調認真努力,因此也得到了很多高人不吝給予的指導、鼓勵和栽培。而且為了學到更多的知識,我也有過4個月讀了三四百萬字的記錄,所以就造就了今天‘貓熊眼’的我。”

蔡松林曾做到台灣最大的片商
蔡松林曾做到台灣最大的片商

  貳,學者誕生

  1980年7月,蔡松林成立了他人生中第一間電影公司──學者有限公司。初當老板的他可謂雄心壯志,很快便推出了第一部電影《龍兄虎弟》,其後又制作了一部《千刀萬旅》,該片用蔡松林的話說就是:“我其實是華語3D電影的老祖宗,30年前我主導投資和制作的那部《千刀萬旅》,就是讓全世界人都知道,我們中國還是有很多傑出的人才和技術,當然我終歸是一個幕後人物,所以比較低調。”

  然而,真正為蔡松林的“學者”帝國奠定基礎的,還是在于他80年代初投資了許不了與袁小田主演的《怪拳怪招怪師傅》。對于看中這個曾在台灣影壇紅透一時的諧星,蔡松林笑說:“有一天,我發現吃午餐時,媽媽不在餐廳桌邊,一個人跑到客廳看著電視,里面演著《雷鋒塔》,就是我們所說的《白蛇傳》,里面演白蛇奴僕的一個人就是苦不了,因為“苦”和“許”在台語發音相同,所以“許不了”名字的由來就是這樣。”此時正值《醉拳》等片轟動港台兩地,蔡松林又想到將“蘇乞兒”袁小田與許不了聯系起來。“當初功夫片在流行,袁和平的爸爸袁小田和成龍拍了《蛇形刁手》、《醉拳》都是嚴厲而又刁蠻的師傅配上頑皮的徒弟,電影都賣錢,所以我就拍了《怪拳怪招怪師父》。怪師父就是當初的袁小田,怪徒弟就是許不了。”

  縱觀“學者”的發展軌跡,無疑是蔡松林電影傳奇的一個縮影。《怪拳怪招怪師傅》大獲成功後,蔡松林繼續在制作、發行等領域拓展市場,當時日本恐怖片《七夜怪談》在台灣很受歡迎,獨具慧眼的蔡松林遂努力購得影片在台代理權,最終成功創下日產電影在台灣的票房紀錄!事業穩步上升,蔡松林的電影業務也越做越大,直至躋身台灣最大的片商行列…

  參,台灣資金、香港制作

  “當時在台灣我的影城跟戲院占了台灣整個市場的40%,等於控制了一半以上的國片院線,而且我在台灣主控或參與的錄影帶發行也占到了90%,加上我同時開了七家衛星頻道,種種成績加起來可以算得上是一個壯舉了!最讓我驕傲的一個是,當時台灣一共出產52部電影,但里面有37、8部都是我拍的,所以每年政府都要給我獎勵,十多年如此。”

  80年代中期,香港電影正值黃金時期,眼見港產片在台灣市場頻頻壓倒本地制作(所占台灣總票房比例一度高達80%以上),眾多台灣發行和戲院商也不禁怦然心動,遂以注資新晉制片公司的形式參與港產片制作,其後更在香港成立制作公司或以“聯合出品人”的身份投資港產片,主控港產片在台灣而至東南亞等地的賣埠權及上映權等...。.直至九十年代初,台灣“八大片商”已構成香港電影市場的幕後功臣之一,當中即包括蔡松林的“學者”

蔡松林當年投下巨資支持香港電影拍攝
蔡松林當年投下巨資支持香港電影拍攝

  “八九十年代香港電影除了新藝城、嘉禾、德寶這三家以外,其他的有百分之八十都有學者資金進駐,無論是投資或是買片(預買版權)。因為我掌控了很多大型院線,所以我必須保証它們的片源充足,然後就找很多香港影人或片商投資買片,當時我們一年需要的片量是200多部,結果在香港最多曾試過有100多億台幣的資金在運作拍戲,那是全盛的時候,也是最風光的時候。”

