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志書味圖片論壇

李慶安和馬英九欠了美國稅嗎? 會計師解答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1月15日 16:29 北美新浪網

  人不在美國!錢也不在美國賺!李慶安和馬英九欠了美國稅嗎?

  (北美新浪網訊) 針對坊間對於李慶安與馬英九是否欠美國稅的報導,美國會計師何美惠提出澄清,她回答了下列七個有關李慶安與馬英九欠美國稅的問題:

  1.李慶安的美國國籍案子在台灣鬧得很兇,國民黨讓她“自我了斷”,她還退出國民黨、不只申請立法委員停權和停薪,終於辭職,同時還被台灣法院限制出境。為什麼會變得如此嚴重?

  2.李慶安和馬英九的案子一樣嗎?綠卡和公民權什麼不同? 有綠卡和公民權,所要繳的美國稅有不同嗎?

  3.我們可以從李慶安的案子學到什麼?有什麼要注意的地方?

  4.台灣立法委員說要向美國國稅局告李慶安和馬英九逃稅。李慶安和馬英九人不在美國,錢也不在美國賺,干美國什麼事?他們真的有欠美國稅嗎?他們為什麼會欠美國稅?

  5.移民身分和稅法有關嗎?依照美國稅法,李慶安和馬英九還是不是“美國人”?他們要不要在美國申報台灣的收入?

  6.放棄美國綠卡和公民權,能逃掉美國稅嗎? 如果李慶安和馬英九放棄綠卡或公民權,他們還要在美國報稅繳稅嗎?他們要不要繳“棄國稅”?什麼是“棄國稅”?

  7. 綠卡和公民權 -- 相見時難別亦難

  何美惠會計師的回答如下:

  1.李慶安的美國國籍案子在台灣鬧得很兇,國民黨讓她“自我了斷”,她還退出國民黨、不只申請立法委員停權和停薪,終於辭職,同時還被台灣法院限制出境。為什麼會變得如此嚴重?

  我很關心李慶安委員和馬英九總統的案子,因為我同時是台灣和美國的會計師,也出版一本書“綠卡與稅”,專門談移民身分對美國稅的關係。兩個案子都牽涉到我的專長—國際稅。我去年五月應邀在台北演講時,就以李慶安和馬英九總統的例子談擁有和放棄美國國籍和綠卡的美國稅問題。演講當天我預測李慶安過不了關,果然現在美國已確認李慶安還擁有美國公民權。最近我發現很多稅法專家講錯了,我怕以訛傳訛,所以希望匡正一些說法,以免誤導其他專業人士和納稅人。

  李慶安的問題主要關鍵在台灣和美國都承認雙重國籍,但台灣不准公職人員擁有外國國籍,美國對公民競選和擔任外國公職人員有某些限制,但不是完全禁止,有個灰色地帶。

  美國“移民和國籍法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第349條列有七種可能棄國(放棄公民權)行為,其中第四條是“接受以國民身分或宣誓效忠為聘僱條件的外國政府職務 (Sec. 349 (a) (4) INA)”。該法又規定要有自願(voluntarily,非被迫)棄國(expatriate)的行為,有放棄公民權的意願(intention),棄國才成立。

  如何判斷有無棄國意願?美國國務院在網頁上詳細說明判斷的“行政前提”(ADMINISTRATIVE PREMISE)。美國政府不禁止公民競選他國公職,或接受以國民身分或宣誓效忠為聘僱條件的外國政府職務。競選或擔任非政策性階層公職的行政前提是不放棄公民權。競選或擔任政策性階層公職,則行政前提不成立,國務院會仔細判斷個人對公民權的態度,如是否準時報稅,在美國是否留有居所,以及是否用用美國護照進出美國等。

  李慶安在1994當選台北市議員,院轄市議員是地方還是中央公職人員?她擔任的是政策或非政策性階層公職?如果是非政策性階層公職,則前提是不棄國。她於1998年當選立法委員,台灣立委是中央公職人員,是政策或非政策性階層公職?如果是政策性階層公職,則行政前提不成立。棄國與否,美國領事人員會小心認定個人是否有意保留公民權,決定權則在國務院。

