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志書味圖片論壇

王工:第一位律師代表

http://news.sina.com 2009年10月08日 19:36 北京新浪網

  王工:第一位律師代表

  1988年的第七屆全國人大代表名單里,第一次有律師入選,他們是安徽的王工、河南的梅養正、山西的晉輝和香港的廖瑤珠。而在大會會場連續4次即席發言的王工,成為那一屆人代會最閃亮的記憶。當時的《紅旗》雜志這樣評價:“‘人大’被譏為‘橡皮圖章’、‘表決機器’的現象已成為過去,人們心目中的‘兩會’形象比以往高大豐滿得多了。”

  記者◎王鴻諒   題圖攝影◎黃宇

  “憲法神聖”的呼喊

  王工當選第七屆全國人大代表的時候,已經60歲,臨近退休。他記得評選前,1987年下半年,安徽省司法廳專門派了一個調查組,從合肥到蚌埠來了解他的情況。那時候律師都歸屬司法廳管理,當時在蚌埠市法律顧問處任職的王工,絕對算得上是蚌埠的“資深律師”。他于1978年“撥亂反正”後進入蚌埠市中院的司法科,此後很長一段時間,在蚌埠“坐堂辦案”的律師,就只有他和夏桂濤。

  王工也曾經當選過區里和蚌埠市的人大代表。對于突然到來的考查,並沒有特別激動,用他的話說,是“以很平常的心對待”。雖然快退休了,但作為安徽省淮河修防局法律顧問,他手里還有許多案子要忙。幾個月後,安徽省開人代會,王工高票當選。他在1988年3月來到了北京,走進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會場。

  他的當選很快成了新聞,這是全國人大代表名單里,第一次出現律師。

  1988年,按照當時的大會規則,閉幕式上人大和“一府兩院”工作報告分別結束時,大會的執行主席都會照例詢問一句,是否有哪位代表對剛才的工作報告有意見。只是這個規則雖然設立了很多年,但基本上都相當于新報告開始前的過渡語。可1988年的氣氛有些不同。王工到北京後,很快認識了香港的廖瑤珠和其他一些代表,也輾轉聽說,“廖瑤珠他們打算在大會上發言”。

  王工很有些震撼,也暗暗下了決心,“香港的律師都要發言了,那內地的律師更不能當啞巴”。而且他覺得,自己和廖瑤珠他們比,有“地理條件上的優勢”。他指的是座位,開會時候,王工的座位在“第三排靠左邊的地方”。因為安徽團里的代表座位按筆畫排序,除了一位姓丁的代表,就是他了,這是王工“占了姓名的便宜”。那時候各省代表團的位置,則是按拼音排序,從左到右,依次形成縱列。安徽團自然排在了最靠左邊位置。王工記得,“當時錢其琛就坐在左邊第一排”。

  那是一種內心緊張而又期待的獨自等待。那一年閉幕式上,政府工作報告結束後,大會主席習仲勛照例問了一句:“哪位代表對《政府工作報告》有意見?”王工馬上舉手站了起來,他就想趕在其他代表前面。他的發言是精心准備過的,他知道,這樣的即席發言“只能講幾句,講核心,戛然而止”。那一天,他用略帶湖南口音的高亢嗓門說出來的話,令一代法律人備受鼓舞:“各位代表,請允許我遵循選民意願,分別對有關報告的決議簡要陳詞。先對政府的三個報告的決議講幾點:第一,一手抓改革和建設,一手抓法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產生的中央和地方人民政府,要做帶頭宣傳憲法、遵守憲法,保証憲法實施、建設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模範,我們的口號是:‘憲法神聖!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一切為了人民利益!’”

