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中國新聞財經娛樂奧運移民雜志書籍圖片論壇

葛維鈞談錢文忠講座中梵文錯誤

http://news.sina.com 2008年03月31日 21:57 北京新浪網

  葛維鈞

  日前讀《中華讀書報》,偶見2007年10月31日第18版“熱讀”欄目有一篇文章《錢文忠:再現玄奘的真實形象》,對“百家講壇”《玄奘西游記》所成同名圖書進行了評價。讀後發現無論正文,還是簡介,第一段都有問題,這就引發了我談談個人看法,並對若幹問題就我所知提供情況的願望,而引據所及,亦有“講壇”本身和其他報刊。我想先從正文說起。

  一、關于梵文錯誤

  1.是“名稱”,不是“勻稱”

  正文開始,作者即以贊許的口吻指出錢文忠教授所著《玄奘西游記》里“有許多有趣的‘知識點’”,然後“隨便舉一例”,就舉出了唐代詩人王維和“維摩詰”二者名號因緣這件事。其實,王維名、字的來源,讀過一些古詩文的人都知道,基本上是常識。問題出在了後面的解釋上。這個解釋前文是轉述的。原文是:“王維取這個名字,說明他很喜歡維摩詰這個人物,就把‘維摩詰’三個字拆開,作為自己的名和字。但是很不巧,‘維摩詰’在梵文里的意思,就是玄奘翻譯的《說無垢稱經》里邊的‘無垢稱’。‘無垢’意思是很幹淨,非常潔淨,‘稱’就是相稱、勻稱。所以‘維摩詰’這個名字的意思就是幹淨而勻稱。而王維這麼一弄就亂了,他叫王維,那麼就變成了王沒有,‘無’就是‘沒有’嘛,字摩詰就變成了又髒又勻稱,很勻稱的髒,遍布的全是髒。”

  這里的解釋有誤,而錯誤的解釋給人帶來的,則是不雅的想像。

  “維摩詰”,梵文為VimalakIrti,其中vi譯作“無”,mala譯作“垢”,都是可以的。問題出在 kIrti上。這個字古人譯“稱”,沒有錯,但是是“名稱”的“稱”。見到“稱”,就認為它是“勻稱”中的“稱”,便錯了。kIrti的意思是“稱號”、“令名”等,來自動詞字根√kIrt,意為“說到”、“誇贊”。其實,“維摩詰” 的意思,歷來十分清楚,古代佛教經典曾經將它意譯為“淨名”,頗為准確。關于這個名字的由來,僧肇《注維摩詰經》卷一有解說稱:“什(即鳩摩羅什)曰,維摩詰,秦言淨名。……其晦跡五欲,超然無染,清名遐布,故致斯號。”玄奘本人對於 “毗摩羅詰”(即VimalakIrti)這個字也有解釋,見其《大唐西域記》卷七:“唐言無垢稱,舊曰淨名。然淨則無垢,名則是稱,義雖取同,名乃有異。舊曰維摩詰,訛略也。”所有這些,都已說明了“稱”的確切意義。如謂還不清楚,那麼玄應《音義》還有“……此譯雲無垢稱,稱者名稱也”,所說無論如何是直接得再無可疑了。然而,令人遺憾,講者還是錯了。錯了也就罷了,再進一步,以非為是,乃至信手起王維幽魂于千年古夢,幽他一默,以為得意之筆,似乎就不妥了。

  央視“百家講壇”我看得不多。那一天打開電視機,看到錢文忠教授正在講《玄奘西游記》,但已經到了第十九講,後來又看了兩講,便沒再看。不過在這幾講中,除去前一個例子外,我又發現了幾個與梵文有關的問題,一並簡析如下。

  2. “提婆”(Deva)的意義不是“天地”中的“天”