  李慶安擔任議員和立法委員時,都沒有和美國明確切割,正式放棄美國公民權。她就在棄國行為和棄國意願如何判定的這灰色地帶掙扎,也一再堅持她的美國籍在她擔任台北市議員時已自動失去。但根據以上美國國務院網上的說明,美國籍不會自動失去。她在台灣競選和擔任的到底是政策或非政策性階層公職,決定她是否有棄國的行為。她是否有棄國的意願,則需由美國國務院判定。

  因為台灣不准公職人員擁有外國國籍,李慶安如果還擁有美國公民權,那麼她就沒有資格當市議員和立法委員。她在市議員和立法委員幾任內領薪水、福利、和津貼,是不是“不當收入”?要不要還給台灣政府?這些問題台灣的法院會判定。如果判定她要還,那麼單從她的財產申報書的財產來看,差不多只夠繳回她多年來領的和福利薪水。她的事業和財產都毀將於一夕之間。最嚴重的是她在1995年擔任台北市議員時,曾經簽署國民黨團的提案,雖沒發言,但也在質詢現場,逼迫台北市副市長陳師孟等三人辦理放棄美國公民權,否則下台。這表示她早知美國公民權不會自動失去,她要正式辦理放棄程序。知法犯法,可能是她的罩門。

  2. 李慶安和馬英九的案子一樣嗎?綠卡和公民權什麼不同? 有綠卡和公民權,所要繳的美國稅有不同嗎?

  有人說李慶安和馬英九的案子是一樣的,其實不論從美國的“移民和國籍法”或稅法來看,公民和永久居民還是不同的。

  李慶安擁有的是美國公民權(citizenship),馬英九擁有的是美國綠卡(永久居留權permanent resident alien)。

  如果用認養來比喻,有綠卡的人是permanent resident alien,雖然美國准許你永久居留,但你還是alien,也就是外國人,是個foster child,是寄居的,別人的孩子。反之,歸化的公民是citizen,是美國人,是已領養的孩子adopted child,和親生的孩子擁有同樣的權利。

  如果用婚姻做比喻,擁有綠卡還只是做偏房或同居人domestic partner,沒有正式名份。公民則是明門正娶來的。

  不論是寄居或同居,綠卡持有者都沒有正式名份,所以在法律的保障上也大大不如公民。

  以喪失公民權來說,美國法律就是假定你不放棄公民權,要有自願(voluntarily,非被迫)棄國(expatriate)的行為,有放棄公民權的意願(intention),棄國才成立。美國為了避免被迫放棄公民權,法律還規定只有國務院有權決定公民權是否放棄,駐外單位還沒有這權利。

  反之,綠卡持有者只要長期不在美國居住,就是假定你要放棄綠卡,所以只要一年不回美國,又未申請回美證,那麼在機場或海關,綠卡就可能被移民局沒收,持有人要向法院去申訴,證明不回美國有特殊原因,而不是自願放棄,不申訴居留權就會被取消。這是為什麼很多人須要每半年就“跑綠卡”一次。

  李慶安和馬英九都沒有正式申請放棄公民權或綠卡。李慶安已確認還擁有美國公民權。至於馬英九的綠卡,根據台灣政壇藍綠雙方的說詞和提供的文件,我個人認為不只失效,而且可能已經被美國海關收走,但因我沒有直接證據,也不是移民律師,所以不做評斷。我只以他們兩人有和沒有美國公民權或綠卡,以及放棄綠卡和公民權的年份來分析,綠卡和公民權對美國稅的影響。