  正因如此,蔡松林與不少香港影人都建立起深厚的友誼,許多賣片入台的片商皆樂意與之合作。“當時跟許多優秀的人才聯手,包括導演和演員,甚至很多導演的第一部片我都有參與。當時想:既然很多人都願意找我拍,我就要好好跟他們合作,所以到最後做的很多‘第一’也都很大。比如你看王家衛從第一部到第十部電影我都有份投資,還有曾志偉做‘兒童城’以後,陳可辛監制的第一部電影《神行太保》也是我投資的。”1984年,蔡松林再次與袁和平合拍《笑太極》,在本片里他第一次見到了初出茅廬的甄子丹;兩年後,因《殭尸先生》在港掀起熱潮,蔡松林又拉攏袁和平,以“一片公司”(飛騰電影公司)的名義出動袁家班陣容推出《殭尸怕怕》;1987年,適逢好友曾志偉正著手醞釀“好朋友”電影公司,蔡松林又很快向他招手,邀其制作創業作《金燕子》,雖說同屬跟風,但曾志偉成功搶拍趕在《畫中仙》前公映的效率令蔡松林相當滿意。1988年,蔡松林為“好朋友”投資了《雪在燒》,這亦是其首次與香港影人合作文藝電影──

  “《雪在燒》是王家衛的師傅譚家明執導的。因為當初曾志偉還有香港一票拍慣商業片的幕後影人都認為:說然拍商業片賺錢是他們的本分,但也要尊重做藝術片的,如譚家明就是一個很有藝術觸覺的導演。所以為了給他們機會拍片,就希望我出錢投資,支持他們想要做的好電影。”

  《雪在燒》在台公映後口碑不俗,在港票房也有200多萬,這對一部以台灣為背景風格的文藝片而言殊不簡單。更重要的是,蔡松林也由此摸索出一套拍片模式:以商業娛樂片為主,同時拓展文藝片的制作空間,並多與香港影人合作,藉此為台灣電影吸收拍攝經驗。由1988年至1989年,“學者”一方面與德寶合拍《嘩鬼學校》,又與“好朋友”合拍《女學生與流氓鬼》,其在台灣另行成立的“學甫有限公司”也獨立制作了一部《鳳凰王子》,皆走商業路線;另一方面,“學者”又投資了《尼羅河女兒》及與嘉禾合作的《桂花巷》等文藝片,由兩位台灣電影“新浪潮”的幹將侯孝賢及陳坤厚執導。“《尼羅河的女兒》是侯孝賢拍商業片最後一部,他想轉到藝術片。跟他談,題材是他提出的,也是用當時台灣最紅的演員歌星楊玲。”

在電影圈奮斗多年,蔡松林如今頭發已經開始斑白
在電影圈奮斗多年,蔡松林如今頭發已經開始斑白

  肆,大片時代

  1、《異域》與《火燒島》

  1990年堪稱蔡松林電影事業的分水嶺:先後與香港影人聯手制作兩部大片《異域》與《火燒島》。前者與向華勝的“永盛電影公司”及張國忠的“藝能影業公司”合作,故幕前卡士邀得劉德華加盟。“《異域》是台灣可稱為三大文藝創作者之一的作家柏楊的作品,他的作品在台灣是大家推崇的,他一生對抗強權壓制,半生在監獄過活,《異域》是他在監獄用很多心血完成的轟動的制作,當時提到很多尖銳的問題,大家認為我有這個能力,用電影論電影,拍攝《異域》,給當時的觀眾同胞另外一種審思,或另外一種娛樂。”事實証明蔡松林的眼光是准確的,《異域》公映後在台灣島內反響極大,不少退伍老兵觀畢後潸然淚下,最終在本土擄走一億台幣的票房數字,可謂“學者”投資作品的一次前所未有的巨大勝利;

  至於後者,以成龍、劉德華、梁家輝、洪金寶、王羽等人組成的陣容在當時而言已是驚為天人,而蔡松林為此促成此次合作也甘願慷慨解囊──“《火燒島》主要是因為演員公會要籌錢蓋辦公樓、給老人基金籌款。當時他們要求我投資3800萬,但是最後我給了5500萬,就是要五毛給一塊了,為了公益事業投入多點是很值得的。當時我很多影圈朋友都參與這件事,像跟股東邱複生、陳思遠共同集資,然後以集體公司(樂大)名義出資拍攝,這次不但集合了中港台大明星,還取得了台灣地區的永久版權。”

  2、義助天幕

  90年代初,由於在《異域》與《火燒島》的合作,蔡松林漸與劉德華熟絡。當時華仔初成立“天幕”不久,創業作《九一神雕俠侶》也賺到錢,對在港已擁有大世界和金馬院線排片權的“學者”而言,無疑是另一個值得合作的對象。