  偌大的會場上,沒有麥克風的發言,主席台上其實根本聽不清楚。更重要的是,那天站起來即席發言的人,除了王工,還有其他人。在王工的敘述里,那也是一個令人驚訝的場面,“記者們就在會場里”,“看到有人站起來發言,就奔著各自關注的目標圍了過去”。閉幕式上,4份工作報告的結束間隙,一共有7人次的即席發言,而王工一個人就占了4次。

  除了“憲法神聖”的呼聲,他還有3次即席發言。在人大工作報告結束後,他說的是:“國家要發揮人民代表大會的作用,真正成為權力機關。”在最高法院的工作報告之後,他建議公開複查兩個案子,“江西徐長根等7人故意殺人案”和“江蘇省徐州電業局韓莊發電廠水資源費案”。在最高檢察院的工作報告之後,他又提出了“遼寧台安三律師案”。他說,“實事求是,是真理就堅持,是錯誤就隨時修正”。

  這令人訝異而又激動人心的時刻,被諸多媒體記錄下來。比如《紅旗》雜志寫道:“代表即席發言……博得了廣大代表熱烈掌聲,無疑是對這種民主行為的讚賞。‘人大’被譏為‘橡皮圖章’、‘表決機器’的現象已成為過去,人們心目中的‘兩會’形象比以往高大豐滿得多了。”

  議案最多的“中國一號”

  通過1988年的即席發言,王工意識到了人大代表聲音的分量。他提出的那3個案子,會後迅速得到了複查和糾正。“徐長根殺人案”中,被誤判死刑的改判成了無罪,“水資源費案”的糾紛也得到了妥善解決。

  尤其是“遼寧台安三律師案”,這案子當年很出名,彭真稱此案為“建國以來最嚴重的違憲事件”。遼寧台安律師王百義、王力成、王志雙因為進行刑事辯護,1984年被違法逮捕,其中王力成先後兩次被捕入獄,著名律師張思之為之辯護,但1988年此案還是沒有得到糾正。還是王工的即席發言,推動了此案解決。《人民日報》兩次頭版頭條報導了此事。最高人民檢察院領導在全國維護律師職務權益經驗交流會上也指出:“王工律師對‘三律師案’提出的意見,引起了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和高檢重視。這件事已經解決了,教訓是深刻的,要很好地記取,也說明了檢察機關尊重律師,聽取律師意見的重要性。”

  只是在1988年之後,即席發言再也沒能重現。王工回憶,因為從1989年的七屆人大二次會議開始,“大會的規則就改變了”。“一府兩院”和人大的工作報告結束之後,“執行主席再也不說有意見的代表可以發言了”。在他任期的5年里,全國人大會的規則還發生了其他改變,“以前是舉手投票,後來就變成了按鍵,通過、反對和棄權3個按鈕,電子計票”,這樣一來,“在會場上根本不知道代表們心里都想些什麼”。但王工始終對全國人代會充滿期待,因為“人代會是我唯一重要的表達意見的機會”。

  他為此做了大量案頭准備。“每次會期,任務都很重。”如今已80歲的老人回憶起這些,還會不自覺地神採飛揚,“每次到北京,都忙著在賓館寫議案和建議”。除了奮筆疾書,王工還要在入住的賓館里四處敲門,獲取其他代表的簽名,因為“議案要30個以上的代表簽名,而建議、意見也需要幾個代表簽名”。他還是安徽代表團里的義務法律顧問,其他代表如果遇到什麼法律問題,都會來找他。

  5年全國人大代表任期下來,王工因為一人所提議案數量最多、議案序列第一而被媒體稱為“中國一號”。他提出的諸多議案里,最出名的是1988年的“建議制定律師法”。王工回憶,這份議案和當時的大背景相關,“當時全國已有律師3萬多人,律師事務所3000多個”,但“並沒有專門的律師法,原來的《律師暫行條例》又過于簡單籠統”。這份有31名代表簽名的議案,排在當年的第219號。只是這議案距離1997年的《律師法》正式生效,還有9年的等待。另一個被頻頻提及的,就是他在1992年七屆人大五次會議上提出的議案《依法主張1928∼1946年日本侵華損害索賠權利》。