  從美國稅法的立場來看,公民和永久居民的所得稅負,基本上是相同的,都是要把“世界收入”向美國申報。但還是有些不同:例如,美國經濟不景氣,很多中國留學生“海歸”。他們是中國公民,擁有綠卡,但回中國工作。因為中國是美國的所得稅合約國,只要他們一年在中國停留超過半年,就可以選擇以非居民身分報稅,中國的收入就不必在美國繳稅。台灣、香港、和澳門都和美國沒有所得稅條約,所以台灣公民和這兩地的居民如果擁有綠卡,就要以美國居民身分報稅,不能享受非居民報稅的優惠。美國公民就不能做這種選擇,他們的中國收入還是要在美國報稅。但他們還有機會選擇海外勞動所得免稅(foreign earned income exclusion),這免稅額隨物價指數調整,2007年是$85,700。

  公民和永久居民的遺產和贈與稅也基本上是相同的。但是,擁有綠卡的人如果從來沒在美國定居過,或已正式遷離,不在美國定居,則也可以用非居民身分報遺產和贈與稅,不必把海外贈與和遺產向美國政府報稅繳稅。公民也沒有這種選擇,“世界遺產和贈與”都要向山姆叔叔報稅和繳稅。不過,用公民和居民的身分報遺產和贈與稅,則可享受比非居民高的免稅額。細節非常複雜,需要事先好好做稅務規劃。

  從這個分析可以看出,美國公民享受的權利和受到的保護比永久居民多,但稅負責任也較重。權責分明,也算公平。

  3.我們可以從李慶安的案子學到什麼?有什麼要注意的地方?

  現在台灣政府(立法院和行政院)手上已握有擁有美國公民權的立委和官員的資料,立法院在藍營的推動下,把這些資料列為機密,所以藍營和綠營到底有多少人和李慶安一樣,我們不知道。中美斷交前後,很多台灣人和馬英九和李慶安一樣,曾經或現在擁有美國綠卡或公民權。綠營過去八年執政中,很多人也回去做官,他們也有很多曾經或現在擁有美國綠卡和公民權。李慶安可能不是單一的案件。

  除了政治人物外,讀者中也許有自己或親友是“空中飛人”,有公民權或綠卡,但在中、港、台、和美國飛來飛去。他們也會有和李慶安與馬英九一樣有美國稅法的問題。近來有關李慶安和馬英九是否欠美國稅的傳言和報導,有很多是錯誤的,我想在此做一些釐清和解釋,給和他們有類似情形的人做參考,也說明節稅規劃的重要性。

  4. 台灣綠營立法委員說要向美國國稅局告李慶安和馬英九逃稅。李慶安和馬英九人不在美國,錢也不在美國賺,干美國什麼事?他們真的有欠美國稅嗎?他們為什麼會欠美國稅?

  要回答這個問題,要先從美國稅制談起。美國是“屬人主義”的稅制,美國居民的“世界收入”(worldwide income) 都是所得稅的課稅範圍,“世界財產”(worldwide estate)也都是遺產和贈與稅的課稅範圍。而且,美國是世界唯一對居住海外的公民和永久居民的海外收入課稅的國家,會計師要了解客戶是否有公民權或綠卡,才能決定如何報稅。

  美國公民對美國這個世界收入和財產課稅也很不開心,還告到法院,結果輸了。美國法官的妙論是,公民和綠卡持有人要把全世界財產和收入向美國報稅和繳稅,住在美國的人是向政府“買服務”,不住在美國的人是向政府“買保險”,美國會保護海外的公民和綠卡持有者。說得也不是沒道理。在中美建交時,台灣有多少人申請美國綠卡,馬英九總統就在那年拿到美國綠卡。中英公佈香港九七還回中國時,美國和加拿大的綠卡也非常熱門,多少香港人為了買“服務”和“保險”而移民美國和加拿大。李慶安的案子讓我們真正體會到,美國對於公民權的保護有多周密。為什麼世界各國有這麼多人要移民美國,實在是有道理的。李慶安和馬英九向美國買了保險。所以她們雖然人不在美國,錢也不在美國賺,當他們擁有綠卡或公民權時,還是要向美國付“保險費”,在美國報稅和繳稅。

  5. 移民身分和稅法有關嗎?依照美國稅法,李慶安和馬英九還是不是“美國人”?他們還要不要向美國申報台灣的收入?