  豈料,正當蔡松林准備與華仔聯系,對方的電話就打過來了,“有一天我接到劉德華的電話,他跟我說:‘蔡老板,‘天幕’還是你來做吧,我搞了這家電影公司後覺得很頭痛。’我問他出了什麼問題,他說:‘現在我是大明星,任何人向我提出合作要求我通常都不會拒絕,結果讓公司花了很多不應該花的錢,導致現在公司有點失控。’而且當時我知道雖然之前已有其他公司的人加入,但不是真心實意想幫劉德華的忙,只是想從他那里拿點好處而已。然後劉德華又跟我說:‘你跟我合作拍片,我們一起當老板好不好?我拿演出酬勞,‘天幕’要開什麼片就都聽你的處理。’”

  當時,圈中人都知道蔡松林出名仗義,為人並不計較金錢,更不會算計合作伙伴。“我可以說是半個電影創作者,作為朋友,我聽到他有這樣的問題,就投資加入了他的公司。後來劉德華付了很多錢給‘天幕’,讓他那些沒有拍完的戲得以完成。”其後,‘天幕’分別出品了《戰神傳說》及《九二神雕俠侶之癡情情長劍》等影片,而前者在香港票房雖不太成功(1200萬港元),在台灣反應卻很理想(2000萬台幣),也算是為蔡松林與劉德華的合作開了一個好頭。

  3、王晶、澤東、永盛

  這廂與華仔雙劍合壁,那廂蔡松林又馬不停蹄地為其他香港影人的公司出資拍片,當中包括助王晶成立的“王晶創作室有限公司”及出品王家衛、劉鎮偉合組的“澤東電影公司”創業作《東邪西毒》。

  “王晶創作室有限公司”與其後王晶成立的“晶藝”及“BOB最佳拍檔”等公司的風格不同,基本與台灣片商聯手制作電影,其創業作《赤裸羔羊》王晶亦未曾怠慢,以“晶女郎”邱淑貞挑大梁,

  至於《東邪西毒》開拍後一直延期,甚至一度出現嚴重超支的現象。為安撫東南亞等地的片商,王家衛遂向蔡松林提議讓劉鎮偉快馬加鞭弄出另一部《東成西就》趕場公映。“《東邪西毒》和《東成西就》都是我百分之百出錢投資的。其實當初是決定先拍《東邪西毒》,但王家衛感覺到《東邪西毒》要慢工出細活,所以就先用同樣的的演員先拍了《東成西就》。至於為什麼要選擇喜劇題材,因為當時喜劇是觀眾很喜歡的電影類型,而劉鎮偉拍喜劇不但是最拿手的,而且他拍片也是出名的又快又好,所以就找了他。”《東成西就》投資達2500萬港幣,最終在香港賀歲檔收回了2200萬,加上台灣市場的1700萬台幣(折400余萬港幣),總算暫時平衡了《東邪西毒》的壓力..。.

  不過,“天幕”由於投資拍攝的多部影片都以票房失敗收場,劉德華漸漸無心論戰,大制作《天與地》遭遇滑鐵盧後,累積3000多萬虧損的“天幕”終被劉德華抵償給蔡松林。此時蔡松林正是向華強夫婦的“永盛娛樂”的最大股東,他除幫助劉德華覓得向氏資金支持,又積極與向華強開闢國內電影市場:“其實在20年前,向華強就想進大陸拍片了,他就跟我說:‘老板,不如我們一起投資電影吧?’我答應了他們,然後就投了很多錢跟向華強做‘永盛娛樂’。當時向華強也找了很多朋友,還有他的兄弟向華勝,後來就以向華勝為主,王晶也有一點小股在里面,一起進入了中國大陸,記得當時我們一共投資了十幾億人民幣。”

  但是,蔡松林投入大筆資金嘗試開拓內地市場,結果卻讓他大跌眼鏡:投資制作了這麼多影片,竟無法在市場打開缺口,不少影片甚至是虧本嚴重!“當時是做了很多片子,但後來發現自己進來得太早了。人家說‘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我們當年正是來得不巧,所以在中國大陸拍了很多電影,實際上卻沒做到什麼成績出來。”