  王工在全國人代會上,也多次顯露法律人的專業素養。1991年4月,七屆人大四次會議要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即將付諸大會表決的修改稿中第63條的內容是:“律師代理訴訟時,必須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准繩,代表委托人的合法權益。律師有偽造証據,行賄受賄,洩露查閱的涉及國家秘密,商業秘密材料的,予以紀律處分、拘留,情節嚴重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王工仔細思索之後,提出建議“要求刪除草案中的第63條”。他覺得,如果這條通過,在當時的執法環境下,律師很有可能陷入極大的被動,極其不利于中國法治建設。他還記得自己當時提出的理由:“一、這一條文內容屬於實體法,不應放在程序法中規定;二、對律師的限制條文可以寫進律師法,律師犯罪可以依據刑法論罪,民訴法可以不要這方面的內容;三、民訴法是程序法,它規定的應是人民法院審理民事案件的操作程序;四、我國律師制度建立的時間不長,需要大力扶持,目前律師履行職務的困難較大,不少打擊、迫害律師的案件沒有得到處理,如果不刪去這一條,將不利于律師制度的健全和發展……”他的建議在代表中引起了強烈共鳴。1991年4月6日,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試行〉》(修改草案)的審議結果報告中也“建議刪去”“第63條”。同年4月9日,七屆人大四次會議順利通過了修改後的法案。

  跌宕的命運

  “我的名字叫王工,每次人大開會,我都能坐到最前面去,要舉手發言的時候就占便宜了。但是工字上面不出頭,所以我不能為士,成不了碩士、博士,當不了大學者;工字下面不出頭,我也當不了官。”在蚌埠六中宿舍的窄小單元房里,80歲的王工還是那擲地有聲的洪亮嗓門。

  他只當了一屆全國人大代表,並沒有用這身份為自己謀取任何特權,60歲照樣退休,退休金如今也不過3000元。但王工對這些都不在意,60歲之前的他,已經遭遇過太多的命運坎坷,他唯一會感嘆的是“時間太不夠用”。動蕩的時代剝奪了他太多的時間和精力,他能夠專心投入一項事業的時候,已經50歲,於是總恨不得“1天當成20年來用”,退休後也無法閒下來。他這樣總結自己,“50歲學法律,80歲尤執業”。他一直記得的是當年陶龕學校的校訓,“血性”,做人要“誠和愚”。這也成為他畢生的信條。

  命運的殘酷考驗,從他的童年開始。他本名兆晃,1929年出生於湖南沅江,童年和少年都在戰亂中度過。八九歲時,就因為日本軍隊的轟炸,一家人逃難到湘鄉。父母在他11歲時雙雙亡故,唯一的親人只剩一個哥哥。他靠半工半讀,完成了小學到高中的學業,而且在1947年考上了武漢華中師大教育專業。沒有路費,他是和別人扒在火車頂上到的武漢,沒有生活費,他就到湖南同鄉會在武漢辦的“克強中學”去應聘。這個18歲的年輕人,要“墊著板凳才能夠得著黑板”。

  王工在武漢迎來了1949年的解放。一夜之間,“蛇山上滿山都是解放軍”。這些軍人“都很自律,寧願睡在街上也不驚擾我們”。20歲的兆晃“受到很大的感動”,他決定跟著共產黨幹革命。為了表達對革命的忠誠,他把名字改成王工,並且立刻放棄學業,參加了人民解放軍第12兵團,在政治部負責民運工作。後來12兵團一部組建人民海軍,王工隨即去了當時的海軍基地青島,幾個月後,被派到北京任《人民海軍》的編輯、記者。

  可複雜的政治運動,再次改變了他的人生。1953年,面對歷史背景調查,他因為“不能証明自己的歷史是非常清白的”,只能被調任到基層的一個速成中學教書。直到1955年肅反,他才得以正名,被補授了少尉軍銜。可1957年,“反右”開始,他又因為“沒有老實交代個人問題”,調離北京,轉業到安徽的蚌埠市委,在市委的《整風通訊》任編輯和記者。這工作沒幹多久,1958年的某一天,他就和一群人一起,突然被市委機關的人送去了公安局。到了那里才知道,他們已經被定成“極右”分子,要被押解到合肥南邊的白湖農場勞教。

  “挖溝、築堤,當年曹操屯兵10萬,想開發白湖都沒幹成的事,被我們這些‘右派’和勞改犯幹成了。”王工感慨。他在白湖農場一直勞動到1962年,他1963年被甄別平反,到蚌埠六中任教,與蚌埠的一名女工結婚,生育了兩個孩子。可平靜的日子很快又被“文革”中斷,他這個“摘帽右派”,很快被關進牛棚,他的妻子也在“文革”期間死於醫療事故。