  標準答案:不一定。要看他們有否和何時放棄綠卡和公民權。要看他們在美國的收入有多少,要看他們有沒有準時報稅。

  台灣綠營立委說她們查出李慶安在台灣賺立法委員高薪,去年又在美國領振興經濟九百元的退稅,也就是說她在美國以居民身分報稅,又沒有把立委薪水向美國報稅和繳稅。報載邱彰律師說李慶安還在用美國的社會安全號碼,李慶安還在行使公民的權利。另一則新聞報導引述美國會計師的話,說李慶安長期居住台灣,不是美國居民,不能和住在美國的夫婿合報稅,所以李慶安在美申報所得稅有瑕疵。這三種說法基本上都是只說對了一部分,似是而非,很容易誤導民眾。

  先說李慶安使用社會安全號碼的問題。美國的社會安全號碼,原先是用於社會安全制度,用來報“社安稅”和領“社安金”用的,後來發給每個在美國合法居留的人,也用來作為報稅的稅號。早期留學生和眷屬,不管大人小孩,人人都有社會安全號碼。後來因為有人把社會安全卡拿來當身分證,非法工作,造成很多問題。所以現在外國人和留學生都不會自動領到社會安全號碼,須另外申請聯邦稅號。但已發出的社會安全號碼並未取消,還可以用來當做聯邦稅號。社會安全卡基本上是用來證明能否合法工作和作為稅號,不是國民身分證或公民證。使用社會安全號碼,不是行使公民權。使用美國護照和投票等,才是行使公民權。

  另一個問題是李慶安去年在美國領振興經濟退稅(rebate)九百美元。台灣綠營立委說這個退稅每人六百元和小孩三百元,必須年收入少於七萬五千元的人才能領。李慶安的薪水遠高於這個數字,足證她沒有把台灣的立委收入向美國政府報稅。新聞中還公佈李慶安的社會安全號碼。

  我個人不贊成公佈李慶安的美國社會安全號碼,因為她不擔任美國公職,社會安全號碼和她的公民權無關,所以涉及她的隱私,也會危及她的財產安全。為了查證綠營立委所說是否屬實,我在這條新聞登出來第二天,上美國國稅局網頁查詢,結果國稅局網頁關了,我查不到李慶安到底有沒有報稅,是自己報稅,還是夫婦合報稅。只能根據報導來做稅法的分析。

  根據去年的振興經濟退稅法律,退稅支票將分兩種計算方法。調整後總收入(Adjusted Gross Income, AGI) 個人超過75,000美元(夫妻150,000美元)者退稅額遞減(phase-out),遞減額是超額部份的5%。如果所得低於此數,則在以下兩種選擇中取其大︰

  o2007年支付所得稅額,最高個人600美元,夫妻1,200美元;或者

  o個人或者夫婦2007年至少有3,000美元的勞力所得(earned income),則個人有300美元,夫妻有600美元退稅。

  o孩子也可領退稅支票。合格的孩子(qualifying child)每人可得300美元,沒有孩子數的限制。

  根據這條稅法,李慶安夫婦如果合報而領了$900退稅,她們的調整後總收入(Adjusted Gross Income, AGI)最低可能$3,000美元,最高可達$162,000。她的立法委員薪水本薪低於這個數字,所以她可能報了,也可能沒報台灣收入。我們不能單用$900退稅來判斷她沒有把台灣收入向美國報稅。

  另一則新聞報導引述一個美國會計師的話,說李慶安長期居住台灣,不是美國居民,不能和夫婿合報稅,所以李慶安在美申報所得稅有瑕疵。這個報導是完全錯誤的。李慶安必須以公民身分報1040表,而且可以和夫婿合報所得稅。