  4、《大話西游》

  90年代中期,蔡松林與向華強合作投資了周星馳的《百變星君》與《大內密探零零發》等片,加上他曾將周星馳的《賭聖》、《賭俠》等發行入台並取得上佳票房,令蔡松林對星爺的票房號召力深信不疑。故,待劉鎮偉籌備開拍《西游記》,蔡松林聽見葡萄說出“周星馳”三個字後二話不說即買下片花。“《大話西游》在海外叫做《西游記》,周星馳給我的時候是說要拍西游記,希望我們投資,購買台灣版權,當初是1200萬港幣取得,沒有想到拍攝的時候他們將其改做兩集,第一集叫做《孫悟空之東游記》,第二集叫做《西游記之月光寶盒》,周星馳很聰明,他可以取巧變相,收兩次錢。”遺憾兩部《大話西游》當年在港台而至國內票房都不成功,口碑更是一落千丈,與同年的《百變星君》一同被批評為“周星馳的失敗作”,蔡松林更是從中損失不少。

  伍,淡出江湖

  90年代中期,蔡松林參與出品了《呆佬拜壽》、《烈火戰車》、《大冒險家》、《天若有情3烽火佳人》、《百變星君》及《大內密探零零發》等片,在港片市道不景的時期成績尚算不錯。但令人意外的是:《大內密探零零發》推出之後,曾作為台灣八大片商代表之一的蔡松林竟叫停了“學者”在香港影壇的出品業務!有人猜測是港片版權價格過高致片商聯手抵制,但蔡松林本人解釋道:“之所以暫停,主要是因為我發覺那時候台灣電影市場變化很大,外片開放,好萊塢影城紛紛進入台灣地區,而且當時很多大商場都在郊區落戶,而我的電影院則都在市區,租金很高,成本沒有辦法競爭。加上我的院線影片需要量不斷萎縮,同時台灣的黑道和財團挂鉤政府卻放縱不管,後來連台灣的衛星頻道被壟斷不說,盜版錄影帶又嚴重打擊市道,讓我覺得繼續做電影壓力很大。”

  市道的滑落與前景的頹勢固然讓影人舉步維艱,但對蔡松林本人而言,在影圈所承擔的職責更不得不讓他一度放手、淡出其中,“其實當初我還擔任著很多公職,比如片商公會理事長、制片協會理事長、基金會常務董事、文化創業產業主席,行政院公共工程推薦人等等,實在無暇兼顧其他方面。所以,後來公司就交給了股東、還有我的太太跟孩子去打理。後來環境越來越差,我也就淡出了制片業,但發行業還在繼續。”

  蔡松林淡出後,“學者”的出品制作業務也隨之萎縮,數量急劇縮小,唯一讓觀眾有點印象的,只有與吳敦的“長宏影視股份有限公司”合拍的《俠盜正傳廖添丁》。“學者”似乎將陷于被人遺忘的尷尬境地中…。

  陸,挂甲再戰

  2001年,一度在影圈“銷聲匿跡”的蔡松林重新買入港產片《千機變》版權赴台放映,此時距“學者”發行舒淇的《欲女》後已過三年。其後,蔡松林又著手經營了英皇多部影片在台灣的放映、VCD、DVD及有線放映版權,但較昔日的黃金時期而言,如今他對電影投資、發行買賣及院線經營等方面都已變得更為謹慎,正如他本人所言:“三年來我每一天都在為電影打拼,我只是改變了新的經營策略:隨機小心應變市場變化。”

  近年隨著國內電影市場迅速發展,合拍片大舉入市,蔡松林也漸漸意識到此難得一遇的商業良機,“最近我預測到中國電影快速崛起,票房如噴泉,我就辭掉了所有的公職,回來投入我最愛的電影。”“學者”在國內投資的首部合拍大片是《大內密探零零狗》,于去年公映後成為暑期檔唯一一部票房過億的影片,許多人都認為蔡松林攜“學者”北上後即刻大賺一筆,但他本人卻不這麼認為:“其實我沒有掙到錢,因為一部電影絕對不止是拍戲的成本,還要加上拷貝和宣傳等等,上次《大內密探零零狗》我們投入了2300多萬,但是在中國大陸這塊,我們拿到的版權是5千多萬,其實他們也蠻辛苦的,中影跟中國大陸的投資集團投資了3千多萬,票房1億,但最後到他們手里的只有4千多萬,後來他們分紅給我們了,分了3、4百萬,但是我們投入是2300萬,而且這部片海外的市場也沒那麼好,香港同樣沒有預期高,在我們來講只是打平跟小賺一點點而已。”

  雖然重返內地市場成績差強人意,但蔡松林並未就此放棄,反而開展了一個更大的電影計劃,這就是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未來警察》…

蔡松林做客新浪
蔡松林做客新浪

  對話蔡松林:《未來警察》是中國的科幻大片

  新浪娛樂:前年你投資《未來警察》的消息傳開,曾引起很大轟動。拍這部電影源自什麼構想?觸發你拍攝此片的最重要原因是什麼?

