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財經娛樂奧運移民雜志書籍圖片論壇

袁帆成長故事:土狼最怕馬良行 勸退風波仍留有傷痛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7月29日 20:07 北京新浪網

  記者張衛秦皇島報導

  雖然年代不算久遠,但張歐影依然無法想起《獅子王》里的土狼究竟是正面還是反面角色。但2005年6月在香河集訓的一個傍晚,卻正是這朵老玫瑰把“土狼”這個綽號印在了袁帆的身上,並從此流傳于整個中國女足群落。其實,這匹“土狼”和很多“阿拉們”的女孩一樣,也很喜歡時尚,精于修飾自己,並不像什麼“土狼”。但不管上海女孩有多不喜歡這個綽號,香河夏夜所誕生的土狼傳說都如影隨形,和中國女足許多重要事件相連的節點,也同這匹小“土狼”聯繫起來。

  游泳班練了一年,還得靠泡沫浮起來,以至於泡沫板上都磨出了她手臂的痕跡。

  1986年深秋,袁帆出生在上海市虹口區一個普通人家,由於父親的職業是遠洋船員,袁家的這個女兒以“帆”為名。不過,“水”性的名字卻沒有給袁帆帶來對水的興趣。上幼兒園時,她因為身材比別的小朋友更健碩,被虹口區體校游泳班挑走。可在泳池里泡了一年,袁帆竟然還沒有學會任何一種泳姿,甚至必須要依靠一塊泡沫板才能浮起來,以至於連那塊泡沫板上都磨出了她手臂的痕跡。

  “我其實膽子蠻大的,在別的孩子還不敢往水里跳的時候,我就敢了。可我就是學不會游泳,總是沉底,只能靠憋一口氣在池子里漂。”袁帆對沒有成為游泳運動員並沒有感到遺憾,而至今她依然不會游泳,媽媽也無奈說女兒這輩子就與水無緣。

  不過,既然名字中已注定要啟航遠行,就算沒水也阻擋不了她揚起風帆。只是連始終支持女兒走體育這條路的媽媽都沒有想到,袁帆居然以綠茵草皮為水,揚帆遠航。

  1994年,小學二年級的袁帆進入玉田小學的足球班。而此時,同是玉田小學走出去的學姐潘麗娜、王靜霞等人已經在足壇嶄露頭角。就像當初學游泳時喜歡泡在水里一樣,袁帆對足球也十分熱愛。但她同樣缺少天賦。4歲的曲飛飛第一次接觸足球時就知道“用腳去踢”,可8歲的袁帆到了足球班許久之後還習慣用手去拍球。不過,強悍的身體素質卻讓袁帆在足球班里迅速拔尖。長跑不知疲倦、百米甚至獲得過虹口區運動會的第三名,搞得區體校的田徑隊教練非要拉著袁帆練田徑。但袁帆卻越來越喜歡足球,怎肯放棄這個可愛的圓球去搞無聊的田徑?而且,在足球班還可以讓袁帆享受一種特權,別的同學在上下午自習課時,她可以到外面踢球。“那時候的足球,可以帶給我們自由”──儘管10年後的袁帆早已被足球拴住了全部身心,但每每想起10年前在小學足球啟蒙班時的自由時光,袁帆依然一臉的幸福。

  怕馬良行怕得要命,但還是盼著被他罵

  1999年,袁帆在曲陽二中經歷了一年預備班的學習後,成功考入了上海市體校,這一年正是中國女足在美國世界杯上締造鏗鏘的輝煌歲月。國家領導人在人民大會堂接見女足,更是讓上海乃至全國都掀起了女足熱潮。滾滾女足洪流中,袁帆所在的上海市體校三線隊也獲得了鮮有的贊助機會,以“上海帥奇隊”的名義參加了全國女足成年聯賽,而當時的袁帆不過才14歲。

  毫無疑問,少年袁帆參加全國成年聯賽,對其成長幫助甚大。但貪玩的她卻並沒有對技藝提升留有多少印象,讓她刻骨銘心的是有一次跟大連女足比賽見到韓文霞時的幸福感,“那時候覺得國腳簡直就像天神一樣,雖然六姐(韓文霞)那時候只是替補門將,但能跟她在同一個賽場上踢球,簡直幸福死了,那種感覺至今都忘不了!”袁帆說。