  在第十九講里,錢教授說到一場佛僧與外道的辯論。他說:“還有,比如著名的提婆菩薩。提婆就是梵文的Deva 。Deva的意思本身就是天的意思。天就叫Deva。”說梵文Deva的意思是“天”,本無問題。但是,為了說明其義,他舉起手臂,向上指天,這就錯了。原來,deva這個字的意義是“神”,或說“神明”,而不是我們頭頂上的天。它由另外一個梵字div派生而來,而div這個字倒確實有“天空”的意思。但div經派生後,意義就變了。兩者不同,不能混為一談。那麼為什麼我又有上面“本無問題”的話呢?因為用“天”字譯“神(Deva)”,原是佛經古譯慣例,如“天女”、“天眾”等;說某是神,即稱某為天,如“大梵天”、“帝釋天”等,甚為習見。《過去現在因果經》卷一提到佛甫出生便“自行七步,舉其右手而師子吼:‘我于一切天人之中最尊最勝。……’”這里的“天”與“人”並列,倘若把它解釋成 “天地”中的“天”,就不通了。在《玄奘西游記》的故事中,與“天”對舉的是“狗”。顯然,只有釋“天”為“神”,對舉才能成立。

  3. “提婆”的意義也不是“天生”意義上的“天”

  第二十講對於佛陀的敵人提婆達多梵文名字的解釋,也是一樣。錢教授說:“玄奘在這里注意到提婆達多這個人,‘ 提婆’是 ‘天’的意思,‘達多’是‘授’的意思,他的名字就是天生的意思,……”說此人名字的意思前半是“天”,後半是“授”,沒有錯。因為玄奘的書里已經明載:“提婆達多,唐言天授。”(卷六)現成二字,拆開就行了。但是進一步作解,說這個人的名字合起來“就是天生的意思”,便不對了。提婆達多,梵文Devadatta。deva之意已如前述。 datta來自動詞“給”,意為“給的”。所以這人名字的意思就是“神給的”,或者說得文一點:“天神所賜”。至於“ 天生”,漢語的意思很明白,那意思與“神給的”全然不同。應該說,前後這兩個例子都說明錢教授對於deva一詞的意義沒有弄懂。

  4. “一切義成”的原文及其錯解

  說到釋迦牟尼的原名,錢教授告訴我們是悉達多•喬答摩,並讀出原文SiddhArthaGautama。他進一步解釋說,“‘悉達多’的意思是一切義成”。誠然,“一切義成”確為“世尊(即釋迦牟尼)之幼名”,但它不是“悉達多”的准確意義。“悉達多”的確切意譯之一是“成利”。該名見于多種佛經,《大智度論》卷二即稱:“父母名字悉達陀( 秦言成利),得道時知一切諸法故,是名為佛。”“一切義成”的梵文應該是SarvArthasiddha。玄奘在《西域記》卷七中對於“薩婆曷剌他悉□”曾有解釋,說:“唐言一切義成,舊曰悉達多,訛略也。”這里的“薩婆曷剌他悉□” 就是SarvArthasiddha的音譯。古今將“悉達多”解作“一切義成”的並不希見。然而,玄奘在他的書中畢竟明確表達了“一切義成”與“悉達多”不能等同視之的看法,何況兩者原文區別不小。既然是梵文學者講解玄奘,理應對此十分注意。

  另外,錢教授把“一切義成”解釋為“成就了一切正義,成就了一切最高尚的東西”,也是未諳梵字的結果。“一切義成”原文是“實現了所有願望”,或“達到了一切目的”的意思,用為名稱,是佛誕不久的事。梵文artha只有“目標 ”、“財物”、“意義”等義,近世漢譯經常作“利”,與“正義”、“最高尚的東西”等並不相幹。此外,我們還應注意, “一切義成”是“世尊之幼名”(《翻譯名義集》卷一也說“此乃世尊小字耳”)。此時他還遠未成道布道,如欲冠以“成就了一切正義”這種名號,時間也嫌太早。

  看錢教授的演講,是因為所講的題目同我的工作有點關係。同時,知道課是梵文專家講的,便也對他演講中的梵文問題多加了幾分注意,道理不外是希望得到一些新的啟發。不意結果如此,看了三講,也就沒有再看下去。為什麼會出錯誤呢?原因我們不去猜測。但結果卻是要考慮的,且多少令人擔憂。我們總不能忘記,千百萬熒屏前聚集著那麼多觀眾,他們是仰望名家,信而不疑的。

 [1] [2] [3] [下一頁]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