  根據美國稅法,美國公民,不論身處何地,都享有一樣的權利和義務,李慶安未放棄美國公民權,所以她雖然久居台灣,也必須以公民身分,用1040稅表報稅;而不是以“非居民”身分,用1040NR稅表報稅。李慶安有權和夫婿合報稅表,但她可以選擇分開報稅。

  也有人說馬英九也欠美國政府稅。我的看法是他的綠卡“應該”早已失效,但我不敢確定。他的綠卡如果失效,他不必把台灣的收入和財產在美國申報,如果他在美國沒有收入,那麼他就不必在美國報稅。反之,如果馬英九還持有綠卡,那麼他雖然久居台灣,也必須以居民身分報稅,把台灣的收入向美國政府申報。

  另一個需要以居民身分報稅的人是一年在美國居住超過183天的人(183天的算法是以加權法計算,當年停留日數*1+前一年停留日數*1/3+前二年停留日數*1/6)。這些人包括持H-1, L-1, E-1簽證的人和非法移民等。但有幾個例外,如外交領事人員、學生(F-1簽證)和交換學者(J-1)簽證等,她們雖長期居留美國,也可以非居民外國人身分報稅。

  美國稅法同時給非居民外國配偶(nonresident alien spouse)一個選擇的機會,那就是可以選擇和美國居民配偶合報收入。李慶安即使已放棄公民權,也可選擇和住美國的夫婿合報稅。

  不論是自願選擇或依法必須以居民身分和配偶合報稅表,一旦用居民身分報稅,就要報全世界收入。李慶安是公民,即使選擇夫婦分開報,也是要報全世界收入。

  李慶安有否欠美國政府稅?關鍵在於有沒有把台灣的收入向美國政府申報。根據立法院2007年預算除以委員總數113人來計算,李慶安的立法委員薪水和出席費(歲費和公費)2007年是145,985美元,如果包括立委所有的行政開銷和福利,那麼台灣納稅人一年要付六十萬美元來養一名立委。(見下表)。而且,這還不包括她所有兼差、兼職、選舉補助款和政治捐款的收入。

  2007年台灣立法委員福利平均匯率32.88259

  總預算委員人數年俸/人月俸年俸(美金)

  歲費及公費 542,441,000 113 4,800,363 400,030 145,985

  公費助理 1,070,300,000 113 9,471,681 789,307 288,045

  國會交流事務 95,900,000 113 848,673 70,723 25,809

  委員會館 159,075,000 113 1,407,743 117,312 42,811

  問政相關業務 357,647,000 113 3,165,018 263,751 103,771

  合計 2,225,363,000 113 19,693,478 1,641,123 606,422

  資料來源 win.dgbas.gov.tw/dgbas01/94btab/94b4f04.htm

  立法院公報登了李慶安的立委財產報告,列了約五百萬美元資產。從陳水扁的海外帳戶和宋楚瑜的興票案,我們知道台灣的人頭帳戶很多,但我要假定李慶安很誠實,只有五百萬美元資產。2007年經濟不錯,但我只以2%和3%計算她的利息和股票所得,未計她的不動產所得。也假定她當教授的先生每月有十萬台幣,每年約有四萬美元的薪水。如此計算下來,她們的年收入約有三十萬美元(見下表)。

  年收入估算資產/NT$US$報酬率台幣/年美金/年

  不動產80,000,000 2,622,951

  存款20,783,661 681,432 0.03 623,510 20,443

  證券紅利59,253,811 1,942,748 0.03 1,777,614 58,282

  證券利得 0.02 1,185,076 38,855

  教授收入 1,200,000 39,344

  立委收入 4,800,363 145,985

  合計 160,037,472 5,247,130   9,586,563 302,910

  我把這個估算的李慶安收入三十萬美元,用台灣的稅表和美國稅表去試算了一下,以夫婦加一名小孩,用標準扣除額計稅,她們約要繳一百五十萬台幣(約合美金$45,423)的台灣稅。我們假定她長年居住台灣,所以根據美國稅法911條,她們在台灣的勞力所得(earned income)可以2007年可享受最高$85,700的免稅額。她在台灣繳的稅,也可以在美國享受外國稅扣抵(foreign tax credit),用標準扣除額計算,她在美國只要繳$27,512的稅。如果她真正相信自己已沒有公民權而沒有把台灣收入向美國政府申報,那麼按照這個估算,她應該是有欠稅。她如果用列舉扣除,那麼她的稅可能低些。