  蔡松林:2007年,我是台灣片商公會理事長,也是台灣電影代表團團長,帶團到香港參加香港國際電影節,和來自國內外的相關電影人士洽談電影,很多人提議我應該重出江湖,拍一些不一樣的電影。當時我就立即打電話給劉德華,說明來意,劉德華一口答應,表示只要我准備好了他一定共襄盛舉。王晶導演和程小東兩位在票房和藝術領域上都是非常傑出的導演,兩人參與的優秀而又大賣座的電影有百分之六、七十我都有參與合作。經過慎重的溝通,多次的研究,最終選擇了“科幻動作”的題材。經過數十稿的劇本研究、編寫,最終定稿為《未來警察》。

  新浪娛樂:《未來警察》其實不是你第一次拍科幻電影,之前你還投資過《百變星君》這些帶科幻色彩的影片。你對科幻片是一個什麼態度?華語電影缺乏科幻題材電影,這是否加大了你的信心?《未來警察》的科幻元素有多重?

  蔡松林:因為好萊塢片《終結者2》的台灣版權是我們公司以850萬美金購買的(配套幾部小片),當年該片像《阿凡達》一樣在全世界創造了輝煌的紀錄,因此要拍科幻片一直是我心中非常鐘意的題材之一。投資《百變星君》只是希望能拍些不太一樣的,以周星馳喜感為主加一些科幻的元素,拍一部喜劇加科幻的電影。在《未來警察》還未拍攝之前,中國人還沒有真正的拍過科幻大片,都是些小特效和相關題材的結合,並沒有真正的大投資科幻大片。《未來警察》殺青之後,才有聽說《機器俠》也要加科幻元素,但它的影片拍攝資金只有3000萬左右,它的特效費用也只有3、4百萬,這樣的規模絕對無法拍好一部科幻大片,劉鎮偉導演是個好導演,但他就是有通天本事,也沒有辦法在科幻領域用3、4百萬做到科幻大片的效果。《阿凡達》是3、4億美金,《機器俠》是用3、4百萬人民幣,《機器俠》用這麼少的金錢做特效,有那樣的成績,內行者都很欽佩。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所以《未來警察》是用《機器俠》10倍的資金、10倍的時間、10倍的人力。觀眾是最後的裁判者,因為我們所有的人已經盡了最大的力量,《未來警察》有1000多個特效,看過的人都稱贊我們是亞洲最好的,但我們還是最重視觀眾同胞的感覺,成績就留給我們的主人──觀眾同胞給分。

  新浪娛樂:從《阿凡達》的市場效應來看,科幻片的市場是非常大的。但面對好萊塢的巨資科幻片,華語科幻電影壓力巨大。這方面你是一個什麼態度?

  蔡松林:《阿凡達》因為有全世界的電影市場為後盾,所以它可以做出接近30億美金的電影票房收入,這只是它總收入的40%,其他還有錄影帶、TV、網絡、衛星頻道以及相關衍生性產品,總收入應該會到達接近100億美金,片商可以取得一半多的近60億的收入,所以他們可以用5─8億美金去拍攝《阿凡達》。我們只有它收入規模的40分之1,所以我們只有2、3千萬美金去拍攝《未來警察》,我們就只能用科幻、特效為包裝,用溫馨感情、浪漫情懷、感動落淚的好電影題材做《未來警察》的骨幹。我們的不跟好萊塢比大特效,比砸錢,比花錢;我們是用“中國心、民族情”,用中國人的儒家精神、細膩的感情、兄弟朋友的情義、夫妻、情侶、父女、同事等等的濃鬱感情,感情一定比《阿凡達》濃鬱,就是程小東再三表示,全世界的科幻都是冰冷的,只有我們《未來警察》是溫馨浪漫、令人感動的。

  新浪娛樂:《未來警察》是學者進軍內地最新的一個力作,你怎麼看待內地市場?《未來警察》的賣點你認為是什麼?如何在內地搶占先機?

