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中國新聞財經娛樂奧運移民雜志書籍圖片論壇

河南石魯遺作事件調查:博物館之夢成為泡影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5月05日 21:30 北京新浪網

  2002年,“數百幅石魯遺作驚現河南”的消息見諸眾多國家級新聞媒體,在我國畫壇引起軒然大波。如今,相關官員因此身陷囹圄,數位大師也因此受人垢病

  □本刊記者劉亞濤鄭州報導

  石魯,我國畫壇“長安畫派”主要創始人,其人個性強烈,畫風奇特,以“野怪亂黑”著稱。“文革”時期,其在遭受殘酷迫害,飽受精神折磨的狀態下堅持作畫,人稱“中國梵高”。

  楊仁愷,沈陽故宮博物院名譽院長、書畫鑒賞家、中國書畫五人鑒定小組成員、石魯的同鄉好友。2002年“數百幅石魯遺作驚現河南”的消息一出,業內震蕩數載,楊仁愷正是被牽扯進這場“畫作真偽之爭”的人物之一。

  一個撲朔迷離的“傳奇”

  講述這個“傳奇”的人叫郭倫信,河南省商丘市寧陵縣柳河鎮喬大莊村農民。他說,上世紀七十年代初,30歲出頭的他到西安推銷生產隊里種的白臘桿。一天,他在鐘鼓樓附近的小飯店吃飯時,遇到了舉止異于常人的石魯,兩人一起喝酒,很說得來。此後,他每年去西安賣白臘桿,都會給石魯帶些花生豆、小磨油、張弓酒等禮物。“人們都說石魯是瘋子,其實他是裝瘋,他腦子可清楚了。每次去他家,他都給我不少畫,有的上面還寫了我的名字。”他還說,“文革”中石魯在外遭批斗,回家也體嘗不到溫暖……

  代為宣傳這段“傳奇”的是郭倫信的兒子郭聖生。他說,石魯在大約5年間給了他父親幾百張畫。上世紀九十年代,他偶然發現畫的價值後開始賣畫,最初幾百元一張……

  石魯的家人及其西安的朋友均表示不認識郭倫信這個人,但買畫的人認為,石魯家人是因私心不承認郭家的畫,並找到一些論據。

  隨著“故事”越傳越奇,越傳越廣,越來越多的人找到郭聖生買石魯畫作。郭聖生看到生意如此之好,後來竟到書畫市場上買些畫來,署上石魯名字出售。

  直到2003年年初,郭聖生被人舉報,在寧陵縣公安局供認制售了石魯假畫。公安機關追查時發現了“石魯遺作” 的一個“重頭買家”──原鄭州市惠濟區區委書記馮劉成。

  事至2004年12月初,已調任河南省平頂山市副市長的馮劉成被河南省紀委“雙規”;2005年7月,新華社記者撰文稱,河南商丘警方歷時3年,成功破獲石魯假畫案:郭倫信、郭聖生父子與在西安經商的郭聖海及西安畫家鄒占兔互相勾結,編造彌天大謊行騙……

  但自2006年下半年開始,郭聖生又對人稱,其父郭倫信的確藏有石魯真跡,賣給馮劉成的畫作中,有四、五十幅是真的。

  在河南“石魯遺作”橫空出世過程中,有個人不能不提──鄭州市上街區的劉東旭。他的介入使上述“傳奇”加速傳播,並最終引發震蕩中國畫壇數載的一場風波。

  一場針鋒相對的論戰

  1997年底的一天,也屬書畫業內人士的劉東旭,應一家拍賣行之邀去鑒賞書畫作品時,發現一幅署名“石魯”的畫作。他認定是真跡後追根溯源,見到了“石魯畫作”出售者郭倫信。郭稱手中“石魯畫作”已為數不多,劉東旭便和其學生共同籌資買了數幅。

  1998年至1999年間,劉東旭將手中“石魯畫作”帶到北京、沈陽、南京等地,請石魯的朋友華君武、楊仁愷、魏紫熙等人鑒定,幾人在若幹畫作上題了跋。其間,劉東旭買的部分“石魯遺作”流轉到滎陽市工會主席王志遠和鄭州第二鋼鐵公司董事長路明旺手中。

  1999年年初,馮劉成在王志遠手中見到一幅“石魯遺作”,讓王志遠聯繫商丘“姓郭的農民”。同年年底,馮劉成以8萬元價格,從郭聖生手中買下了10幅“石魯作品”。

  此後不久,馮劉成到北京找到了楊仁愷。楊仁愷得知馮時任鄭州市惠濟區區委書記,癡迷書畫,是中國書畫家協會會員時,更是希望馮能夠把老友的遺作從農民手中“收集起來”,為中國藝術作貢獻。

  從1999年年底至2002年年初,馮劉成累計購買“石魯遺作”近400幅。為此,馮劉成把自己多年收藏的根雕、奇石都賣了。

  2001年年底,馮劉成、路明旺、王志遠、劉東旭等人決定在北京召開“石魯遺作研討會”。2002年年初,在 “石魯遺作研討會”召開之前,劉東旭和王志遠帶了幾十幅“石魯畫作”照片前往西安,邀請石魯家屬參加研討會。石魯家人質疑如此大規模作品的出現,要求先在西安召集專家進行鑒定。

  2002年3月16日,由路明旺、馮劉成、王志遠等人出資的“石魯遺作研討會”在北京如期召開。一場紛爭在所難免。10天後的3月26日,石魯夫人閔力生邀請石魯生前朋友、學生及研究石魯藝術的專家,對河南出現的這批“石魯遺作”,在西安根據照片進行鑒別,基本認定“均系假作”。其後不久,石魯家人通過媒體發布措詞嚴厲的“打假聲明”,稱在 “石魯遺作”上題跋簽字的人並非研究鑒定石魯作品的專家,更談不上該方面的權威……

 [1] [2] [下一頁]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