  按照這個估算,她們可以領到退稅金嗎?不行,因為她們收入太高。李慶安自己報稅,更不可能領到退稅。但是,如果她先生當“家庭主夫”,沒收入。或是他先生的收入在台灣賺的,也合於海外勞力所得免稅的優惠,她們夫婦合報。也許您會很意外,她可以領到部分退稅金,但只有$392,沒有報紙上所說的$900。她們夫婦雖然有高收入,但因為海外勞力所得免稅,所以她們的AGI只有十七萬多美元,超過十五萬美元,但少於退稅金全部遞減完的十八萬美元。如果她的投資收入沒有我估計的那麼多,她的AGI低於$162,000,那麼她也有可能領到領到$900的退稅。我們不能用她的$900退稅金倒過來判斷她是否把台灣收入向美國政府報稅。

  而且,1040NR表是給“非居民外國人”申報的,報1040NR表的人不能和配偶合報,也領不到這退稅金的,所以如果李慶安是以居民身分,用1040稅表報稅。只要她用1040稅表報稅,不論她的公民權是否已被取消,她都要把台灣的收入向美國政府申報。

  6. 放棄美國綠卡和公民權,能逃掉美國稅嗎? 如果李慶安和馬英九放棄綠卡或公民權,他們還要在美國報稅繳稅嗎?他們要不要繳“棄國稅”?什麼是“棄國稅”?

  李慶安和馬英九放棄綠卡或公民權後還要不要在美國報稅繳稅,要看他們在那一年失去綠卡或公民權。美國對失去綠卡或公民權的人的課稅辦法修改了很多次,而且越改越嚴。

  在二月五日1995年以前,只有放棄公民權的人要繳“棄國稅”,放棄綠卡的人不必繳“棄國稅”。馬英九宣布,說他在1985年左右就已失去綠卡,最晚也在1990年左右有超過一年時間未出境台灣,綠卡已失效。如果他所說屬實,那麼他在1995年以前放棄綠卡,可不受制於棄國稅的,只要他失去綠卡後在美國沒有收入,不必在美國報稅。

  從二月六日1995年到六月二日2004年之間,擁有綠卡八年(曆年制,首尾兩年一天也算一年)就被當“長期”永久居民,如果她們放棄綠卡,也要和放棄公民權的人一樣,受制棄國稅條文。公民或長期永久居民,美國稅負超過$100,000或資產超過60萬,且棄國為逃稅,才需要受制於“棄國稅”,在放棄綠卡或公民權十年內還要報稅或繳稅。納稅人可申請國稅局認定無逃稅意願。納稅人棄國理由千千萬,但我想不會有“為了逃稅”這一理由,所以此法執行成效不彰。如果李慶安和馬英九是在這段期間放棄國籍或綠卡,他們是為了擔任公職而“被迫”放棄公民權,他們棄國不是為逃稅,所以也不受制於棄國稅。陳師孟等三名被李慶安等國民黨議員逼著放棄公民權的官員,和民進黨2000年執政後回國的官員,都已經過藍營砲火洗禮,活過來得人在這段期間應該已放棄公民權。他們也是因為擔任外國公職而被迫放棄綠卡或公民權,所以也不受制於棄國稅。