  法律人的求索

  王工真正有機會接觸法律,已經是1979年。時任蚌埠中級人民法院院長的李奉山點名把他從六中調到中院。這一年,中國的《刑法》和《刑事訴訟法》頒布,法制建設初露曙光。而王工終于迎來了自己的“春天”,他可以過“有飯吃,有工作做的生活了”。

  已經50歲的王工,要從零開始,學習做一名律師。他的學習,“從看法院張貼的殺人布告開始”。他也負責糾正案例卷宗中的文字錯誤,“當時的判決書老是鬧笑話,錯字不少,語句也不通順”。在沒有專業法律教材的年代,卷宗和判決書,都成了他的自學教材。他也很快成了在法院里“坐堂辦案”的律師。那是個特殊年代,律師奇缺,最初蚌埠市就只有王工和夏桂濤兩個人,後來也不過三五人。他們不用為案源發愁,案子會自動找上門。但也因為如此,律師們需要把各種案子“一鍋端”,不管民事還是刑事,沒有什麼專業區分。遇到沒有相關法律規定的案件,“只能摳政策,講道理,甚至把新中國成立前解放區的司法經驗、調解經驗都用到法律實踐當中”。

  王工在蚌埠慢慢就有了名氣,成為安徽省淮河修防局的法律顧問,接觸到了一系列與水相關的麻煩案件,也成了那個年代著名的“水律師”,先後擔任水利部、國家防汛總指揮部法律顧問,以及中國水法研究會理事。由於水利工程涉及民房搬遷、各個省份的水源分配等,糾紛多,官司複雜,當時律師比較少,“因為我膽子大,又說真話,找我的人特別多,就出名了”。

  讓王工一戰成名的,是淮河流域著名的“二陳案”。1981年7月,安徽省公布實施《長江淮河河道堤防管理辦法》,嚴禁在淮河幹流和與之相接的河段堤防上蓋房。正在泉河大堤上蓋房的阜陽市居民陳子抗兄弟卻置若罔聞,修起了7間磚房。事情逐步升級,市里責成公安幹警強行拆除違章建築。但二陳以老母親的性命相要挾。事情鬧到法院,一審判決限二陳于判決生效15天內無償拆除,二審維持原判,但判決遲遲執行不下去。小小的案子,水電部曾發出專函,省委、省政府、省高院、省公安廳等15位省廳級幹部,曾做過親筆批示,省政府曾專門組織調查組前往阜陽催辦此案,結果都沒能解決。看完卷宗材料,王工的倔勁上來了。在調查取証後,他把自己反鎖在省水利廳客房,據實以編年體形式寫成《一宗破壞淮河的“胡子案”的調查報告》,送往北京。5天后,全國人大常委會做出批複,10天后,中共中央辦公廳也做出了批複。治淮工程中的這顆“硬釘子”,終于被拔了出來。此後泉河大堤相繼出現190間違章建築,也得到了徹底清理。

  王工的足跡,隨著他的案子,遍及各個江河流域。1989年退休之後的20年里,他也閒不住,陸續接案子,為一些特殊案件鼓與呼。他曾在80年代再婚,可這段婚姻去年意外地走到了盡頭。老伴的親生孩子都在國外,他們希望母親能過去同住,而王工舍不下自己事業,他覺得到了國外,自己真的什麼也做不了。老兩口在平靜協商後分開,再次孤身一人的王工,生活得像孤獨的高齡獨行俠。他挂在北京一家律師事務所下當律師,律所專門為他在辦公室里支了張床,在北京的時候,他就住在辦公室里,而隨著案子到了外地的時候,不用手機的他就變得行蹤不定了。如今80歲的王工,有一種難以言說的孤寂,他回過湖南老家,已經沒有親人的音訊,回到蚌埠,當年的朋友,或者不在了,或者反應遲鈍。他自嘲,“也許現在獨自坐火車的人里,我是年紀最大的”。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頁]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