  在閘北區水電路的上海體校訓練場,袁帆初次嘗到了成為專業足球運動員的幸福,卻也用怯生生的眼睛看到了一線隊大姐姐的真實生活。那時的上海女足正是馬良行的直轄領地,與後來馬良行擔任國家隊主教練時頻頻受制于各位足協副主席或領隊截然不同,馬良行在上海女足就是說一不二的“王者”。某次上海市領導來視察女足,正逢比賽,馬良行冰冷生硬拒絕了領導要到中場休息室講話的要求:“一切等比賽後再說。”擁有絕對權威,正是馬良行率上海女足稱霸中國足壇連奪19個全國冠軍的原因之一,但嚴格近乎苛刻的訓練,更是馬良行成功的根本,袁帆則親眼目睹了在馬良行麾下當隊員是怎樣的生活。

  “我怕馬指怕得要命,就是那時候落下來的病根!”袁帆清晰記得在水電路生活時的一個炎熱夏日的午後,天悶熱得讓人喘不過氣來,她們這些梯隊的小隊員們訓練間歇都拼命往陰涼的地方躲,不遠處馬良行率領的一線隊卻在跟太陽較勁。“天熱得不行,馬指卻拿著一個擴音喇叭,在烈日底下一邊指揮訓練,一邊大聲地罵著,他罵的人里面有很多都是大牌的國腳。那聲音,整個體校都可以聽得見;那氣勢,把人嚇得要死……”

  怕歸怕,小袁帆卻從那時起總在心裡惴惴想著“什麼時候能進到一隊”。她也知道進去之後注定會像那些師姐一樣挨馬良行的罵,但卻總有一種說不出的原因讓她每每重複著這樣的念頭。

  可惜,袁帆終究沒有在上海隊等到馬良行用大喇叭對自己叫罵的這一天。2001年獲得九運會冠軍後,馬良行辭去上海隊主帥職務,並于次年2月加冕中國女足主帥,強大的上海女足從此進入林志樺時代。

  國家隊教練表揚16號袁帆,她說:“一定是人家把號碼看錯了,沒准是18號。”

  2003年6月將袁帆上調到一線隊之前,林志樺曾兩次來梯隊挑人。在尤佳、孫凌、奚丁瑛等隊友都被相中調上一隊後,袁帆才圓了自己的一線隊之夢。不過,袁帆在當時卻毫無懷才不遇或是被埋沒的感覺,她說:“我那時候覺得只要是水平到了,自然就可以進一隊,水平不到,我就安心在體校里邊踢球邊讀書,也蠻充實的。”

  這份淡泊隨性與世無爭,讓袁帆失去了不少或許本該擁有的實惠。以至於在她進入上海女足一線隊將近兩年後的2005年,袁帆才正式完成身份上的轉正,像其他球員一樣享有了訓練費。當然,福禍相依,這份淡泊,至少讓袁帆的基礎打得比別人更牢;在遇到困難甚至委屈時,她也比別的女孩擁有更強勁的耐受力和韌性。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2004年,袁帆幫助上海隊橫掃全國賽場,榮獲全國聯賽、女超、錦標賽三冠王。20場比賽19勝1負,在經歷過1999年世界杯的後防老將謝慧琳退役後,袁帆的出現有效夯實了上海女足後防,同時,與謝慧琳同時代的上海後防重臣高宏霞也給袁帆以極好的傳幫帶作用,讓袁帆水平突飛猛進。2005年6月,女超上海賽區的比賽迎來了國家隊主帥裴恩才現場觀戰,這也是裴恩才上任後的第一次選秀,剛剛擺脫試訓身份的袁帆,竟然一下子征服了玫瑰新主帥。

  “身體素質好,技術不錯,最重要的是,袁帆這孩子的身上有一股勁兒。”至今,裴恩才還清晰記得當初相中袁帆時的情景。可袁帆卻不敢相信這樣的餡餅會砸到自己的腦袋上,當上海隊主帥林志樺告訴她:“國家隊教練說咱們隊的16號不錯”時,袁帆竟回答說:“一定是人家把號碼看錯了,沒准是18號”,直到潘麗娜打電話問她“鞋子是多少號碼”時,袁帆才恍然大悟:“原來國家隊真的向我敞開了大門!”

  2005年6月16日,北京八大處軍區基地,袁帆同之前讓她仰視的國腳們站在了一起,開始了裴恩才首期集訓。與大多數首次進入國家隊球員命運截然不同,袁帆儘管是新人,但骨子里擁有的一份向上精神以及扎實的基礎。這讓她不僅沒有被迅速淘汰,反倒是一下子就站穩了腳跟,甚至成為不可撼動的中國女足主力後防重臣。短短一個半月之後,裴恩才率隊赴韓國參加東亞四強賽時,袁帆便在首戰對韓國的最後20分鐘替補上場;而在之後0比0平日本、0比1輸給朝鮮的比賽中,袁帆都首發出場並且打滿全場,她所司職的位置,也正是裴恩才352陣型里最重要的盯人中衛。

 [1] [2] [下一頁]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