  從2004年六月二日到2008年六月十七日之間,公民或長期永久居民,不管有沒有逃稅的意願,只要美國稅負超過$124,000或資產超過200萬的人,需把國務院和移民局發的放棄國籍或綠卡的證明書附於國稅局的8854表,寄交到美國國稅局,稅法上的棄國才成立。所以即使向美國領事館(在台協會)或國務院書面申請放棄公民權或綠卡,如果未申報8854表,不算棄國,還是要用居民身分,全世界收入都要在美國報稅。如果李慶安這段期間放棄公民權,那麼因為她的資產多於兩百萬,且她未申報8854表,不算棄國,所以他依法還是要以美國公民身分報稅,把台灣的收入向美國政府申報。馬英九的資產我沒有研究,無法評斷。

  2008年六月十八日新稅法規定,失去綠卡或公民權,或選擇所得稅條約優惠而以非居民身分報稅,棄國即成立。除了少數例外,所有棄國者的財產都當作在棄國前一天出售(mark-to-market),減去成為居民當天的市價,計算資本利得(增值),扣除60萬美元後計算收入。所有退休金、529基金等免稅緩稅的戶頭等都要當做全數領出,計算收入。如果李慶安和馬英九是在最近的這次風暴後才去申請放棄公民權或綠卡,那麼她們的財產全部要當做在放棄綠卡或公民權前一天賣掉,把增值拿來繳稅。去年和今年股市和房市都大跌,李慶安多數的財產在房地產和證券上,現在放棄公民權,也許反而好,因為棄國稅就少繳,甚至免繳了。

  綠卡和公民權 -- 相見時難別亦難

  我常說和綠卡是“相見時難別亦難”,新移民多半有一段申請綠卡的辛酸往事,能體會和綠卡“相見時難”的心情。有了綠卡,拿到公民權基本上還比較順利。拿綠卡以前的財產增值,拿到綠卡後處理時還要繳稅,我說是繳“聘金”。有了綠卡和公民權,還要繳“服務費”或“保險金”,年年把全世界的收入在美國報稅繳稅。

  要放棄綠卡和公民權,還要經歷“別亦難”的情境,2008年六月以前放棄綠卡和公民權的人,像離婚的人給“離婚贍養費”(Alimony)一樣,棄國後十年內的多數收入和資產處理利得、遺產和贈與還要向美國政府繳“棄國稅”。在這十年查看期間,一年還不准回美超過30天,否則棄國無效,“世界收入”還要向美國報稅繳稅。美國還不滿意,不願夜長夢多,再修改稅法,一次結清。2008年六月起棄國的人,就像離婚一樣,還要給“離婚協議金(divorce settlement)。棄國時還要把當美國人期間的財產增值一次給稅才走得了人。

  既然“相見時難別亦難”,李慶安這次還經歷“東風無力百花殘”的慘境,為何我們還是癡癡的等?也遲遲不肯歸去?美國有什麼吸引我們的地方?

  何美惠會計師(May Ho, CPA) 簡介

  news.sina.com 2008年09月23日 17:04 北美新浪網

  現職:

  美國 InterTax 會計師公司負責人

  美國會計師 加州執照號碼:84250

  台灣會計師 執照號碼:3706

  美國稅務師 執照號碼:62460

  學歷:

  稅法碩士(M.S. Taxation)

  美國舊金山州立大學 (San Francisco State University)

  新聞學士 (B.A. Journalism)

  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

  著作:

  專欄作家:作品散見“世界日報”、“美國通”雜誌等。

  書籍:

  (1) 綠卡與稅 -- 投資和移民美國的節稅之道

  (2) 愛與錢 -- 家庭理財和節稅之道

  論文(英文) -

  (1)百萬美元綠卡的所得稅成本

  (The Income Tax Cost of a One-Million-Dollar Visa)

  (2)九七後中國國際所得稅條對香港的適用

  (The Application of International Income Tax Treaties between China and

  Other Countries to Hong Kong after 1997)

  (3)香港九七--中國、租稅政策、與國際投資

  (Hong Kong 1997 - China,Tax Policy,and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s)

去 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