  蔡松林:《未來警察》是2008年金融風暴以後,到我們上片為止,中國投資最大的一部電影,無論劉德華、大S、範冰冰、徐嬌、賀軍翔等數十位演員陣容,王晶和程小東的文武導演搭配,1000個特效,觀眾同胞的眼睛是雪亮,觀眾同胞心里非常清楚,五年籌備、三年制作,1.5億的投資,觀眾同胞也是我們的主人,他花同樣的錢看電影,當然會選擇大片、誠意的作品,也就是我們所說的“花同樣的錢當然看大片”,會支持好又優質的國片,就像韓國5800萬人口,有1300多萬全國四分之一的人去看他們的《漢江怪物》,日本也一樣,日本最賣錢的電影是宮崎駿的電影。我相信我們的同胞一定會支持、疼愛我們自己的電影。

  新浪娛樂:你和王晶合作甚多,這次《未來警察》,你們是什麼時候就洽談了?如今片子出來和當初談的方向有什麼區別?

  蔡松林:王晶很多大賣錢的電影、好看的電影,我都有幸參與,無論是投資或者是題材的參與。就像我前面所說,他所拍攝的電影有百分之六、七十,都是我們合作的。我們兩人以前很多的理念都能夠很融洽的溝通,所以我有劉德華的同意拍攝合約,還有重出江湖拍戲的想法,導演就第一個想到他。《未來警察》是我和他還有相關的電影專業優秀人才共同研議出來的。

  新浪娛樂:《未來警察》在演員和各方面的組合上有沒有特別的考慮,出於什麼考慮選擇的劉德華?你和劉德華其實合作多年,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蔡松林:因為有劉德華,就像搭配最適合劉德華的相關的人,比如台灣的大S、賀軍翔、麻吉兄弟,香港的樊少皇、羅家英、李健仁,中國大陸的範冰冰、徐嬌,都是因為角色需要找最好的演員,是一個中港台最適合的人員來演出。我和劉德華認識是在他20多歲的時候演的《法外情》,那時候他是認真又年輕又帥又誠懇,我就和他提到如果他能保持良好的工作態度和本性,他將是中國影壇難得的發光發亮的演技派、大明星。

  新浪娛樂:這部影片,原本報導年前賀歲檔就會上映,後來調到了現在的3月底。檔期調整的最主要原因是什麼?退出賀歲檔對《未來警察》有何影響?或者好處?

  蔡松林:《未來警察》的拍攝在前年完成,到去年暑假特效就完成了百分之六、七十,當然我們也希望放在賀歲檔,但是到了十月份,我們感覺到還有很多可以精益求精、努力的空間,加上賀歲檔的片子非常的多,有的片子一天只能分到一兩場,我們如果加入,更會造成市場的擁擠。我們有中影公司做後盾,但是中影已經有了《阿凡達》,再加上我們,市場一定會起反彈,所以我們就研議退後農歷年,但是12月18號,《阿凡達》在全世界上片,我第一時間看到影片,就感覺它一定是破紀錄電影,我告訴中影第一制片公司總經理趙海城,這個片子在中國應該會是中國電影最好票房的雙倍。9、10億的票房都有可能,但是很多同業都認為我誇大其詞,他們認為票房應該是漸進式的,現在4億,然後到5億或6億,不可能是跳躍式的。但今天事實証明,它是13億的票房。12月中,中影董事長韓三平也有同樣的想法,春節檔片子多又強,《阿凡達》不會那麼快退燒,加上我認為應該要觀摩《阿凡達》,把《未來警察》可加強的地方再加強。所以我們在去年的9月份開始,到今年的2月份農歷過年前,所有的特效人員無論在韓國、香港、中國,每天都工作18小時,假日都照常加班,希望做足努力,精益求精,在農歷過年前,我們完成了《未來警察》。退檔好壞就看主人──觀眾同胞,是否像支持《阿凡達》一樣,好電影是不分檔期。《阿凡達》全世界是12月18聖誕節、新歷年,中國也是過了這些好檔期,在1月4日才上片,一樣創歷史新高的記錄。

  新浪娛樂:內地如今電影市場發展迅速,《大內密探零零狗》、《未來警察》之後,學者有什麼新的拍片計劃?

  蔡松林:中國電影雖然迅速發展,但是《大內密探靈靈狗》是去年暑期冠軍的唯一過億的國片。但是我們投資方並沒有賺到錢,微薄的利潤只夠公司的開支,《大內密探靈靈狗》當初拍攝時網羅了所有的喜劇明星,花了跟《機器俠》一樣價錢的特效,但我們並沒有強調,所以觀眾進去看《大內密探靈靈狗》有物超所值的感覺,我們賺到了賺錢的名聲,並沒有賺到賺錢的實惠。因此,《未來警察》希望觀眾更支持。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